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第8章 阿猫阿狗滚滚滚

发布时间:2019-12-03 07:04:57

手杀人,平时打斗便已断手断脚过,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还能更坏?  文刀涅炎往前一步,不发一言缓缓地抽出来背后的长刀,刀尖指地,彻骨的寒意袭卷众人!金齐格脸色微寒,从怀中摸出一把画有山水的白色折扇,霍然撑出,白色变为冰冷的黑色,边缘锋利无比夺目。谭姝娜解余德水冷笑道:“就凭你们?我敢保证,击伤我们的同时你们必然躺下一半以上!不信可以试试。”。

>>>《破囚》章节目录<<<

《第8章 阿猫阿狗滚滚滚》精选

  十余人迅速地包围住了文刀涅炎几人,却不急着下手,像是看小丑一般盯着几人。某些胜利者总喜欢炫耀他们的胜利,尤其是在失败者的面前,而现在,他们便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余德水冷笑道:“就凭你们?我敢保证,击伤我们的同时你们必然躺下一半以上!不信可以试试。”

  “吓我,你以为我们是吓大的吗?”一众男女有恃无恐。他们奉承朱飞然并不代表着他们是蠢货,很轻易地便能猜到余德水几人正在拖延时间。大家又都不能亲手杀人,平常打斗便已断手断脚过,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更坏?

  文刀涅炎向前一步,不发一言缓缓抽出背后的长刀,刀尖指地,彻骨的寒意席卷众人!金古辛脸色微寒,从怀中掏出一把画有山水的白色折扇,豁然撑开,白色变成冰冷的黑色,边缘锋利耀眼。谭姝娜解开腰带上的暗扣,一根长约三米的红色鞭子跳了出来,鞭子尖端似有火光闪现。余德水手里使劲地捏着两枚巨型骰子,吱吱作响。紫沁雅不见任何动作,一把紫色的水晶长剑却凭空出现在手上,魅惑而冰冷。

  犹豫了。

  以前大家打斗尽是拳打脚踢,拿兵器的情况很少。都说刀剑无眼,一不小心就得配上性命,看文刀君锋几人的神色,心中虽然肯定对方不敢下杀手,但谁知道会不会来一个不小心。人有时便是这样,明明知道不会有事,但也会下意识地躲避,就如朝着眼前飞来的石子同样会令你闭上眼睛。

  “上啊!愣着干嘛!等我回去禀明父亲大人,定会提拔你们所在部落,赐下丹药秘法!”众人闻言顿时一震,双眼通红,部落的提升、丹药、秘法无一不是大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上!上!上!

  “铿”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两方人马都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兵相接。

  朱飞然满意地看着“手下”的表现,人往往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迷失理智,进而忽略掉潜在的危险。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一不小心杀掉某人就更好了,反正又不是他杀的。至于那些许诺的利益?找个机会全杀了便是。

  “嘶……”皮肤被划破的声音响起,余德水右手鲜血直流。两枚骰子的攻击诚然比较刁专诡异,但对手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一人对付一枚骰子已经让余德水应接不暇,没想到旁边竟有一人一剑刺来划破手臂,还好自己强行偏了半寸,不然只怕右手被废。饶是如此,连在骰子上的透明晶线也因为右手受伤,舞动迟钝,骰子流星锤的威力岂止降低一半。

  文刀涅炎眼看余德水不支,一手乱刀和一把拳头更是打得虎虎生风、蛮横不讲理,招招打向眼前之人的要害之处,迅速撕开一道小口向余德水靠了过去。下阴、眉心、关节,凡是出现漏洞通通打遍。对手见此,连忙远离文刀涅炎的刀拳笼罩之处,开玩笑,下阴这些地方可以随便打随便刀的吗?

  紫沁雅手执紫晶剑,长发飘飘如风中蝴蝶舞动,剑吐精芒,旁人看来飒是好看。而他对手却一脸见鬼了的表情,时而手脚无意识地乱打乱碰,招招往同伙身上招呼,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时而又如热恋中的男女相依相偎,神态肉麻之极,让人跌破眼镜。

  紫色迷情!紫氏氏族幻境秘法!

