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首页 > 资讯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六章 阎王放血论命理

发布时间:2019-10-11 21:09:48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小说名叫《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提供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小说。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小说风生水起之阴阳符月经节选:做自己转过身,却是看见李…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章节目录<<<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六章 阎王放血论命理》精选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名字叫做《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这里提供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精选:当我转过身,却是看见李半仙气喘吁吁的站在身后,旁边多了个老头,个头不高,而且背有点驼,脸也看不分明。“二哥,就是这小伙子。”我有些愕然的看着李半仙,难道果然因为自己的多嘴,自招其祸吗?“鬼市虽然三教九流龙蛇混杂,但从开市到现在也百余年,无规矩不成方圆,鬼市也有鬼市的规矩,小兄弟不显山露水三言两语就拆了李瞎子的台面,名都不报就走,太不给鬼市面子了吧。”这也算是我第二次听到无规矩不成方圆,第一次当然是老太公告诉我的,而这一…

当我转过身,却是看见李半仙气喘吁吁的站在身后,旁边多了个老头,个头不高,而且背有点驼,脸也看不分明。

“二哥,就是这小伙子。”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李半仙,难道果然因为自己的多嘴,自招其祸吗?

“鬼市虽然三教九流龙蛇混杂,但从开市到现在也百余年,无规矩不成方圆,鬼市也有鬼市的规矩,小兄弟不显山露水三言两语就拆了李瞎子的台面,名都不报就走,太不给鬼市面子了吧。”

这也算是我第二次听到无规矩不成方圆,第一次当然是老太公告诉我的,而这一次,却是从眼前这个瘦弱的老头嘴中,虽然我只是随口而说,但是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说道。不过说我拆了人家的台,这话似乎就有点过了,我只不过是顺口一说,不过正应了那句祸从口出那话。

见对方如此说,我只好淡淡一笑,还礼说道:“姓谭,名尹,伊尹的尹,和朋友约着逛鬼市,第一次来,有什么地方坏了规矩,还请多多包涵。”

  “不急,天还早,好货还没有摆出来,找地儿喝杯茶再走不迟。”驼背老人有种莫名的威严,说过的话好像没人能更改。

鬼市里自然有茶摊,摆的是大碗茶,鬼市逛累了,就在里面喝茶聊天,或者把玩物件,虽然此刻是凌晨四点多,大那是里面却是热闹非凡。

我想了想还是跟了进去,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也是入乡随俗。

似乎很多人都认识这驼背老人,一走进来,便纷纷有人起身打招呼。显然这老人很有来头。

“二爷,你老早呀!”

听着这称呼就足够霸气,虽然看不出这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等坐下来我却是细细打量了老人一番,才看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头虽然瘦骨嶙峋却也满脸红光,印堂饱满,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人。

“小伙子,今年贵庚?”

“二爷,您老客气,贵就免了......”

我还没收完,却是有人不干了。

“谁给你可期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跑来鬼市指手画脚,当着这么多三教九流朋友的面,跑这儿来撒野,你打了李半仙的脸,就是打了我的脸,打了我的脸就如同打了这鬼市所有人的脸,搁在以前,你们两个今儿就别想走出这儿,按规矩阎王放血,知道啥子意思不?”

我一听头大了半天,这帽子扣得也太大了点吧,有些厌恶的看了那老头一眼,而此时花公子公子爷的们脾气可是来了,以前我可是见识过的,此刻完全是指着那人鼻子尖儿在叫嚣。

“会不会说人话,看你年龄也不小了吧,怎么鬼市除了个你这样的东西,什么叫我们老捣乱,他算命,我们给钱,请问我们哪儿打你脸了,要不现在打打试试?”

