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母亲 月色 小明    
 学姐 老师 嫂嫂 秦雨 岳母 快乐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反刑讯杀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03:04:34

“砰、砰!”两把木质枪托狠狠地地砸在了王炎的后脑,他拼尽力气后转身看向身后,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fuck!”眼瞅着着王炎晕倒在地,维尔波一扫颓唐的气势,拣起掉在地上的步枪,又腰板了腰杆。当王炎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脑后传来一阵剧烈地的痛疼,陷入昏迷之

>>>《玩命之徒》章节目录<<<

《第六章反刑讯杀人》精选

好书推荐:

“砰、砰!”两把木质枪托狠狠地砸在了王炎的后脑,他用尽力气转身看向身后,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fuck!”眼看着王炎昏倒在地,特尔波一扫颓废的气势,捡起掉在地上的步枪,又挺直了腰杆。当王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脑后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昏迷之前的经历在他的脑海中快速回放,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灰色的水泥砖墙充满了原始粗犷的气息,实木房梁还残留着腐烂的树皮,上面挂着几个s形的钢筋铁钩,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一间充满了非洲部落特色的刑房。王炎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双手被反锁在身后,门口的守卫看到他清醒以后立刻跑了出去,不一会儿特尔波和几名陌生人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该死的中国人!”特尔波咬牙切齿的冲上来,一拳打在了王炎的嘴角,愤怒的目光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咳……呸!”一口带着血丝的浓痰落在特尔波的脸上,王炎的嘴角微微一扯,脸上露出一副嘲讽的模样。“我要杀了你!”“老子借你两个胆儿,是个爷们儿就动手!”特尔波站在原地狠狠地瞪着王炎,目光不时看向站在他前面的一名老者,却始终没有拔刀动手。老者看上去六十来岁的年纪,精瘦的面孔上长满了皱纹,眼中散发着深邃的目光,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你好,中国人!”王炎顿时一愣,老者说的竟然是汉语!虽然听上去有些生硬,但是发音却很标准。“你……会说汉语?”他疑惑的看着老者,希望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答案已经有了。“我当然会说汉语,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巴迪·雅马哈。”“王炎!”“我喜欢中国,因为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那你应该懂得我们的待客之道!”王炎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向雅马哈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当然!”“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枪!”“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伴随着雅马哈的声音落下,屋子里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各种复杂的目光落在王炎的身上,似乎都在思考他究竟是选择生存还是死亡?“你说呢?”王炎抬头看着雅马哈,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不知道他正处在生死一线的边缘。“你是军人!职业军人!”“嗯哼,”王炎笑着耸了耸肩膀,示意雅马哈继续说下去。“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旅游啊!”“你看我傻吗?”王炎笑而不语。雅马哈扭头看向身边的一名老者,笑着对王炎说道:“这位是沙米尔,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杀猪的?”沙米尔站在桌子旁边,打开上面的一个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刑讯用的器具。“沙米尔是一名刑讯拷问的高手,我知道你肯定受过特殊训练,但是沙米尔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你一定会说实话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你们不相信呢?”沙米尔拿着一支红色的药水和一个注射器缓缓的走到了王炎的身后,然后撸起他的袖子,缓缓地打入了他的体内。“嘿,老头儿,你的注射器消毒了吗?你应该用酒精擦拭胳膊,防止发炎!”王炎皱着眉头十分严肃的看向沙米尔,在这片充满了战火的土地上同样充满了各种细菌,他可不想因为交叉感染而毒发身亡。“这针对你有帮助,药效发作以后我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好好谈谈了。”沙米尔第一次开口,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却带着强烈的自信。“好好享受沙米尔的热情款待吧……。”雅马哈和沙米尔带人离开了房间,特尔波却留了下来。“该死的中国人,我要亲手杀了你!”“呵呵!”特尔波走到王炎的身后,拔出腰间的匕首在王炎的胳膊上缓缓地切开了一条长达十公分左右的口子,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整条胳膊。“你一定很疼吧?哈哈哈哈……!”“你放心,我会慢慢的折磨你的!”“你一定会死在我前面的!”王炎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涣散,脑袋不停地晃动着,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特尔波挥舞着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伤口上,飞溅的鲜血染红了两个人衣服,特尔波狰狞的神色却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当沙米尔再次出现的时候,特尔波正坐在王炎的身边擦拭着沾满了鲜血的匕首。“特尔波,谁让你动手的?”“我要亲手杀了他!”“该死的!如果在没有得到情报之前他就死掉的话,雅马哈会亲手杀了你的!”特尔波的身体颤抖着,双眼死死的盯着王炎,却无奈的收起了匕首。“我会守在门口,等得到情报以后,我会亲手杀了他!”王炎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身上除了胳膊那道伤口之外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在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沙米尔就走到了工具箱旁边。“在审讯开始之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有。”王炎缓缓的抬起头,对沙米尔说道:“我即将要杀死你。”“原来如此,那你怎么杀呢?”沙米尔不疾不徐的在手上戴上橡胶手套,似乎在为接下来的审讯工作做准备。“首先,我会把你当挡箭牌;然后,用桌子上的手术刀把特尔波那个白痴给干掉;最后,我会扭断你的脖子!”“你凭什么以为你能办得到呢?”沙米尔戴好了手套,手里拿着一把小手钻转身看向了王炎,正好挡住了特尔波的视线。“你还记得锁着我的手铐吗?”“嗯!”沙米尔点了点头。“我给解开了!”王炎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双手从身后出现在了沙米尔的眼前。沙米尔的眼中爆发出一阵惊恐的目光,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就被王炎用胳膊勒住了脖子。站在门口的特尔波发现情况不对,刚刚举起手里的枪就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插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前苏联的吐真剂已经过时了,难怪你们这些人成不了气候!”王炎在沙米尔的耳边轻轻的絮叨了一句,双手交错一下子就拧断了沙米尔的脖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anmingzhit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