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第15章 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04 01:06:27

心中五味杂陈,心疼之余又带着些许甜蜜幸福的期许,格达不由得催着车夫让马车再快一点!他想早点看见承欢,按着七王爷说的时间,承欢也许昨日就该到了。此时此刻,苏承欢正和青儿逛着繁华热闹的街市,浑然不知道她的归来时让格达心中起了多大的波澜。“小姐,您瞧这个,很好看此刻,苏承欢正在和青儿逛着繁华的街市,浑然不知她的归来让苏达心中起了多大的波澜。。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章节目录<<<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第15章 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在线阅读》精选

心中五味杂陈,心痛之余又带着些许甜蜜的期许,苏达不由催促车夫让马车再快一点!他想早些见到承欢,按着七王爷说的时间,承欢或许今日就该到了。

此刻,苏承欢正在和青儿逛着繁华的街市,浑然不知她的归来让苏达心中起了多大的波澜。

“小姐,您瞧这个,好看么?”

青儿一手拿着一根冰糖葫芦,舔的嘴角都是红色的糖汁,一手举着一个哄小孩子玩儿的拨浪鼓,兴奋的冲苏承欢献宝。

这是青儿长这么大第一次逛街时,难免有些兴致高昂的过了头,苏承欢能够理解。

“小姐小姐,这个人好厉害呢,几下就吹出来了一个小人儿,那个,真的能吃吗?”

看着一个吹糖人儿的摊贩跟前围了好多人,青儿有些惊讶的看着各种形状的糖人就那样被吹了出来。

“喜欢吗,喜欢就买两个尝尝!”

苏承欢一边笑着,一边已经掏钱出来,买下了两个糖人儿。

这种小玩意儿其实她先前也没有见过,民间艺人的手艺还真是让人惊叹,看着手中的糖人儿,苏承欢这一次竟有些舍不得吃了。

就那样捧着,细细的看着,只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很惬意。

她们自王爷府已经出来两天了,其实按说今日一大早就应该回到将军府,可苏承欢并不想那么快就面对那一大家子的人。

虽说青儿告诉他苏将军若是在家的话,还是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的,苏将军很是疼她。但,言下之意苏承欢也算是听明白了,若是苏将军不在家,那些人就敢对自己怎么样了。

她不是怕那些人,只是不想这么快又要跟那些人斗来斗去,虽说她是想体验一把宅斗来的,但也得等她在外面逍遥自在几天再说吧。

王爷府的车夫半路上已经被她悄悄换掉了,虽说用蒙汗药外加略施拳脚功夫将他撂倒不太厚道,但苏承欢自认没有亏待他,至少她在他身上塞了足够他用上一阵子的银子。

当然,这件事情是避开了青儿做的,她不想解释的太辛苦。

青儿回来看到换了车夫,苏承欢只告诉她原来的车夫身体不适,她索性让他回王府了。青儿不疑有他,两人便慢悠悠的一路逛了过来。

正想着是不是明日一大早该回将军府了,苏承欢忽然觉得腰上不对劲,紧接着一个身影飞快的自人群中蹿了出去。

擦!你个小毛贼,偷到姑奶奶头上来了!

苏承欢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无比,扔下青儿便施展起当年追踪目标的脚力,才追出不远,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此人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袭青衫,身材高大,生的颇为周正,一脸正气,腰上的佩剑看起来价值不菲,想来是个有身份的人。

“姑娘,这是您的东西么?”

苏承欢一眼便认出了那个锦袋,正是当日那个神秘人扔在自己门前的那个,她很喜欢这锦袋做工极手感,特别是上面的鹤形图案,因此一直带在身上。

“正是,刚才一个不注意被小毛贼偷走了,谢谢你了!”

苏承欢一边道谢一边接过了自己的锦袋。

却见那人眯起了眼睛瞧着自己,好像在探询什么一般。

苏承欢以为他怀疑自己不是这锦袋的主人,急忙开口:“不相信这是我的?这里面有金叶子,金锭子还有碎银子以及……”

“姑娘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姑娘这锦袋很是特别,是姑娘自己绣的么?”

那人一开口,竟是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认真。或许一般人会觉得这人定是接着问锦袋之事与姑娘搭讪,想要接近人家姑娘。

这人一脸笑容,狭长的眼睛噙着笑,明明是开玩笑的语气,但苏承欢就是知道他不是搭讪。

“此乃友人相赠,怎么,公子对我这锦袋有兴趣?”

苏承欢盯着那人的眼睛,他依然将视线放在苏承欢手上的锦袋上,像是在探究什么。

“友人么?”

淡淡的开口,随即又补上一句:“姑娘可和云鹤公子有交情?”