明显那老头被花公子的气势压了下去,只是淡淡的瞟了那二爷一眼,然后悻悻然的说道,“今儿不把话说清楚,都别走了。”

“不走?哼,本公子在这北京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还从没听过我要走谁敢留的理儿。你倒是给我说说鬼王放血,本公子倒是第一回听说这般新鲜的玩意儿。”

花公子说到此处,却是慢慢坐了下来。

“鬼市的老规矩,破坏了鬼市的规矩,即便他是阎罗王,也要出一身血,剩半条命。”茶摊里有人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知道这是危言耸听,现在谁还敢明目张胆的排成对殴打人,更不用谁还会老老实实的爬一里地,不过看这形势,我不说一个所以然出来,还真别想走出去,不过我看花公子这会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闭着眼喝着茶。

“十八,今年十八岁。”我心平气和的说道。

“听说过铁算子这个名号吗?”老头有意无意的摆弄着腰间,我此刻却是才注意到,那老头腰间长衫下竟然挂着一块只有巴掌大小的算盘,上面算珠只有弹丸大小,一个个黝黑发亮,一看也是有点年头的古物件了。

难道这名号和他有关?

“没......没听过。”说实话,虽然我看出了写端倪,但是我真的不清楚。

“铁算子吗?”花公子摇了摇茶碗,看了那老头一眼,继续说道,“我倒是听说过,我爸以前确实跟我提起过,曾经在潘家园这片鬼市有个高人,就是叫铁算子,手持铁算盘一把,善风水命理,曾经也是风靡京城的一个人物,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确实突然销声匿迹了。”

花公子说到此处,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老头的腰间,笑道;“如果本公子所猜不错,你老应该就是那铁算子吧?”

“卜天同便是我,铁算子,那已经是以前的名号了,我收山几十年了,命理相术早已不碰,今儿想不到遇到货真价实的同行,谭尹,我这老东西也写了几十年了,今儿倒是想比划比划,说到道上去了,你就是李瞎子的恩人,说不上去的话......”

卜天同重重放下手里的大碗茶。

我知道既然话说道这份上,别人画下了道,按照江湖的规矩,你就得接茬,这虽然有点江湖书中留门槛的味道,却也有着打天梯的妙用,果然不愧是老江湖,虽然我可以抖包袱,但是这样做只会是强拆对方面皮,对彼此总归不是好处,既然说跟我比划比划,那便比划比划好了。

“既然您老都说这话了,那小尹只好接了,不过我这朋友?”我指了指花公子。

“看不出来,年纪轻轻,却也是重情重义之辈,不过你既然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哪还有谈条件的理儿。”卜天同淡淡一笑说道。

“放心吧,他们想留我,还没那本事。”花公子不以为然的冷笑。

我不由愕然,这家伙,怎么整天一副没心没肺二百五的样子。

“那好,既然前辈你说了,不知道这要怎么个比划法?”

“咱们先礼后兵,我**眼瞎,一知半解出来丢人现眼,还希望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他眼瞎吗?我怎么没看出来?”此刻花公子坐在一旁阴阳怪气的笑道。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半壶水在鬼市招摇撞骗,遇到高人也大言不惭,不是瞎子是什么。”

此刻李半仙恭恭敬敬的坐在旁边,头埋汰的很低。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卦象是泽山咸,是惊门加艮宫,不错,卦象是为你起的,你怎么能算出今天他的运势。”卜天同问道。

 

“他命宫有黑线,为天厄线,而欲推命禄,先相形神,色有一日一变,有数日、数十日一变;大抵以久凝为实色,则可以定吉凶,而天厄线分明,明显是灾与眼前,而且低压眼相连不断,运至必灾厄,眉为罗计之星,眼为日月之象,所以主祸从天降,而他福堂骨不现,气色不佳,必遭破财损失,山根塌陷,山林凌乱,定是破败之局。”

我一口气说完,然后喝了一口茶水,而卜天同转头哦看了看李半仙然后良久才点了点头。

“想不到你一眼就能根据他面相十二宫位的征兆推算活肤,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倒是还真看不出来,请小哥继续说道说道。”

我不由尴尬,这些东西原先我只不过是书上看过,说实话实践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听他这样说,我便镇静了些许,看来我说的倒是没错,此刻我倒也有些胸有成竹的意思。

“卦象的却是泽山咸,他解说的倒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卦象却不是为我而起。”我心平气和淡淡的笑道。

“不是为你,难道还是为他自己起的不成?”卜天同端起茶杯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我却是没法正面回答他,他有疑问的确应该,占卜算命三不算,便是不算死人,不算自己,不算同行。

“那请小哥给我说道说道这卦辞?”卜天同放下手中茶碗,对着我问道。

此时茶摊里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而李半仙也有点不明看着我,明明是给我卜卦,为何突然又不是了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