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谈心

发布时间:2020-01-16 13:04:42

家寨一众人都把赵凌叫作了二少庄主,虽然赵凌也并也没因为自己是少庄主的兄弟自觉高人一等,不是和许褚像的爱民护民,时时处处为村民们帮着著想,因为一众村民对赵凌也心悦诚服出来。  赵凌思忖道:的确曹操招纳自己的心还不死啊!而已自打搬去许昌来的这一段日这时许七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二庄主,大庄主叫你随他一起同去曹公府上赴宴!”。

>>>《三国护花行》章节目录<<<

《第八章 谈心》精选

  这一晚,赵凌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独酌,柳烟儿也坐在旁边,两个人正在相谈着。

  这时许七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二庄主,大庄主叫你随他一起同去曹公府上赴宴!”

  说到许七,一开始对赵凌打伤了他落他面子是很不高兴,后来赵凌登门前来亲自向他赔礼道歉之后,也让他心里释了怀。许七暗地里也和赵凌比试过他拿手的射猎技艺,结果也让许七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许七对赵凌也是敬佩有加。

  由于赵凌和许褚是结义兄弟,所以许家庄一众人都把赵凌叫做了二庄主,但是赵凌也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庄主的兄弟自觉高人一等,而是和许褚一样的爱民护民,处处为村民们帮忙着想,所以一众村民对赵凌也心悦诚服起来。

  赵凌寻思道:看来曹操招揽自己的心还不死啊!只是自打搬到许昌来的这一段日子,曹操三天两头就弄个宴会什么的,邀请大哥和我前去参加。金银财宝和锦衣玉食所赠给自己,也是不无大方,但自己却是真正不想为他卖命,夹得大哥在中间是左右为难。

  赵凌想了想说道:“我昨夜和大哥饮得甚晚,染上了风寒,身体微恙,怕是不能和大哥前去了。你去和大哥说一声,叫他为我在曹公面前解释一下!”作势就打了几个喷嚏。

  旁边的柳烟儿倒也是乖巧,站了起来抚了几下他的后背。“叫你还跟傻大个喝那么多啊!一点都不听我话的,现在好了吧?小翠你去二庄主房中取件衣物来。”

  “是!”侍立在旁的侍女应声后便去。

  许七哭丧着脸:“这个,这个还是你和大庄主说吧!”心里却想着这也太假了吧,这样就算是染风寒了呀,如果我这样跟大庄主说还不挨他一顿臭骂嘛。

  “没事的,你就照直和大哥这样说行了!他会知道的!去吧去吧!”说完赵凌摆了摆手示意许七退下。

  等到许七身影走远了,柳烟儿一下子伏在赵凌的后背上偷笑不已:“哈哈哈,风哥哥你这个理由也太拙劣了,连许七都骗不过去。”手却在赵凌的背上轻擂了几下。

  赵凌叹了口气,“我也没办法啊,实在是我不想去见曹操。”说话间把柳烟儿从背后拉了起来,扶到自己面前坐好。

  “为什么?我记得曹操好像后来变得势力是最强的啊?怎么你不愿意在他手下吗?”从曹操的表现来看,再笨的也人看得出来明显是想招揽赵凌之意,更何况柳烟儿这样一个鬼灵精怪的人。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很不喜欢他,打心里的不喜欢。”赵凌正色了一下说道。

  “哦,那你喜欢谁呀?”

  赵凌看着柳烟儿的眼睛里清澈目光,微微有点心动。心里在想着:我说我喜欢你,你会相信嘛?口里应道:“一时之间我也说不上,只不过我是真的不想帮曹操。许昌这里我们也不能久呆,我想曹操虽然现在对我是礼遇有加,但到最后撕破脸皮的时候,仍会毫不留情的。”“不为我用,必杀之。”曹操的这一手玩的很是炉火纯青,像荀彧就是一个的例子。

  “你做主好了,反正你去到哪里,我是跟到哪儿了的!”柳烟儿也微叹了口气说道。眼睛却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又想哭了呢,到时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就不好看了。”赵凌最是见不得女人哭的,一下子也就慌了神起来,连忙柔声安慰起柳烟儿来,并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花儿。

  柳烟儿看着赵凌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一时之间倒把赵凌愣住了:“我没事了啦,只是有些伤感罢了。”

  赵凌呐呐的坐了下来:这女人还真是善变啊。

  柳烟儿停了一会见赵凌没有反应,便问道:“风哥哥,你又怎么了?”

  “没事啊我!”赵凌回过神儿来说道:“烟儿,我发现你是变了好多。”

  柳烟儿狡黠地问:“那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呀?”

