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回 天下英雄出我辈

发布时间:2019-12-03 13:04:17

完奏章,气恼五内,怒道:“众卿,闯贼已自立为王于西安,而且给他朕下了战书,约三月十六日决战”,大怒之下,将奏章撕得被粉碎,“鼠辈安敢如此?”  但是,满朝文武竟无人砰然,崇祯馁道:“么就豪无良策吗?”  大学士李建泰出班道:“陛下!臣有话说!清崇德八年,皇太极病逝于永福宫。太子福临,奉遗诏嗣位,改元顺治。清太宗皇太极,文治武功均为上乘,更有海纳般之胸怀,无论满汉,只惟才干,实为清史之上承前启后之帝王!今日身亡,真如巨星陨落。令人叹息,天不假命!而一直在他光芒之下的另一颗明星,却在缓缓升起。新帝即位,由太后监国,摄政王多尔衮处理朝务军机!。

>>>《梅花落明清》章节目录<<<

《第十三回 天下英雄出我辈》精选

  大明崇祯十七年,李自成称王于西安,国号大顺,改元永昌。

  清崇德八年,皇太极病逝于永福宫。太子福临,奉遗诏嗣位,改元顺治。清太宗皇太极,文治武功均为上乘,更有海纳般之胸怀,无论满汉,只惟才干,实为清史之上承前启后之帝王!今日身亡,真如巨星陨落。令人叹息,天不假命!而一直在他光芒之下的另一颗明星,却在缓缓升起。新帝即位,由太后监国,摄政王多尔衮处理朝务军机!

  明皇宫朝会

  崇祯皇帝手指颤抖的看完奏章,气结五内,怒道:“众卿,闯贼已称王于西安,并且还给朕下了战书,约三月十五日决战”,大怒之下,将奏章撕得粉碎,“鼠辈安敢如此?”

  可是,满朝文武竟无人应声,崇祯馁道:“难道就毫无良策吗?”

  大学士李建泰出班道:“陛下!臣有话说!”

  崇祯仿佛溺水之人看到陆地般,忙道:“爱卿请说!”

  大学士李建泰一撩朝服,郑重跪地,道:“陛下,主忧如此,臣不敢不效死力,臣愿以家财佐军,提兵西向,与李闯决一死战!”

  崇祯感动道:“卿真乃忠贞之士!爱卿出师之日,朕当以三牲祭奉于太庙,授卿兵马符节并天子剑,朕躬亲端酒于马前,诏告天下曰——先生之去,如朕亲临。”

  大学士李建泰苍目含泪,诉道:“陛下,臣当远行,不得不以逆耳之言相劝。愿陛下招贤纳士,摒退谄谀奸佞。勤政爱民,抚恤四方,以开中兴之路!如能如此,老臣即使九死其身,犹含笑九泉!”说完,叩首于丹墀之上,碧血映忠心!

  崇祯泣道:“爱卿放心,朕定不负卿望!”

  正是一点孤忠死不灭,再开中兴天知道。

  ————————

  芒砀山密室

  细作来报:李闯不日将兵进山西,旌旗直指京城。

  诸葛白先生道:“列位,山西不日将为李闯所破,山西一失,太行山屏障将化为齑粉。而京城门户,就只剩居庸关。北京有细作来报,崇祯已封大学士李建泰为督师,起兵拒闯!而李建泰虽然忠心,却非将兵之人,早晚必败,看来明朝定于今年亡于李闯之手啊!”

  周天傲接口道:“不错,明亡在即,我们的战略计划也该实施了。六当家的,你有什么建议吗?”

  陈家浩道:“回大当家的,我也认为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不过,这中原一带,形势复杂多变,需要有人就近观察,另外,咱们的骑兵也不适合江南作战,所以,属下毛遂自荐,想亲帅骑兵向北进军,随机应变!”

  周天傲听后一阵沉吟,这中原杀机四伏,却也有大利可图,正如火中取栗,需要一个有胆有谋,能够应变非常之人,此人非属陈家浩!但眼下正当用人之际,是否有必要冒这个险呢?一时犹豫不决,转头征求军师建议。

  军师细一思索道:“大当家的,我认为可行!此行虽看似凶险,其实却是安如泰山。兵法云:绝地而生,正是此理!各大势力于此全力角力,必然不会注意我们这支奇兵。再者,陈当家的素来谨慎果决,这就又多了三分安妥。所以,老夫认为陈当家的建议,可行!”

  周天傲一听军师所说头头是道,当下笑道:“好,那就去吧,年轻人,是应该出去闯荡一下。家浩你打算带多少人?”

  陈家浩道:“回当家的,只带那三百骑兵!”

  周天傲一点头,又担心道:“人是少了点,不过,带得人多更危险。六当家的,一旦事有难成,就立即返回,切不可侥幸行险啊!”

  家浩感动道:“是,大当家的!”

  周天傲环视众人,静思片刻,沉声道:“时不我待!我命令,军师任先遣军主帅,五当家黄大锤任先锋,二人领精兵五千,进军太湖!我亲率一万人马随后跟进!其余人马由三、四当家统帅,务必在一月内整肃完毕,听候调动!六当家的陈家浩进兵中原,可以临机决断,不必禀报!”

  “得令!”

  “散帐!”

  陈家浩得令直奔“芒砀铁骑”安排一切。营帐内统领燕云及各将校听令。

  “我已得到将令,我‘芒砀铁骑’将于明日拂晓出发,打明军旗帜,挺进中原。我们此行的目的,现属军事机密”,说着一顿,嘴角一扬,又道:“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要捞票大的!”

  众将互相观望,脸上欢喜兴奋,“芒砀铁骑”日夜训练,就如同久经磨砺的宝剑一般,早就迫不及待的出鞘建功。正是男儿谁不爱沙场!

  “燕云!”

  “末将在!整理一切,带足装备,今夜四更造饭,五更出发!”

  “得令!”

  “散帐!”

  家浩离开热火朝天的军营,直奔周叔父家宅,因为有一人他不能不见!

  “小姐,表少爷来了!”

  “是吗?”话未说完,周泽北人已如春风般出了闺房。

  家浩看着这位红颜,心中莫名的欢喜。

  周泽北一拂耳鬓青丝,笑道:“今天怎么过来了?”

  家浩看着泽北的笑容,也不由自主的笑了。但佳人在前,却当远行,旋又悲凉道:“我要走了!”

  泽北笑容凝固,低头问道:“什么时候?去哪里?”

  “山寨军事行动,不便说。”

  “危险吗?”

  “不危险!”

  “骗人!父亲给你的差事,定没那么容易!”泽北俏鼻含怒道。

  家浩心道,你可怨望叔父了。看着泽北楚楚的容貌,家浩轻声道:“我会小心的!”

  “答应我,回来!安全的回来!”泽北凝视家浩道。

  “是,我答应你。”说着扶住泽北柔肩道:“笑一个,你笑起来,眼睛像两个小月亮!”

  泽北顿时依偎在家浩怀里,四目相对,两湾晶莹的月牙深深铭刻在家浩的心中,暗暗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