  谭姝娜的对手最为郁闷,鞭子本是最难习练的兵器,一旦有成,可攻可守,可柔克刚,令人头疼至极。这不,刚把剑搭上火鞭,鞭子便顺着剑身打向持剑人的手腕,匆忙抽出剑身,鞭子又瞬间绷直打在身上,火辣辣地疼。几人从不同方向围攻,谭姝娜又将鞭子舞成大钟罩在身上,难以下手。最难受的事,谭姝娜鞭子尽往致命处招呼,不躲不行。

  金古辛一手铁扇,或旋或削,或打或敲,冰冷的扇沿每每擦到对手便会带起一道血丝,下手毫不留情!瘦削的身姿见缝插针如破重围,却又如同在花丛中流连忘返,矛盾的美感。“笑面郎”,金古辛!

  对手可以毫无顾忌地戏耍他们,但他们不行,他们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博取时间。他们的确做到了,朱飞然手下一伙越打越惊,越打越怕,兵器擦着要害处而过的感觉刺人发狂,如果可以选择,他们更想如刚才一般围着众人不做任何动作。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这都是些真有可能杀人的狠人啊。

  可是不远处,朱飞然正盯着,众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手底下却不免留了几丝保命的力气。奉承朱飞然只是因为他的背景,不代表这大家便是蠢货,便要替他卖命。在场不少人都是部落中的少爷小姐,大好年华刚刚开始,可不想这么憋屈地被砍死了。

  文刀涅炎几人依旧不敢松懈下来,招招搏命,场面形式诡异地变得大为可观。

  正当众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演戏”时,闷哼声响起,袁玄风倏地站了起来,狂暴地气息席卷众人。

  狂怒!狂怒!

  袁玄风披肩的黑发根根倒竖,双目似要喷出火来。他相信,如果换做了文刀君锋等其他人,朱飞然也不介意再度借刀杀人一次。连大慈大悲的佛陀都有怒火,更何况现在的他,朱飞然竟然敢谋杀古涵璐二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引天境?引天境!怎么可能!

  朱飞然一伙定定地望着眼前震怒的男子,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现今无忧阁内囚身境弟子百万,能够突破到引天境的也不过万余人次,他们是天字阁囚身境没错,可是这并不是他们可以突破到引天境的保证。而现在眼前这个长相木讷的男子竟是先他们一步,踏入了这个告别凡人的境界,一个级别的距离,不是短短的几步而已,云泥之别又怎能道尽。一旦他发疯,在场二十余人能够走掉几人,砍掉两脚一手再砍掉几个指头也不一定可以数出。他们又怎能不惊,怎能不怕。

  不只是他们,余德水几人也怔怔地看着袁玄风,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泛起了激动的红色。文刀涅炎尽管早已知道袁玄风是引天境修士,而且更是骇人听闻的三重天,但是感受着那股强大的气息,他还是止不住地露出惊讶之情。

  引天境啊。

  朱飞然一伙根本不敢有丝毫动作,现在的袁玄风在他们眼里就是妖兽一样的存在,他们不过是一群阿猫阿狗,稍有异动,便被击杀!

  “滚……滚……滚……”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朱飞然只觉得耳膜如被重击,轰轰作响,一缕血迹从耳中流出。没有做任何反应,也没有露出任何狠色,就像一条被听话的猎狗,头也不回地狂奔离开。其他人见状,没管丢落在地上的兵器,向四面八方冲去。有的人因为逃得太急没有看到眼前景物,撞到人或树木的声音不绝入耳,摔倒在地的人连血迹都不敢空出手来抹去,抓住藤条之类的东西便冲离了此地,狼狈逃窜!

  袁玄风看着越来越远的朱飞然一伙,叹息了一声。他又何尝不想杀了此人,可是杀了之后呢?一个上等部落不在他的眼里,那古涵璐、任衿真等人呢,他们又如何去面对一个上等部落的报复,拿什么去面对?

  袁玄风又不知道去哪里掏出几枚碧绿的丹药扔给众人,自己跳到身旁大树的树冠上。看着远方天空白云浮动,一动不动,眼中流露出莫名的哀伤。

  任衿真几人接过丹药,看到袁玄风又一次露出那种遥远的表情,皆沉默地盘坐了下来。

  微风袭来,卷起满地残叶,莎莎地打着旋,一圈,两圈,三圈……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