虽是问句,却似乎想要得到确定的答复一般。

云鹤公子?苏承欢一愣,怎么听着像个世外高人一样,又有点神仙的意思,为毛古代人的名号都这么雅致捏?

一瞬间的闪神,却让问话的那人以为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眼神变得热切起来。

“云鹤公子他送姑娘这锦袋时,可有提过其它的事?”

不待苏承欢回答,那人又接着问道。

苏承欢这才意识到自己让人家误会了,赶紧笑了笑,还故意将手中的锦袋在那人面前挥了挥,才说道:“呵呵,我想公子误会了,什么云鹤云彩的公子我莫说不认识,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至于这锦袋的来历,不好意思,恕我不能告诉你。这样的锦袋原本也是很平常的,也不会只有你说的那个什么云鹤公子才会有吧!”

说完就想将锦袋收起来,却在下一刻胳膊被人抓住。

苏承欢一愣,心想这人好快的动作,自己自诩反应不弱,但片刻间便被人制住,这还是长这么大头一遭。

“哎,你搞什么啊?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故意叫了一声,苏承欢知道自己武功和此人差的甚远,不敢和他硬来,只想引来众人的注视,也好让这人罢手。

眼下此人不知是敌是友,苏承欢不想莫名其妙便得罪了这么个高手,让自己才一出王府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谁知那人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直接钳住了她的胳膊,眼睛眯起,低声再次喝问:“今日姑娘说不清这锦袋的来历,想从我江云天手中走掉,只怕没那么容易!”

江云天见这姑娘似乎真的不认识云鹤公子,更想要弄清这其中的缘由了。云鹤做事一向谨慎,没道理自己的东西会随便落到以为姑娘手中,而且还偏偏是这个锦袋,平日他可是从不离身的。

江云天越想越觉得这其中必有玄机,报出了自己的名号,想着若是这位姑娘是江湖上行走之人,必定会知道江云天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可惜现在的苏承欢不是江湖人,更不是金壁王朝的人。江云天对她来说不过是眼前这个方才还彬彬有礼此刻却变得咄咄逼人的男子的代号而已,她自然是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吓着的。

用力的瞪了江云天一眼,苏承欢的声音更提高了几分:“本姑娘的东西,为什么要跟你交代来历,你以为你是谁啊?江云天是吧,江云天很了不起吗,切!交代来历,交代你个担担面!本姑娘又不是犯人,一不作奸二不犯科,三不杀人四不放火,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得交代什么,你以为你是FBI啊!”

苏承欢的话让江云天又一瞬间的犯晕,啥担担面啥爱富必爱?

他打七岁起就跟着师父行走江湖,后来又辅佐云鹤公子,是当今武林盟主身边最得力的帮手,怎么到了这个姑娘口中,倒像街市上的阿猫阿狗一般不受重视了。好歹云鹤山庄里,他也是二庄主好不好,江湖上谁见了他不要陪上三分笑脸!

苏承欢看聚得人越来越多,心下高兴,心想你再厉害,我就不相信这么多人看着,你能将我怎么样。

此时皇甫云鹤恰巧也到了京城,原本是约在附近同江云天会合的,谁知道江云天没有等到,却夹在人群中看到了里面这一幕。

“姑娘不说也可以,锦袋留下,姑娘只管离开,江某绝不为难!”

江云天见人越来越多,似乎有人已经认出了他,正在低声说着什么,不想在做纠缠,索性做出了让步。

苏承欢当下就有些不爽了,哪有这样的人,这跟明抢有什么两样吗?

“你说留下就留下啊,你爹是李刚也不带这样儿的吧,这里是京城,不是你家那一亩三分田的地界儿,你这样对着我一个柔弱的女子抢我的盘缠,你就不怕张三李四家茅房里扔砖头……”

顿了一下,苏承欢的话故意没有说完。

“什么意思?”

什么茅房什么砖头的,这姑娘看着也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怎么说话这样粗鄙。江云天没听明白,憋着一口闷气追问。

苏承欢看着众人也都一副不明所以想要听下文的样子,莞尔一笑,朗声道:“当然是——激起民粪(愤)啊!”

只见她话音才落,人群里便是一阵窃笑,跟着有人更是笑出了声,对着苏承欢和江云天两人指指点点起来。

皇甫云鹤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位苏姑娘竟然如此语出惊人,连大哥这样的人也在她面前吃瘪了。江云天虽然是云鹤山庄的二庄主,但他年纪长于自己,平日自己私下里也叫他一声大哥的。

瞧瞧江云天此刻一张脸憋的通红,想要发怒却又无从发起的样子,可不正是吃瘪的表现。

他若再对苏承欢用强,只怕真的就要激起民愤了。

想到苏承欢适才说起这话时一脸诡计得逞的样子,竟是说不出的有趣,皇甫云鹤几乎要忍不住走出去见她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