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最接近佛的男人(情节开始展开)

发布时间:2019-12-03 07:05:01

一下一下地敲击在面前的木鱼鼓上。每棰落下去,无尽虚空震动起道道褶皱,却被牢牢地地局限在天井内,始一靠近了便被奇特地平抚下去。  莲台静立在无尽虚空中,无色透明无影,透着水晶般夺目的光彩,纯净无暇不惹尘垢。阳光照在莲台上,九片张开嘴巴的莲叶内人、妖、山河大川交闪,有同一年间,离古涵璐等人所在无忧阁数万里之遥的西天极乐境深处,一棵棵不知道年岁的深黄色古木连成一片,高耸入云,遮天蔽日。林里中心处,一个空无一树的“天井”凭空出现,绿茵如毯。。

>>>《破囚》章节目录<<<

《第11章 最接近佛的男人(情节开始展开)》精选

  (小说情节正式开展,求各位大大收藏,推荐,指点,牙月拜谢。)

  同一年间,离古涵璐等人所在无忧阁数万里之遥的西天极乐境深处,一棵棵不知道年岁的深黄色古木连成一片,高耸入云,遮天蔽日。林里中心处,一个空无一树的“天井”凭空出现,绿茵如毯。

  “笃……笃……”,天井中,一群粗布麻衣的秃头僧侣盘腿围坐在一座莲台旁,刻满了风霜的脸上双眼紧阖,花白的胡子一丝不苟地垂在下额,左手竖立于心前,右手执着木椎,一下一下地敲打在面前的木鱼鼓上。每棰落下,虚空震动起道道褶皱,却被牢牢地局限在天井内,始一靠近便被奇异地抚平下来。

  莲台静立在虚空中,无色无影,透着水晶般耀眼的光彩,纯净不惹尘垢。阳光照在莲台上,九片张开的莲叶内人、妖、山河大川闪现,有的正在厮杀,有的正在修行,有的正在游玩,也有的正在……如同放映着大千世界芸芸众生。

  “觉悟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如是观察。渐离生死。”木鱼敲击声渐重,麻衣僧人齐齐念到,正是《八大人觉经》。他们这是在为谁诵念佛经?警醒何人?

  ……

  晶莲内,一个冰冷漆黑的硕大空间里,一块方圆数十米的泥土块横亘千年般的悬浮其中,如同芝麻籽一般,一颗约七米高两米宽枝繁叶茂的通体碧绿大树扎根其上,透出的根须不见其长,放佛扎进了另外一个空间汲取营养。身着麻衣的男子端坐在树根处,周围小花朵朵,眼睛同样紧闭着,双手缓缓地拨弄着一串木质的念珠,念珠一共有十八颗。他那瓜子一般的的脸上柳眉入鬓,睫毛长得快遮完了眼皮,晶莹的鼻头下一张嫩唇轻轻合住,一头黑色长发凌乱异常,眉心嵌入一粒红痣俊美如倾国倾城的女子。

  “沙枷啊,沙枷啊……”男子的心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声音听着久远如相隔万千年。(PS:由于我比较喜欢圣斗士中的沙迦,所以这里引用一下,改名为沙枷,但是情节肯定不会一样。以后也有类似的东西,同样的,情节也肯定不一样,只是喜欢而已。)

  “佛祖。”沙枷拨弄着念珠的手紧了紧。

  “沙枷啊,你放不下吗?”

  “佛,我不懂,很多都不懂。”

  “你不懂什么?”

  “佛祖,红尘是什么,净土又是什么?我不懂。”

  “红尘是心,净土亦是心。心若乱动,便是红尘。心若不动,便是净土。”

  “不动为何物?”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不动为何。”

  “不动为所不动之物。”

  “仁者不动是为仁,恶者不动是否为恶?”

  “对。”

  “如魔有嗜杀成性之心,此亦净土?”

  “净土无谓善恶,心静则净。”

  “如果他哪天不再杀人了呢?”

  “当他可以坚持的时候,那也是他的净土。”

  “那净土岂不是有很多?”

  “你知道道可道,非恒道吗?”

