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标配姗姗来迟

发布时间:2019-12-04 01:06:43

咦?这府里居然雇用童工吗,这是违法行为的暧!这小女娃儿,最少不超过2十二三岁吧,瞧着小胳膊小腿儿瘦的,一看就明白平时是位吃得少干的多的主儿!咦?这府里竟然雇佣童工吗,这是违法的暧!这小女娃儿,最多不超过十一二岁吧,瞧着小胳膊小腿儿瘦的,一看就知道平日是位吃得少干的多的主儿!。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章节目录<<<

《第七章 标配姗姗来迟》精选

直到一丝带着哭腔的颤音传来,总算是让沉浸在想象中的苏承欢回魂了。仔细一看,一个梳着丫鬟发髻,提着一大筐脏衣服,穿戴倒也整齐,却瘦巴巴的没有几两肉的小女娃儿正站在自己面前,眼里都是担忧。

咦?这府里竟然雇佣童工吗,这是违法的暧!这小女娃儿,最多不超过十一二岁吧,瞧着小胳膊小腿儿瘦的,一看就知道平日是位吃得少干的多的主儿!

“你手里的东西重不重?我来帮你提着吧!”

这句话几乎是不经思考的出了口,苏承欢就是觉得这娃儿小小一个人儿费力的提着那么大一筐子脏衣服,小脸都憋的通红,着实有些可怜。

说话间她伸手便想拿过她手中的东西,可那小娃儿却吓到了一样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四下望了几眼,才惊恐地说道:“小姐,万万不可,您心疼青儿,青儿心中明白。可您忘了当初咱们刚进王府时的事情了,若不是为了替青儿说情,王爷也不会大婚当日将您冷落在新房,一连这好几年都没有好脸色给您!小姐,您别管青儿了,赶紧回房换过衣裳,仔细别弄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青儿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四下偷偷张望,似乎生恐被人发现她和王妃在说话一样。

苏承欢却在心中暗呼:观音姐姐你真的显灵了吗?终于把本姑娘的穿越标配给送来了,哦耶!

青儿那一声小姐叫出,她便知道这孩子跟府里的其他丫鬟不同,加上她眼中满满的全是对自己的关心,苏承欢直觉的认定这个孩子便是她初来乍到的第一个盟友了。

其实,若严格来讲,她的第一个盟友应该是那位浮云公子才是,但苏承欢总觉得那男人长的太美了,美得不像是人,倒更像是天上的神仙一般。加之又是那样的温吞,少了些男人该有的果敢与凌厉,这让苏承欢很难将她划到自己的友好圈子里。

不过,相比自己的那个冷血夫君而言,浮云公子显得可爱多了倒是真的。

但,即便如此,苏承欢还是觉得,眼前的小丫鬟让她看着更亲切,更愿意把她划归自己一伙儿。

“青儿,快,带我回房,我有事情要问你。别看了,这里没有旁人!”

苏承欢一把拉起青儿,催促道。

刚才那帮人奚落完了自己,便被那个贼眉鼠眼的名剑山庄的孙掌门拉到前厅喝酒去了,临走前苏紫瑶还不忘甩给苏承欢一个鄙视的眼神。

擦!大半夜的喝的哪门子酒,不会是为了庆祝王爷隐忍三年终于休妻成功吧。至于她这个已经被她们当成了下堂妇的人,自然是没有人会再关注的,反正平日估计也就是个架着王妃的头衔实则是个摆设罢了。一个不得宠甚至被王爷厌恶的妻王妃,又能指望下人们对她有多敬重呢。

青儿见苏承欢的神色不太对,虽然害怕被香玉发现又要责罚她,但还是搀着苏承欢朝她的房中走去。

顺着长廊一直往前走,拐过一个弯,终于在院子的最东头看见了自己所住的地方。

苏承欢走近的那一刻,便知道,这地方一定是王妃一个人独自居住的。否则,不会看起来这么冷清与寂寥。

心中大抵明白,也不多说,只是任由青儿将她搀回了房间。

回到房中,青儿手脚麻利的很快便帮她换好了衣服,因为是晚上了,便没有再为她梳起发髻。

在青儿收拾她换下来的湿衣服时,苏承欢忽然被襦裙上系着的一个东西吸引了视线,与此同时,青儿也发现了那个东西。

“小姐,这个……是王爷送您的吗?”

青儿一边飞快的解下拿枚玉佩的,一边略带惊喜又有几分迟疑的问道。她的印象中,自家小姐并没有这么一样东西,而王爷自从小姐嫁过来后,更是不曾送过小姐任何东西。

苏承欢接过一看,却有些愣住了。

小小的一枚,几乎没办法称之为玉佩,毕竟只有一元硬币大小,玉质极好,显然是老坑玻璃种的料,若是穿个红绳儿挂在脖子上当吊坠倒也很是合适。

但令苏承欢奇怪的是,这上面的图案,怎么竟与自己当初在魅组织时的令牌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魅组织的令牌是月牙形状的,而这个,是弧度极好的圆形!

准确的说,这块东西,更像是一枚令牌,而非玉佩!

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那鹤的口中,衔着一块鸡血石一般的东西。

苏承欢脑子里仿佛一道闪电闪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旋即那种奇怪的感觉又瞬间消失了。

这枚令牌一样的东西,显然不是她自现代带过来的,可按青儿的反应,却也不是她原来身上就有的。

那到底是谁放在她身上的呢?

