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令符现世

发布时间:2020-02-14 17:05:14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名门皇妃》第八章令符现世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鹿辛不敢。”鹿辛又低头,“但是,你还得和她结义金兰,我们更本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聿王府的死士要杀她……”裴昱宸抿了一口茶:“鹿辛,你在怪我吗?”。

>>>《名门皇妃》章节目录<<<

《第八章令符现世》精选

“为什么要带着那位舒姑娘上路呢?”鹿辛不解地问道。

裴昱宸抿了一口茶:“鹿辛,你在怪我吗?”

“鹿辛不敢。”鹿辛低下头,“可是,你还要和她结义金兰,我们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聿王府的死士要杀她……”

“你是不是想起了诺沁公主,她和诺沁公主又长得一模一样……”鹿辛见裴昱宸不说话便开始猜测。

一听到诺沁这个名字,裴昱宸抬起头看着鹿辛,“我总觉得,她就是诺沁。”

“不可能,诺沁公主失踪这么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她如果真的是公主,她怎么可能不认得您,怎么可能不认得我呢?”

“如果她不是诺沁,为什么她和你的内功剑招都如此相似呢?你和诺沁师出同门,一定比我了解的多。”裴昱宸皱了皱眉,“你有没有注意到舒和手里那把剑?”

“那把剑和你的剑一模一样?!”鹿辛仔细回想,然后一阵惊恐,“当今除了您,还有这把剑的只剩下聿王和桓宇殿下,难道舒和是……”

“这很可能是聿王的圈套!”鹿辛越想越觉得害怕,“聿王知道你对诺沁公主念念不忘,所以故意找了一个和公主一模一样的人……”

裴昱宸皱着眉头不说话。

“要不要我去查一查?”鹿辛问道。

“不必。”

“可是……”鹿辛心里着急。

聿王本就心怀鬼胎,自己家主人又仁厚,一碰到诺沁公主的事就是死脑筋,要是聿王真的得逞,岂不是坏了大事。

“当初是我对不起诺沁,现在她出现了,鹿辛啊,你说这是不是上天安排的给我弥补诺沁的机会?”裴昱宸低低地笑了。

“昱宸,你要搞清楚,她只是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是公主!”鹿辛怒道。

“鹿辛!”裴昱宸皱眉。

“鹿辛只是为公主鸣不平,公主与鹿辛一起长大,鹿辛不能接受您对待别的女人像对待公主一样。”

“鹿辛,当初是你劝我说诺沁死了,如今我放下了,怎么还是你阻拦我?”裴昱宸反问。

“我……”鹿辛一时语塞。

“小心!”裴昱宸拉起鹿辛,一支飞镖正中两人身后挂着的画。

鹿辛也顾不上再争辩,急忙取下飞镖,大惊。

“昱宸!快看!”鹿辛把飞镖上的纸拿下来递给裴昱宸。

裴昱宸接过纸条,展开一看:“舒家令符,蔚县木庄。”

两人对视。

“这会不会是个圈套?有人故意引我们去蔚县?”

“是很蹊跷。”裴昱宸皱着眉,“舒家令符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人又为什么要把线索给我们呢?”

“为什么是蔚县?”裴昱宸不解。

“那我们去吗?”鹿辛问道。

“鹿辛,你现在启程先一步去蔚县打探情况,我和舒姑娘明日出发。”裴昱宸安排。

“为什么要带着她一起去?”

“把舒姑娘一个人丢在这里,于情于理都是我们不是。”裴昱宸拍了拍鹿辛的肩膀,“好了,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哦。”鹿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房间。

“蔚县木庄?”裴昱宸反复念了好几遍,随机将那张纸条放在了火上,他仔细检查确定什么痕迹也没留下之后,转身进入房间。

清晨舒和打开房门的时候,裴昱宸正站在门外,他见她出来,笑着问道:“姑娘醒了?”

“你来多久啦?”舒和对于一开门就看到裴昱宸这张脸还是挺惊讶的。

“没多久,看姑娘房间里没什么动静,所以不便打扰,于是在下便在门外等候。”

哇,这个绅士风度,给满分!

“在下要去蔚县一趟,请问姑娘是否与在下同行?”