  “徒儿不知。”

  “术修界所谓道可道非恒道,亦即道是可以名状可以改变,并非一层不变。佛之净土也是一样,不同的是,道可以时刻改变完善着,净土却需要时间的塑造,也便是不动。”

  “这段不动有没有时限,如果没有时限,那岂不是不动片刻便可在红尘净土之间轮换?”

  “当他心中除了不动所为之物外,不去想不动与否的结果,不再存有其他,便是净土。”

  “可为什么紫牙之人却说我们西天是净土?”

  “傻孩子,那是因为他们找不到自己的净土,便将别人的净土当做了信仰。”

  “世人所谓爱者,所谓欲者可存吗?”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佛不是讲求清心寡欲吗?”

  “那并非佛所讲的。清心寡欲只不过是提供一个外在的利于修行的环境以帮助你更容易地抵达触摸大道。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人人心中皆具佛性。”

  “佛并非万能。”沙枷睁开眼睛,金黄的瞳孔内点亮了一轮朝日。

  “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

  “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那么,佛,你在哪里?”沙枷疑惑地问道,他数着念珠方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九天九夜,这些天内他却不知道这个传说中的信仰,传说中的佛修支柱在哪里。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16岁男子而已,还是抵挡不住好奇。

  “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沙枷心神一颤,拿着念珠的手掌倏地一紧。

  那个声音沉寂了片刻,复道:“世间种种,皆有因果,强求不得。”

  “沙枷啊,你可还有不懂。”

  “佛,我可以出西天吗?”

  ……

  那个声音又沉寂了片刻,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翁,“去吧。”像是想起了什么,那个声音又道:“沙枷啊,告诉外面之人,我正自参悟佛义。”

  看到沙枷消失在这个暗黑的空间中,通体碧绿的树身上一道透明的人影走了出来,宽脸大耳,亚麻色的头发扎了一个小小的发髻,斜穿一件袈裟露出半边臂膀,释迦摩尼如来佛祖!

  去吧。不知再见又是怎样的沧海桑田。

  佛转过身,又再度走回树身之中。看来,又得沉睡了。

  九叶晶莲叶片上滚动的图画停了下来,一道涟漪出现,晶莲上一道裂缝渐渐扩大成一道人形豁口,沙枷手执念珠走了出来。一众老僧侣整齐地停下手中动作看着那个场中那唯一留着长发的妖异男子,爬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沙枷啊,可曾见到了佛祖?”一个看似辈分最高的老僧问道,用力撰紧的手心告诉着别人他是很紧张的,不止是他,所有人也早没有了最初的古井不波神情慌张。佛祖自从五千年前现世之后便在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到了佛祖那个境界,一个不小心悟了也可能是几百上千年的时间,但毕竟是五千年啊。

  五千年传至老僧这一代,活了几百年眼见大限大限将至,竟然没能见到自己心目中的佛祖,实在是遗憾万分。最重要的是,紫牙大陆五千年未曾看见一位大能现世,到底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如果可以,众人都非常想知道,希望从中可以找到帮助自己突破到更高境界的东西。

  沙枷摇了摇头,见众人掩饰不住的失望之情,便道:“刚才佛祖让我告诉你们,他现在正在参悟佛义。”

  一众老僧原本还暗自愁苦,陡然闻言,忍不住惊喜问道:“佛祖真的跟你说话了?”

  沙枷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在场之人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精,心知恐怕是不能再问下去了,关心了一下沙枷便欲转身离开继续打坐冥思。

  “长老。”沙枷喊道。

  刚才那个老僧转过头来,面带微笑地看着沙枷,道:“有何事?”

  沙枷双手并拢做了一揖,“我要出西天。”

  “去做什么?”

  “走一方红尘,寻一寸净土。”沙枷出神地望着东方淡淡道。

  老僧闻言,浑浊的双眼冒出一丝精光。一个人在这单调而烦闷的西天深处呆了16年,陪着一群老头子整日专研经文,研习佛道,也确实是该出去的时候了。

  “去吧。”

  沙枷复又做了一揖,大步向前走去,似快似慢,刹那间便已走出数丈之远,引天境四重天识神境!

  去哪里?

  所谓净土者,诞于红尘万丈!

  中原,奢靡繁华的中原便是沙枷眼中的那万丈红尘!

  乾黄历2997年春,沙枷离西天,一人麻衣,一串念珠,倾城之姿,飘然东去,风华正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