王爷?不可能,自己从进门到现在,两个人都保持着非礼勿近的比陌生人还陌生人的安全距离。

而显然先前他是没有送过自个儿的王妃东西的,这一点从青儿眼下依然疑惑的眼神便可以知道了。

“青儿,你确定这东西以前我身上并没有吗?”

似乎想要确认什么,苏承欢再一次发问。

青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小姐从来都不喜爱戴这些东西,怕被二小姐三小姐她们捉弄,来了王府后也没见王爷送过您什么。王爷上次走时是三个月之前,那时候我见您还没有戴这个呢。刚才,我还以为……还以为是这次王爷回来送给您的呢!”

青儿一边说,一边小心的观察着苏承欢的脸色,似乎怕触痛她一样。

随着青儿的话语,苏承欢心底的渐渐浮上了一个身影——那位盲眼的浮云公子!

呵呵,想到他,苏承欢不知道为什么竟笑了。

他什么时候往自己身上放了这么个东西,自己却毫无察觉。突然想起他曾说要感谢自己还有什么知恩图报之类的话,当时自己毫不客气的将他堵了回去,甚至还编了个苏妲己的名字忽悠他。

想必他知道自己不会接受他的谢意和馈赠,所以才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放了这枚东西。而他放这个东西的最佳时间……

想到这里,苏承欢的脸忽然就飘起了一朵可疑的红晕,仿佛有一双修长的手又在自己身上轻轻触过一般,对,一定就是那个时候,他帮着自己整理那身难缠的衣裳,然后趁机放了玉佩在自己身上。

如此看来,这位浮云公子倒还有点意思嘛,至少不像他看起来那样温吞。

心中有些愉悦,苏承欢不再纠结,手中拿着那枚玉佩又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心想难道只是巧合不成?这玉佩的图案和自己先前在魅组织的一模一样,可分明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啊,而且,形状也不相同。

半天也没有想出头绪,不过她倒真是挺喜欢这个小玩意儿的,温润的感觉拿在手心颇为舒服,上面的图案看着也熟悉又亲切。苏承欢遂命青儿真从针线筐里找出了一根红绳儿,仔细的将那枚小小的玉佩穿好了,挂在了脖子上。

接下来,才是正题了,她必须要搞清楚自己在这个朝代的人际关系还有身份背景,仅仅一个下堂王妃的身份,显然并不能让苏承欢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小姐,您没事吧?要是想哭就哭吧,这里没有旁人,青儿知道小姐心里苦!”

青儿看着苏承欢,半晌吐出这么一句话。或许是今日的小姐沉默的有些过了头,没有似平日那般遇事就会默默流泪,青儿反倒更加担心起来。

苏承欢抬头迎上青儿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那孩子一脸的关切,显然对她的感情不假。

“青儿,有件事情我只能告诉你一人,你能帮我并替我保密吗?”

郑重的说出这句话,苏承欢的的手覆上了青儿的手背。

青儿有些意外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看见苏承欢一脸的恳切,赶紧将小脑袋拼命的点了几下:“只要小姐相信青儿,青儿愿意为小姐做任何事情,便是要青儿去死,青儿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说这话时,青儿一点也不含糊,仿佛她心中就是这么想的一般。看来,这丫头的忠诚,竟超出自己的预期了。

苏承欢拉起青儿,笑着说:“傻丫头,哪有那么严重,掉脑袋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你去做。是这样,我先前跌落水潭,可能伤到了脑袋,一时头脑有些不太清楚,很多先前的事情都记得模模糊糊,所以我想让你把我以前的事情仔细跟我说说。”

说完这话苏承欢还故作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似乎很是苦恼。

青儿一听有些吓到了,接下来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苏承欢以前的情况仔仔细细的同她说了个清楚。

或许是苏承欢这句身体过去主人的过往太过曲折悲惨,或许是青儿着实对她的小姐情深意重,待青儿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天竟已经快要亮了。

而苏承欢,总算对自己在这个朝代的人生前二十年的经历有了大概的了解。

她所在的朝代是金壁王朝,一个颇为强大的国家,周边还有大月国,南丰国,西临国等几个国家。似乎历史上并未有记载,但苏承欢实实在在是穿越到了这里。

苏承欢,金壁王朝左将军苏达之女,年方二十,于三年前蒙皇上赐婚,嫁于七皇子金佑天为妃。

苏家乃金壁王朝的开国功臣,自金壁王朝开国至今,苏家儿孙征战疆场,立下了汗马功劳,被金壁王朝人所尊敬。

金壁王朝武风甚盛,大多男子皆习武,女子也有不少个中高手。

而苏承欢,却是其中的一个特例,在苏家满门武将的门风下,她是唯一一个连基本的武功套路都无法掌握的苏家人。也因此,成为众多兄弟姐妹中的笑柄。

苏承欢自幼丧母,由继母顾氏养大,顾氏自己还生有一男两女,苏承欢在苏家的处境,可见一斑。

苏承欢十七岁出嫁,至今三年,都没有再回过娘家,而当初七皇子,自和她成亲后便被皇上封了王,赐了这座离京城极远的府邸,成了七王爷与七王妃的两人便一直住在这里,鲜少被皇上召见。

七王爷性情古怪,喜怒难测,对这桩婚事起初就不同意,后来不知怎地却答应了。只是,后来两人的感情一直不好,七王爷留宿外面的日子比在王府还要多。而王妃也在成亲后的不久便搬到了王府极偏僻的一处地方居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