  “我也说不上来!”赵凌摇了摇头,“以前你是明星,看起来是很接近,但感觉上却是很遥远。可能是那种气质,还有就是你的言行举止上让人感到两种不同阶层的人之间的距离感吧,不过现在倒感觉不出来了。”

  柳烟儿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做明星真的好累。我每天都不得不刻意装扮着自己的心情,谨慎地做着每一件事情,生怕行差踏错一步,就会引来众多的攻击。我每时每刻都像是如履薄冰一样,战战兢兢的。”

  隔行如隔山。赵凌也没有想到过柳烟儿的背后有着这么些个无奈。

  柳烟儿顿了顿又说了,“我们艺人大多只能在公众的面前展示自己的乐观,但是自己的委屈和无奈却只能深埋在心底或者晚上关起门来自己品尝,那样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得到的。而现在这个新的环境,我就像是另一次新生了一样。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在我周围也没有聚集那么多恶意的眼光,我觉得自己现在才算是真正的为了自己而活,所以也不用刻意伪装自己,刻意去奉承别人,这样的日子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啊。”

  赵凌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像是被用锤子重重地锤了一下似的,他揽过柳烟儿的肩头,靠到了自己的胸膛上边,仿佛要把柳烟儿的委屈全部安置在自己的身上,给她一个可靠的臂弯。

  柳烟儿靠在他的怀里细细地说着,“如果说没有你的身边,我想我可能真的会疯掉。莫名其妙的被弄到这里来,我想任凭是谁也都是无法接受的。那时当我听许七说到黄巾贼的时候,我就想着,还好有你陪着我。所以也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你,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赵凌想到柳烟儿在最初见到许七和许褚他们的那样的淡定自若,心说怪不得了,我当时还以为这丫头少根筋还是什么的。

  “你说我们到底算是死了还是怎么样的呢?我现在都感觉自己不像是活在真实里面呢?”柳烟儿又问道。

  赵凌没有说话,捉起柳烟儿的手,照着她的食指,轻轻的咬了一口。

  “呀!疼!”柳烟儿赶忙把手抽回来,然后打了几下赵凌。“人家问你话呢,你咬人家干嘛呀?”

  “嘿嘿。疼就是表示有感觉,有感觉就是表示活着嘛,这都想不明白!亏你还是大明星呢。”说完敲了一下柳烟儿的头。

  “在这里谁知道大明星是什么嘛,我就只是一个柳小姐而已,嘻嘻。”柳烟儿拍下赵凌的手。“对了,还没有跟你算账呢,你跟傻大个到底说了什么了啊?怎么每次看到他,他就玩味儿地看着我就笑啊?”

  赵凌不得已把对许褚说过的解释又向柳烟儿说了一遍。柳烟儿听完以后只得无奈的苦笑,“这样的理由你都编得出来,真是服了你了。”

  “那时也是没办法嘛!”赵凌苦着一张脸说道。

  “算了,本小姐也不跟你计较了,哈哈,你以后就是本小姐的手下了,得认真听话啊。”柳烟儿释然地笑了一下,便想要捉弄起赵凌来。

  “是是是。小姐的话,小人哪敢不听。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叫我赶牛我绝不会撵鸡。”赵凌也嘻笑了一下就接了起来。

  “去死了啦你。”柳烟儿嗔骂了一句,便伸手打了赵凌几下。

  赵凌捉住她的手,不再说话,重又把她搂在了怀里。

  “风哥哥,你说会不会有天堂啊?”

  “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不相信有天堂!”

  “讨厌了你。那你说爸妈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要不给他们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啊?哈哈哈”

  “人家跟你说正经呢!”

  “我真不知道呀,要不我们再试试自杀一次,看看能不能回去咯!”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点的话嘛。”

  “好好好好,他们现在应该很开心,很快乐呢,因为我们都没有事嘛。”

  “我们都这样了还叫没事呀?”

  “当然啦,因为我们都还没死嘛。”

  “那你给我说个故事听。”

  “真要说?”

  “说嘛。”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住着个老和尚……”

  “……”

  赵凌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底。穿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也搞不清楚。他想起曾经看到的一本书里有人曾提出来过,其实这个宇宙都是由着无数个不同的时光进程所组成的,不同时光进程历史发展也不尽相同。穿越可能就是一个时光进程中的一个突变点,跳跃到了另外一个时光进程上面。原来的时光进程的发展并没有发生改变,那个突变点可能在新寄托的时光进程上面发生作用,但即使是如何改变也不会对原先的时光进程造成影响。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相交,也就没有了所谓的篡改历史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