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情迷长安

发布时间:2020-02-14 17:05:12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名门皇妃》第七章情迷长安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很难得面无表情的紫衣男子皱了皱眉头。“七星莲花阵?!”鹿辛心中一惊,随后转向紫衣男子,“是聿王府的死士!”。

>>>《名门皇妃》章节目录<<<

《第七章情迷长安》精选

七个杀手联手摆了阵法,一个个训练有素向着舒和刺过来。

“七星莲花阵?!”鹿辛心中一惊,随后转向紫衣男子,“是聿王府的死士!”

难得面无表情的紫衣男子皱了皱眉。

舒和感受到阵阵剑气和掀起来的风,看着冲过来的七个人从四面八方围住她她竟然不知道要往哪里躲。

哇哇哇,各位大哥不要这么认真吧,我妈还喊我回家吃狗粮呢!

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个人挡在她身前,她看到那个紫衣男子打开折扇,一把白底紫花的折扇,扇骨延伸出来的地方是机关暗器,长剑被紧紧卡在暗器之间,他手腕一用力,折扇翻转,叮地一声,被卡住的长剑居然纷纷断裂掉在地上,几个杀手大惊失色,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他转身,折扇挽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折扇划过几个杀手颈部,杀手纷纷倒下。

剩下两个杀手见状,对视一眼之后从大厅侧面破窗而出。

“追!”鹿辛正要下令。

“鹿辛,不必追。”他声音清雅。

“是。”

“这位姑……公子受惊了。”男子收了折扇,脸带笑意,行了个礼,“在下裴昱宸,敢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多谢裴公子救命之恩。”舒和清了清嗓子,扮作一副憨厚模样,“你叫我小舒就行。”

“小叔?”裴昱宸重复了一下。

舒和硬是忍住了应一声“哎!”再加一句“侄儿好”的冲动,毕竟这个裴昱宸本身功夫不低还带了一群侍卫,等下要是被群殴就惨了。

他一叫出口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舒和直接高了一个辈分,成了叔叔辈,而且裴昱宸那么正经的声音叫这么有趣的称呼,其实还真挺违和的......

“算了算了。”舒和真是觉得头皮疼,“我叫舒和。”

“不知可否邀请舒公子小酌一杯?”裴昱宸温文尔雅做了个请的手势。

青楼的老鸨赶紧吩咐手下人收拾大厅,安抚宾客重新开始安排演出。

舒和也不拒绝,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坐在裴昱宸旁边。

裴昱宸整了整袖边,修长的手指拿起酒壶,另一只手顶着盖子,给舒和斟酒,透明的酒水从酒壶流出,不管是量还是速度都被他控制得正好,整个动作流畅优雅,舒和从没见过倒一杯酒都这样风雅的人,他仿佛就像一幅画,安静沉稳。

“公子请。”

“请。”舒和总是傻笑。

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舒公子为何来这长安州?”裴昱宸微微一笑。

“我来玩啊,那你为什么来啊?”舒和反问。

“来找人。”

“找什么人?”

“故友。”

“诶,那你这朋友长什么样啊?说不定我见过呢?”

在喧闹的金缕阁之中,在混着脂粉香味的空气当中,在水秀丝竹大红帷幔之下,裴昱宸看着舒和轻轻一笑,他眼中仿佛万丈星辰,目光灼灼如月华一般。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美?

繁华世界我自是一股清流?

任风雨来袭我自岿然不动?

舒和看着他有些失神。

“舒兄?”裴昱宸看她盯着自己发呆便唤了他一声。

“咳,抱歉,兄弟,是我失态了。”舒和低低咳嗽一声觉得有些尴尬。

“无妨。”裴昱宸又是一笑。

天呐这个笑容的杀伤力太大了,舒和不太敢看他。

“舒公子刚才在问我的故友?”

“奥,我就是好奇,好奇一下……”

“嗯,她就像舒兄这般。”

“我?”舒和有些惊讶,反问了一句。

“嗯。”裴昱宸点点头,“在下看到舒兄时,就觉得十分熟悉。”

虽然仔细想想觉得裴昱宸说话挺尴尬的,可是看到他儒雅的神态举止,却觉得他句句属实,无限真诚。

“那既然这么巧,不如我们就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呗?”

“嗯?”裴昱宸显然非常意外舒和居然要和他结义金兰。

他有几分无奈。

“好。”裴昱宸笑着答道。

“昱宸,这……”鹿辛皱着眉想要阻止裴昱宸。

“无妨。”裴昱宸打断了鹿辛,“你去准备一下。”

“舒兄,请。”裴昱宸邀请舒和移步大厅之外。

大厅之外正是烟花表演,瞬息万变的烟花,曼妙地展开她一张张浅黄、银白、洗绿、淡紫、清蓝、粉红的笑脸,美不胜收。

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花瓣如雨,纷纷坠落,人们似乎触手可及。

在激动人心的巨响和脆响中,整个长安州的上空都被焰火照亮了,染红了。一团团盛大的烟花象一柄柄巨大的伞花在夜空开放;像一簇簇耀眼的灯盏在夜空中亮着;像一丛丛花朵盛开并飘散着金色的粉沫。

焰火在夜空中一串一串地盛开,最后像无数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依依不舍地从夜空滑过。

“哇——”舒和发出一阵惊叹,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烟火表演了,脸上满满是期待地欣喜。

落下的小火苗穿过黑暗的夜空。

裴昱宸低头看着她,烟火在她眸中映出倒影。

时间仿佛静止在那一秒。

璀璨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而光彩一瞬,多么美丽的烟花,仿佛寄托着美丽的希望,仿佛寄托着爱的光芒。

舒和突然抬头便对上了裴昱宸的眼睛,他轻轻眨着眼睛,眼神深邃,看着舒和仿佛是端详着一件稀世珍宝。

气氛突然安静,喧嚣的烟火仿佛与两人无关,裴昱宸低下头,缓缓吻上舒和的唇。

舒和始料未及。

裴昱宸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后退一步,“姑娘,在下唐突冒犯,还请恕罪。”

“啊?”舒和愣了一下,“你……你知道我是女的……”

裴昱宸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那你还要和我结义金兰……”

你知道我是女的你还亲我!**!可是看着裴昱宸的脸,她却骂不出口了。

轻轻一个吻却让舒和有些迷离,她闻到他身上有一股熟悉的薄荷清香,可怎么也想不起究竟是在哪里闻过。

“在下只是觉得,姑娘一个人出来闯荡江湖无依无靠。”裴昱宸合起手里的折扇,“不如姑娘与在下同行,若是那些杀手再来,也好有个照应。”

“可是你刚才……”

为什么要吻我?

裴昱宸不紧不慢解下身上的羊脂玉佩递给舒和:“姑娘,这是在下贴身之物,若是刚才引起姑娘不适,姑娘尽管带着它来找我,裴某愿意负责。”

舒和接过那枚玉佩,花纹简约大气,色好水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可是不是说古代人互赠玉佩就是私定终身的意思吗?

这……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没带什么别的东西吧,不必太当真。

她抬头,发现裴昱宸已经转身走出几步。

“诶,你等等!”

舒和小跑着追上去。

“嗯?”裴昱宸回头看着她。

“我跟你走。”走就走呗,万一我一个人在这儿又来一群杀手难道要我自杀吗?

裴昱宸惊讶之余也十分惊喜。

“好。”他应了一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