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玄机卜凤

发布时间:2020-02-14 17:05:05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名门皇妃》第四章玄机卜凤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带他去兰亭等我。”坐在主位上练功的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她妆容艳丽,眼角上扬,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在身后金色太阳鸟的映衬下更是气场强大。。

>>>《名门皇妃》章节目录<<<

《第四章玄机卜凤》精选

“主人,聿王来了。”卜凤楼的伙计在兰芷殿外通报。

坐在主位上练功的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她妆容艳丽,眼角上扬,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在身后金色太阳鸟的映衬下更是气场强大。

“带他去兰亭等我。”

“是。”

她从主位上站起来,转身进入身后的房间里。

裴聿祯跟着引导进了兰亭,不得不说这个卜凤楼的格局十分奇怪,像是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

兰亭环境清雅,四周种满了兰花,隐隐传来一阵阵的暗香。

侍者给裴聿祯斟了一杯茶,“王爷请喝茶,我家主人稍后就到。”

裴聿祯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没有动。

“王爷连卜凤楼的茶都不敢喝吗?”

一个婉转清朗的声音传入耳朵,裴聿祯回头,看到卜凤一身华服缓缓而来,她坐在裴聿祯对面,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听说王爷已经找到那个女人了?”

“是。”裴聿祯不以为然地笑了,“本来以为真的要上天入地,其实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准备把她送进宫里?”

“等待时机。”

“啧啧啧,你还真是了解他,所以能对他下最黑的手。”卜凤把玩着手里的白瓷茶杯,“我倒是好奇,那个位子当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这就不用你多言了。”裴聿祯没回答。

卜凤不以为意地扬了扬眉毛。

“不过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总觉得那个女人好像认得我。”

“哦?”卜凤笑了笑,“怎么讲?”

“就是她好像真的很了解我,而且愿意为了我付出……我说让她去追杀死士,她居然答应了。”

“这不正是王爷你想要看到的吗?这样岂不是省去了很多麻烦?况且,你不是也很了解她吗?”

“不一样,我对她的了解是因为我提前做了很多功课,她所有的消息都是你卜凤楼给我的,而她对我仿佛是天长日久下来……”

“那看来那位姑娘与王爷相比更胜一筹啊!”卜凤打趣。

“今天找你主要是为了问问你舒家的事情。”

“尽管问。”卜凤甩了甩袖子。

“这一代舒家要送来朝廷的人是谁?”

“怎么,准备朝舒家下手了吗?”卜凤看着裴聿祯,“虽然说舒家和各国签订盟约不参与政事,但是各国一直向舒家要人,不过从三年前长沙一战之后,舒家就已经没落了,而且舒家这一代的圣女至今下落不明,所以我觉得不用再花大精力去舒家了。”

“如果我能得到舒家的支持,那么我就能……”

“聿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这么执着,您也看到了太子继位以来国泰民安,您这才是把百姓推进水深火热之中,况且舒家家主之位形同虚设,只有圣女令符才能号令舒家,就算现在拉拢了舒家,也只是要了一个空壳。”

“卜凤,你刚才说圣女在长沙一战之后消失,长沙一战之后太子回朝,并且在继位之后秘密下令寻找诺沁,我听说诺沁曾在舒家学习剑术,那你说,她会不会就是这个舒家圣女?”裴聿祯推测。

“她有令符吗?没有令符谁会承认她是舒家圣女?”卜凤泼了一盆冷水给裴聿祯。

“哼,本王就不信,区区一个舒家能难住本王,何况现在舒家元气大伤,若是本王主动向他们抛出橄榄枝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裴聿祯冷笑,“你有没有查清楚这个舒和到底是什么人?”

“很难查,知道她底细的人,除过王上,已经全都死在长沙了。”

“舒和也是长沙国的人?或者说她也有可能是舒家的人?”裴聿祯皱着眉,“还有,不要在我面前提起王上,懂了吗?”

“王爷您这是嫉妒?”卜凤笑出声。

“卜凤,你是本王的谋士,为何处处替他说话?!”裴聿祯打翻了白瓷茶碗,浑身戾气地站起身,眼中满是不悦。

卜凤皱了皱眉眉头。

“王爷,您自然是知道我为什么替王上说话的,王上一代明君……”

“够了!”裴聿祯打断她,“你是当今天下第一的神算子,那我且问你,我究竟能不能坐上那个位子!”

“你……”卜凤叹了口气,“王爷还不够你做吗?定要做王上。”

“如果不是长沙一战,现在就应该是我坐上那个位子!”裴聿祯越说越激动,“本王在问你,本王究竟能不能当上王上!”

“能。”卜凤回答道。

裴聿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那便对了。”

“不问问代价?”

“不问,自古以来但凡是成大事者,必是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他不就是靠着战争登上皇位的吗,那我就用战争把皇位抢过来。”卜凤看到裴聿祯眼中尽是贪婪。

“如果这个代价会让王爷一生遗憾呢?!”卜凤声音高了几个度想要唤回他。

“这天下诸事,只有坐不上王位才会让本王一生遗憾。”裴聿祯笑道,“那你可否再告诉本王,本王还要等多久?”

急功近利。

卜凤没说话,他十岁出头的年纪她就做了他的谋士,她为他出谋划策为他打探消息,如今已经十年了,他变成了今天这样本在她意料之中,她本想帮他走正路化了劫,谁知道人总是逃不过天命。

“等一个时机。”卜凤看着裴聿祯意气风发的样子心中却是满满的担忧。

“时机什么时候到?”裴聿祯追问。

“不知道。”

“你这是什么话!怎么会有你卜凤不知道的事情!”裴聿祯对卜凤有一些不满。

“王爷,卜凤只是实话实说。”卜凤有些生气,自然也是被问得不耐烦了。

“那本王要你何用!”

“王爷若是想要快,那卜凤给王爷指条路也无妨。”卜凤轻笑。

“快说,是什么?!”

“王爷去一趟垄山,去沉望峰,求娶舒家大小姐,这样一来舒家家主自然是向着王爷的。”

“可是……”

裴聿祯脑海中突然划过舒和的脸。

怎么是她,该死。

卜凤有些意外,裴聿祯居然犹豫了,难道不是只要有利于他登上皇位的事情他都会去做吗?看来她还是不够了解他。不过既然这样,她也猜到是为什么了。

“卜凤要提醒王爷,舒和是你手上的王牌,你可不要……”

“不用你说。”裴聿祯的愤怒源自于卜凤看破了他的心思。

卜凤没在说话,裴聿祯为什么每次来卜凤楼都这么暴躁呢,她每次听到裴聿祯要来都觉得头疼,说话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好听惹他生气,可是越是小心翼翼越是适得其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