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桃花滚滚来

发布时间:2019-12-04 01:06:48

边说,苏夫人边还假惺惺的抹了一把眼泪,竟然真有潮润的液体自她眼中流入。若也不是她再后来后转身瞪了自己几眼的话,苏承欢基本上要一位自己一场误会了这位后娘了呢。一边说,苏夫人一边还假惺惺的抹了一把眼泪,居然真有湿润的液体自她眼中流出。若不是她后来转身瞪了自己一眼的话,苏承欢几乎要一位自己误会了这位后娘了呢。。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桃花滚滚来》精选

“老爷,适才我不过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了真了。您这么说我可就太委屈了,这孩子自打三岁那年没了娘,可是我一手带大的。莫说这些年我为她操了多少心,便是连笑欢子欢都要吃这个姐姐的味儿了。她的性子您也知道,一向是个不爱说话的,一句话不合适便偷偷的抹眼泪去了,我对她是重不得,轻不得,又总担心人家说我亏待了这孩子,你道我这个后娘是容易当的吗?”

一边说,苏夫人一边还假惺惺的抹了一把眼泪,居然真有湿润的液体自她眼中流出。若不是她后来转身瞪了自己一眼的话,苏承欢几乎要一位自己误会了这位后娘了呢。

高,果然是高啊,高家庄的高!

女人演戏的功夫难道都是天生的吗,苏承欢还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天赋异禀呢,没想到人家苏夫人也是个中高手呢,看来不能轻敌呀。

其实苏承欢很想学人家穿越后到了那种痴儿身上,假装傻乎乎的来上一句:娘,您跟爹讲话干嘛瞪我呀?

想到这句话一说出可能引起的惊悚后果,苏承欢还是颇有些期待的。

但随即她便将这句已经到了口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切,姐是什么人,用的着装成傻子来跟这个女人斗吗?那不是直接将自己的智商水平拉低了一大截,不行不行,这种出其不意的战术太辱没智商了,还是省省吧。

常规战术,常规战术就好!

于是乎,她战战兢兢的被苏夫人牵了手,朝苏将军投去了一个惶恐了又惶恐的目光。

苏将军想开口,可惜男人在抢话筒的功夫上,似乎大多不急女人,特别是这个女人急于表现的时候。这一点经常从一些晚会上男主人被女主持人屡屡抢话筒,憋闷的快要发疯还要强颜欢笑面对观众的僵硬表情便可以窥豹一斑了。

只见苏夫人这边瞪完苏承欢,又转过头去对着苏将军卖功劳去了,“老爷您这些年在外头征战,大哥和三弟也都在替朝廷做事,家里的事情哪一件不是我在操心。若我真的待承欢不好,她能好好的养到这么大吗?您忘了那一年她得了急症,还是我亲自到香积寺为她求了慧空长老的灵符,才化解了一场恶疾。还有那一年她和笑欢两人打架,都掉进了水中,我让下人第一个救上来的,是她而不是笑欢。另外这些年她的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我给她安排好的,她出嫁的时候的嫁妆,不都是我精心准备的……若是我这样做还让老爷觉得我对承欢不好,那老爷您也未免太冤枉我了……”

苏夫人一桩一桩的说着自己对苏承欢的好,苏老爷原本僵硬的脸庞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苏承欢却只听得不对。特别是苏夫人提到她落水的事情时,苏承欢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很多画面不停在眼前闪过,像过电影一般。

一瞬间她忽然意识到,那是苏承欢在金壁王朝的记忆。不知是因为回到了将军府的原因,还是苏夫人的话刺激到了她,总之那些记忆就那样硬生生的撞入了苏承欢此刻的大脑。

和笑欢一起落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但提到打架,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了。

当时明明是笑欢抢了她新做的衣裳,非要自己穿上,承欢虽说平时性子柔弱了,但小孩子那个不新鲜新衣服,当下不乐意了,追着笑欢让她把衣服还给自己。笑欢非但不肯,还一路跑到了水池边,趁着她不注意,便用力推了她一把。当时的苏承欢吓坏了,她不懂水性,害怕的要死,在危险面前人的本能反应总是惊人的相似,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便想拉住一个东西不让自己跌落水中,结果被她拉住的那个“东西”恰恰是笑欢……

于是,笑欢想要害承欢,自己也一起做了落汤鸡,差点被淹死!

当时苏夫人赶来时,一眼看到的便是穿着新衣裳的笑欢,当时苏夫人只以为那是承欢,毫不犹豫的命人先救另外一个。

于是,变成了现在她向苏将军邀功的筹码!