“为什么要去蔚县?”舒和不解。

其实作为一个现代人,舒和还是挺不喜欢古人文绉绉地说话方式的,裴昱宸这个人一口一个“姑娘”一口一个“在下”显得生分,但是他语调太客气,太有礼貌,况且这一阵相处下来也没有引起不适,所以只好慢慢习惯他。

“在下要去蔚县找一样东西。”

“不知道方不方便告诉我,你要找的是什么东西?”舒和没来由一阵好奇。

“哈哈。”裴昱宸笑道,“在下要去找传说中能号令天下的舒家令符。”

江湖上但凡有人有了舒家令符的消息都不会说出来,大家都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抢了先,但他却丝毫不避讳。

舒家令符?号令天下?

听起来就很**啊,这么有趣的事情,她舒和当然要跟着去看看啦!

“何时启程?”舒和问他。

“即刻启程。”裴昱宸笑着答道。

裴昱宸和舒和共同乘坐马车,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其实应该是舒和一路上说个不停笑个不停,裴昱宸只是笑着看着她,听她说一些趣事,只有偶尔会点头附和一两句。

舒和丝毫不觉得裴昱宸无趣,她已经发现虽然他沉默寡言但是她说的一字一句他都有在认真听,他一定是个出色的倾听者。

“吁——”马车在一阵颠簸之后停了下来。

“主公,出事了!”家臣急急忙忙跑到马车前掀起车帘。

“怎么了?”裴昱宸眉头一紧,一下子从马车上下来,他回头对舒和说,“待在这里不要动。”

看到舒和点头,他才放心离去。

“裴公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就在马车的正前方一群家臣拿着兵器警惕地看着坐在路中间抱着一把梨花木琴的白衣女子,那女子眉宇之间露出浓重的杀气。

“绿樱琴师也容颜依旧。”裴昱宸对于要取他性命的人依旧是温文尔雅。

“绿樱本不愿与公子为敌,只是绿樱效忠的主子要和公子为敌,还请公子体谅。”话音刚落绿樱琴师修长的手指便拨动琴弦,琴音销魂,听到这样琴声的人仿佛失去心智一般开始跟着旋律手舞足蹈。

裴昱宸看到几个功夫较弱的侍卫家臣有些不敌,他快速点住他们的穴道,若是长久被这样的琴音折磨就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裴公子真是临危不乱啊!”绿樱琴师十分欣赏裴昱宸,“裴公子果然练习的是上乘武功,竟然丝毫不受影响。”

“是琴师高看在下了。”裴昱宸谨慎谦逊。

绿樱琴师很快注意到裴昱宸后面的马车里有动静,眼疾手快抱着古琴朝着马车的方向跃起。

舒和还在马车里!

电光石火之间,绿樱琴师和裴昱宸形成空中对掌之势,绿樱将古琴当做武器,裴昱宸另只手化作掌法打在古琴底部。

几个回合之后,周围尘土飞扬,绿樱琴师一下子落在了马车上,裴昱宸心中一惊。

“大家都知道裴公子性子向来淡漠,能让公子出手和绿樱过招,想必马车里一定有什么稀世珍宝。”说着绿樱拿起古琴一掌拍穿马车顶部。

同时舒和从马车里一跃而出,迅速站到裴昱宸身边,裴昱宸一把扶住受伤的舒和。

“听说裴公子不沾女色,绿樱原以为公子有断袖之癖,想不到今日却是大有金屋藏娇之意啊?”绿樱笑道。

裴昱宸也不恼怒,说道:“既然琴师已经知道马车里是什么,就给我们让开一条道路,不要伤了和气。”

“那可不行,我今天非要问问这姑娘是用了什么法子把裴公子收入囊中的。”

“舒姑娘对琴师来说一文不值,对在下来说确实是稀世珍宝。”裴昱宸将舒和护在身后,“琴师自己心中也应该明白,真打起来,裴某的功夫可是在琴师之上的。”

舒和脑子一下子有些卡壳,裴昱宸刚说谁是谁的稀世珍宝来的?

绿樱琴师皱着眉,确实是裴昱宸一直手下留情,若是真的动手,他的那把扇子就够要了她的命,还是不要纠缠为好。

“好,今天就先到此为止,下次见面,绿樱不会手下留情。”

“带句话给你的主人,就说裴某要去蔚县木庄。”裴昱宸笑道。

绿樱又一次狠狠拨动琴弦发起攻击,裴昱宸眼疾手快地打开折扇抵挡了进攻,再看时绿樱琴师已经施展轻功消失在树林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