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下跪道歉

发布时间:2020-02-15 01:05:09

“二姨娘的算盘打得可真精啊,我且不和你们算现在的账,但前天你让马管家被打断我的腿的账,我是严禁不算的。”“二姨娘的算盘打得可真精啊,我且不和你们算以前的账,但昨天你让马管家打断我的腿的账,我是不得不算的。”。

>>>《天下为聘》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下跪道歉》精选

听完苏宜婉的话,楚华衣顿时轻笑出声。

“二姨娘的算盘打得可真精啊,我且不和你们算以前的账,但昨天你让马管家打断我的腿的账,我是不得不算的。”

楚华衣眼底闪过一抹深意,她想要除掉这两人,不可能一蹴而就,只能一根一根拔掉他们的爪牙,最后再给他们致命一击。

马管家没少帮着苏宜婉和楚若宁做坑害她和楚庭轩的事情,她今天不仅要杀鸡,还要打猴!

闻言,苏宜婉立刻明白楚华衣的意思,眼珠子一转,脸色立刻变得肃然,对马管家厉声呵斥道:“马管家,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假传我的意思,意图伤害胤王妃。来人,将马管家关进地牢,罚一年俸禄!”

话音落下,马管家赶紧跪地上向楚华衣求饶道:“胤王妃,昨天是小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才冒犯了您,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人拖下去!”苏宜婉瞪了旁边的小厮一眼怒道。

两名小厮上前就想将马管家架出去,却听到楚华衣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你吃了雄心豹子胆,那就把它吐出来。”

“这……”马管家怔了一下,悄然递给苏宜婉一个疑惑的眼神。

“王妃,这只是一个比喻,他怎么可能吐得出来呢?”苏宜婉唇角扯了扯道。

“吐不出来证明没有吃,而他是真的胆大包天想要取本王妃的双腿!”楚华衣骤然怒道,“对我不敬亦是对王爷不敬,这种以下犯上的奴才就该拖出去打断双腿,以儆效尤!”

“楚华衣,马管家是丞相府的人,有我娘在这里做主还轮不到你来惩罚他!”被晾了许久的楚若宁终于按捺不住尖声说道。

“呵呵,你娘不过是丞相府的小妾,她的身份说白了不过是伺候我娘和我的奴婢,丞相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婢做主了?”楚华衣毫不留情的说道。

反正她今天来就是要撕这对母女的,所以压根就不怕话里带的刺太多。

果然,苏宜婉听了她的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憋着一肚子气却不能发作。

而楚若宁则不管不顾对着她大吼道:“楚华衣你这个贱人,别以为当了胤王妃就了不起了,等我当了太子妃,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宜婉赶紧拉着激动不已的楚若宁,可她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一时间大厅里静得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

飞鸿和青鸾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很期待楚华衣的下一步行动。

“太子妃?你认为皇上会让一个烂手烂脚的庶女当儿媳妇?”楚华衣轻笑,“你是低估了皇家儿媳妇的标准,还是高估了太子的忍耐力呢?”

噗……王妃果然毒舌!

楚若宁被气得满脸通红,正想继续发作,却听到楚华衣冷声道:“你们母女的账等下再算,飞鸿青鸾,将马管家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确保将双腿打断!”

“王妃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

意识到楚华衣动了真格,马管家赶紧推开抓着他的两名小厮,连滚带爬跪在她面前磕头求饶。

楚华衣无动于衷的瞥了站在一旁的苏宜婉母女,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马管家见楚华衣不说话,又爬到苏宜婉腿边哭嚎着,“夫人求求您救救我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吩咐的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他拉出去!”

苏宜婉生怕马管家将她们所做的事情说出来,没等飞鸿青鸾动手,立刻吩咐府上的小厮将马管家拖了出去。

“王妃,所有的事情都是夫人让我做的,你落水……啊……”

“王妃,你不要听马管家胡说,他是府上的老人,一直嚣张跋扈,哪里会听我指挥啊……”苏宜婉赶紧撇清与马管家的关系,心里满是忐忑。“既然马管家已经认罪了,王妃您也累了……”

“二姨娘不用着急,算完马管家那笔账,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呢。”

楚华衣笑盈盈的看着苏宜婉和楚若宁说道,只是这笑容实在太瘆人了,连见惯大场面的飞鸿青鸾都忍不住后背一凉,心里默默警告自己不要得罪王妃。

“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要算那么清楚呢。你看若宁这病得厉害,还请王妃允许我带她去瞧瞧大夫。”

苏宜婉忍着气,脸上扯着笑容道。

“我也不想耽误妹妹看病,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妹妹刚才同样犯了以下犯上的罪。我念在二姨娘这些年伺候我爹的份上只要她向我道歉就好了。”

楚华衣说着坐回凳子上,抬着水亮的眸子笑着说道。

“楚华衣,我是不会向你这个贱人道歉的,我就不信你能拿我怎样!还有,我知道我的毒是你下的,识相的赶紧把解药拿出来!”

楚若宁眼中冒着一团怒火,恨不得过去撕了楚华衣那张得意的脸孔。

“想要解药?你求我啊!”楚华衣盯着她玩味的说道。

“华衣,若宁好歹是你的妹妹,你忍心看着她手脚烂掉,成为废人吗?”

楚华衣虽然只带了两名随从,但他们的身手即使丞相府的家丁全都过来也是打不过的,所以苏宜婉只能低声下气的求她。

“忍心啊!”

她就是要为楚庭轩报仇,让楚若宁尝尝成为残废的感觉。

楚华衣的话让众人忍不住想笑,却碍于气氛过于诡异只能憋住,苏宜婉的表情则像是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你想怎样?”她紧了紧拳头问道。

“很简单,你们跪下来向我道歉,然后求我,我会考虑给妹妹治疗。”

“你……”

楚若宁气得涨红了脸,想到太医都无法解开这毒,她便忍住了怒火。

“你说话可算数?”

苏宜婉想了想,最终妥协的问道。

“自然……”

楚华衣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唇角勾着莫测的笑容。

“好!”

只要楚若宁的手脚好了,以后成为太子妃自然有机会收拾她,现在他们便忍下这口气。

苏宜婉拉着楚若宁的袖子,两人双双跪在楚华衣面前向她道歉。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麻烦妹妹告诉太子我愿意与他合作。”

说完楚华衣起身,抚了抚裙子上的褶子便往外走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