岂不知当时她看到先救上来的是承欢的时候眼中是何等的怨恨,甚至在夜晚无人的时候跑到承欢的房间狠狠的扇了她两个大巴掌。

至于那次大病一场的事情,哼,那不过是苏夫人因为一点小事罚她在门外跪了一夜,当时深秋的天气,一个孩子那经得住这样的折腾,当时就病的不省人事。

苏将军恰巧在那天打了胜仗回府,为了不让苏将军起疑心,苏夫人便上演了一出去香积寺替承欢求灵符的苦肉计!

当这些记忆都渐渐清晰的浮现在眼前的时候,苏承欢看着眼前这个演技高明的女人,真想推荐她直接去竞争奥斯卡小金人儿算了。

黑的被她说成白的,假的被她说成真的,原来横看成岭侧成峰这句诗是这样理解的啊。

最要命的是,苏将军信了!

看看现在苏将军的表情就知道了,男人就是好哄,特别是行伍的男人,就更好哄!这种男人因为常年离家,心中对妻儿始终比常人多了几分愧疚与歉意,加上苏夫人的眼泪攻势这么一来,苏将军原本心中的怒气早就化解了。

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个是为了自己生儿育女操持家务的夫人。他低声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决定有些事情终归不要闹的大家都不好看。

“怎地今日话分外的多,你为苏家劳心是你作为苏家主母的本分!承欢刚回来,又经历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你多多开解她,不要再说那些个没用的话!”

闷声说出这几句话,苏将军算是对刚才的事情不再追究了,视线却始终在女儿的身上,不肯挪开!

女儿嫁给七王爷整整三年了,他也三年没有再和女儿见过,这孩子,明明过的不好,为何每次都要捎话回来骗自己呢。若是她早些说出自己在王府所受的委屈,或许可以早些接她回来。七王爷他,终究还是在乎承欢那墨残月的身份么?即便自己这几年暗地里帮了他那么多,皇上上个月差一点就要召他回京城了……

也罢,都是他们的命!

七王爷的野心太大,而皇上对他的成见更大,这父子二人的事情,自己以后还是少掺和为好。

苏将军想着自己的心思,苏夫人此时却是很得意的。苏将军那一句你是苏家的主母算是给她吃了一粒定心丸,她知道不管怎样,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还是不可动摇的,老爷心里是有自己的,这让她心情大好之余,对苏承欢的态度也无形中有了一些改变。

“好好好,我都听老爷的,以后不在承欢面前说那些个事情便是。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不是心疼我们承欢吗,老爷您只当就您一个人心里有承欢啊。来,承欢,娘陪你回房,看看给你准备的房间你喜欢吗,若是不有不满意的地方,只管跟娘提,娘马上叫下人们按你的要求重新准备!”

笑盈盈的拉着苏承欢的手,也不管苏承欢是否乐意,苏夫人已经迈着小碎步朝里屋走去。

苏承欢暗自翻了个白眼,口中却是谦恭的说了一句:“谢谢娘!爹,那我跟娘先去了。”

回头又认真的跟苏将军打了招呼,苏将军对她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苏承欢也想回报她以女儿的真心,因此眼中虽父亲的依恋表露无遗。

苏将军心中微微颤了一下,女儿刚才那一眼,像极了一个人,一个他放在心底许多年从未忘记过的人。

他挥挥手,露出一个慈祥而宠溺的笑容,示意承欢跟着苏夫人去吧,自己却依旧站在那里,发了半天的呆。

他的承欢,终于回来了!这个认知,让他没有因女儿被夫家休作下堂妇而觉得丢人,反倒有些许的欢喜。承欢那般柔弱,身上又有那样的印记,以后还是留在自己身边吧!或许他不能给承欢一个乘龙快婿,却可保她一世无虞!

苏承欢就这样被一路带往自己的住处,走过回廊时,忽然遇上了一个人,那人眼里的错愕让苏承欢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大哥,您也在啊!”

扬起笑脸,微笑着同他打过招呼,苏承欢决定忽略他刚才一闪而过的几乎让自己误会的表情。

苏承乾是苏承欢大伯的长子,亦是苏家孩子们中的老大,如今已经是朝廷武将里颇为被皇上器重的后起之秀。

他英武的脸庞上还有着来不及拭去的汗珠,一身劲装也有些汗湿,想来是刚从演武堂练功回来。

“哦,二婶好!承欢回来了,怎地都没有听说?你还好吧。”

一边同苏夫人打过招呼,一边望着苏承欢问道。

苏承欢看着他,心想这倒奇了,苏家的女人们一个个对自己如擦狼虎豹一样,从苏紫瑶到苏夫人,那样子都恨不得把自己拆吃入腹才痛快,可偏偏苏家的男人望着自己的眼神却都是说不出的温和与关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异性相吸?自己到了古代反而异性缘一路看涨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