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见若惊鸿

发布时间:2020-02-14 17:05:10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名门皇妃》第六章见若惊鸿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哎呀,跑了这么多天了都没好好的吃一顿饭,肚子好饿。她从马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男装,死士跑了不就相当于她完不成任务了?那她要是就这样回去裴聿祯还不杀了她啊!不管了,反正裴聿祯说了会有帮手的,等帮手来了再说吧。。

>>>《名门皇妃》章节目录<<<

《第六章见若惊鸿》精选

舒和快马加鞭赶到长安州,可是一进入长安州,几个死士像突然失踪一样,一下子不见踪影。

她从马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男装,死士跑了不就相当于她完不成任务了?那她要是就这样回去裴聿祯还不杀了她啊!不管了,反正裴聿祯说了会有帮手的,等帮手来了再说吧。

哎呀,跑了这么多天了都没好好吃一顿饭,肚子好饿。

诶,金缕阁?!

舒和牵着马一扭头,看到了路边的门牌,这就是古代的青楼吧,既然来了,怎么能不去青楼体验一把呢!

她手握缰绳,尽量显得挺拔俊俏像个公子,整了整衣领走向金缕阁。

“哎哟,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啊,快请进快请进。”老鸨是个眼尖的,“快把公子的马牵去喂了。”

舒和背着手跨进金缕阁,打量着古代的妓院。

在舒和身后,大街的拐角处慢慢转出一袭淡紫色身影,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那个男人形态优美极了,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一顶羊脂玉发冠衬得他气质出尘。鼻梁高挺,薄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他注视着那个身影,目光深邃而澄澈。

“爷,怎么了?”那个男人身后走上来一个侍卫模样的人。

“那是金缕阁?”

“正是。”

“我们这几天住进去吧,大家都辛苦了。”

“啊?”显然那个侍卫有些震惊,“爷,那可是……”

侍卫觉得不太对劲,自家爷向来是江山为大不近女色,而且御下极严,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在工作之余逛青楼消遣的,重点是爷的身份住青楼,影响是真的不太好。

“爷可是看到了什么人?”侍卫问道。

那个俊美的男人点了点头。

“是,属下这就去办。”侍卫退了下去。

紫衣男人看着金缕阁的方向,久久不能回过神。

舒和被金缕阁的奢侈惊讶到合不上嘴,啧啧啧,豪华啊,真豪华,还有大舞台,这么多座位这么多房间,这么高的吊顶,大白天就有这么多这么多人来找姑娘,真是热闹。

“公子,坐这儿。”老鸨把舒和摁在最靠近舞台最中间的座位上,“我这就给您找姑娘。”

舒和脑子突然一痛,哗的一下闪过一个画面,有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一脸笑意地把一个男孩摁在座位上:“坐。”

她扶着自己的脑袋,揉了揉太阳穴,造了什么孽画面感这么强,逛个青楼都逛不安生。

正出神,老鸨已经带着一群莺莺燕燕围在了她周围,一群人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脂粉味道呛得舒和连连咳嗽。

“让她们都下去吧,给我来一壶酒。”

“啊?”老鸨一愣,没想到这小公子是吃素的。

“按我说的来吧,她们吵得我头疼。”舒和皱了皱眉。

“是是是。”老鸨挥了一下手里的手绢,“还不快去给这位公子拿我们最好的酒!”

一个小厮急急忙忙跑过来在老鸨耳边说了句什么,老鸨表情一下子变了,连走带跑去了门口。

舒和摇了摇头,估计又是哪个大官名人来逛窑子了。

侧目一看,老鸨战战兢兢引着几个人进来,为首的男子一身紫衣加一条银色披风,身姿优雅,深情淡漠,他带着的几个人也都器宇不凡,他们从大厅里一处最不起眼的小楼梯上了二楼。

目光对视的一瞬间,舒和的心差点跳出来。

她敢说就这一瞥,小鹿不仅乱撞而且已经撞死无数次了。

这个男人长相清朗龙眉凤目,气质绝佳,堪比谪仙,虽然不算是平易近人但是看着就舒服,相比之下裴聿祯倒是显得有一股子阴沟气了。

她看到那个男人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消失在楼梯拐角。

完了,那她的花痴样子不是全都要被他看到了?!重点是她现在一身男装啊!会不会被认为是断袖啊!要不要去解释?解释什么啊人家又什么都没说贸然去解释不是多此一举吗!

算了算了,喝酒喝酒。

舒和一下子喝完了酒盅里的酒。

她紧紧闭着眼睛,皱着眉,用手捂着脸低下头,古代的酒这么辣?!

舒和也要了一间房子住下来,老鸨告诉她今晚有金缕阁每月最盛大的演出,可以在晚饭后移步大厅。

辛苦了这么多天,一定要好好犒劳自己的胃。

舒和溜进金缕阁的后厨,啧啧啧,好香啊,长安州第一青楼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各地菜式应有尽有,菜色品相那都是一等一的好。

厨子和杂工忙碌着,吵吵闹闹有着浓重的市井气息。

她背着手非常满意地转了一圈,然后蹦蹦跳跳出了后厨。

黄昏已至,金缕阁人声鼎沸,大家都在大厅舞台前面坐好,期待着今晚的演出。

舒和坐在椅子上斟了杯酒,嗑着瓜子打量四周的人。

他也来了?

一侧目,那个紫衣的男子就在她右后方的桌上坐着,后面站着几个侍卫。

他面无表情,不喝酒也不进食,正襟危坐,桌上放着一把折扇。

舒和撇了撇嘴,既然都来逛青楼了还装什么矜持,真是无趣。

演出已然开始,舞台上洒下一片片花瓣,扬起一阵阵烟雾,大幕拉开,后面坐着一位白衣姑娘,戴着面纱,手指轻轻拨动琴弦,悠扬的音乐在指尖缓缓流淌。宾客被琴声吸引,整个大厅安静下来,大家纷纷揣测台上的美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大幕四周落下红绸,有七个姑娘扯着红绸在大厅翻转腾挪数次,屡屡从宾客之中穿过,有人便拉住姑娘们的衣裙,这几个姑娘身姿玲珑,轻轻一闪客人便扑了个空。

七个人落在舞台中央,轻纱飘飘,舞姿翩跹,宛若天仙。

台下看客如痴如醉,众人正沉迷其中的时候,七个女子突然同时跃起,翻过舞台的围栏向舒和冲过来,舒和心中一惊,大叫不好,她以为聿王府的死士全是男性,倒是忽略了这些漏网之鱼。

其中一人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向着舒和劈过来,舒和急中生智打了个滚躲开,然后迅速抽出了长剑,挡住了剩下几人的进攻。

唉呀妈呀,闪到腰了。

别搞我啊兄弟,命重要啊兄弟,爸妈养活这么大不容易啊,这一言不合就拼命真不是啥好习惯。

很快,紫衣男子的目光落在舒和手里那把剑上,神情有些不自然。

舒和万分无奈,余光看到身后刺过来的三把剑,纵身跃起,轻功踩上三把长剑,随后侧身一脚,踢中其中一人。

咦,这具身体伸手还真是不错,想什么招式能使得出来,嘿嘿,看来以前看的那些武侠小说里面的绝世武功能派上用场了。

客人们私下逃散,纷纷躲起来,生怕刀剑无眼伤到他们。

“鹿辛,看她的招式。”紫衣男子紧紧皱着眉。

“不可能。”鹿辛站在那男子身后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可能,他的招式内功怎么会和我的一模一样?!”

紫衣男子一阵沉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