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 蚀骨深伤在心上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4:50

岳翎静养了几日,终于等到也可以一下床四处走动,初春的花也开了不少,成天闷在屋里,也也真乏味,哀求了几日,云楼、云岚才许她四处去走走,青石板的小路上,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岳翎慢慢的的转着,貌似雪棋没了去处,只好默默的跟在后面,岳翎望着云家兄妹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的像个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四章 蚀骨深伤在心上》精选

岳翎休养了几日,终于可以下床走动,早春的花也开了不少,整天闷在屋里,也着实无趣,央求了几日,云楼、云岚才许她到处走走,青石板的小路上,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岳翎慢慢的转着,倒是雪棋没了去处,只得默默跟在后面,岳翎看着云家兄妹保护自己,保护的像个瓷娃娃,心里不免哂笑,她堂堂幽灵山庄的庄主,怎得好像变成了废人一般。三个人漫游漫游的转着,却见一个小厮跑了过来。对着三人行了礼,在云楼耳边说了几句,云岚和岳翎明显看到云楼的神色变了变,“去回话,父亲不在,轰出去。”转身想扶着岳翎继续走,小厮却是立在原地,心里想着,我滴亲少爷啊,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啊,是我想轰就能轰的?不得已向着岳翎和云岚投去求救的眼神,还是云岚先问了:“发生了何事?”小厮看了一眼云岚,又扫了一眼岳翎:“大小姐,是,是文相来了,说是来接表小姐的,现下老爷未归,老国公还在休息,奴才不知如何是好,就来问大少爷,可大少爷说,说让我把人,轰出去,两位小姐,你说这·······”小厮面上难掩囧色,话音刚落,就听见岳翎扑哧笑出了声,她这个表哥还真是有意思的很,估计把丞相轰出去的话,也只有他敢说了。岳翎笑着拉了拉云楼的衣袖:“好啦,表哥,舅舅不在,你怎么也得去看看,毕竟他还得和舅舅一朝为官呢,去敷衍,敷衍也就是了,左右我不回去,他还敢来抢人不是。”岳翎眨眨眼,又看看云岚,云岚也点头:“是啊,你去看看吧,不要让旁人说咱们云家失了分寸礼节,我陪着翎儿就是。”云楼纵是不情愿,看着眼前的两人,也只得离去,临走还不忘嘱咐一番,惹得岳翎两人只得赶人走了。却说这岳林两人在前厅等来等去,也只等来了一杯清茶几盘点心,甭说岳翎,连云家人的头发丝都没看到,虽说他故意找了一个云斌不在的时候来,也是怕他多加阻拦接回岳翎的事,可是云府的少爷总是在的,可如今是个什么意思,看看时辰,再拖下去,云斌就该回了,事情也麻烦了。着急的心,让他片刻也坐不下了,在前厅徘徊了起来。云楼一出来,便看到岳林不安的晃来晃去,秦苑倒是安静的坐在一旁,搅着帕子,不知在想什么。旁边立着两个小厮,桌上摆着成堆的礼物,气归气,面上还得装一装,云楼稳了稳心绪,上前行礼:“文相好,家中事多,家父不在,故而来晚了,还请见谅。”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岳林纵是气的要死也无可奈何,只能摆摆手:“不碍事,不碍事,贤侄几年不见,倒是出落的一表人才了,云将军好福气啊。”懒得和岳林寒暄,更懒得和秦苑打招呼,云楼很自然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这么多年,任谁见了秦苑都得毕恭毕敬的行礼道一句“丞相夫人好”,如今却被一个黄毛小子视而不见,又心想着不能坏了岳林的事,所以虽气可眼下也只能忍着。又扯了几句,岳林总算切回了正题,表明了来意:“贤侄啊,我听府里的管家说,你将翎儿接到你府上来了,不知可有此事。”云楼抿了一口茶,淡淡回应道:“有。”岳林忙堆起一脸笑模样:“那不知她人在何处,你说这孩子,怎么不先回家呢,害的我左等右等也等不到,急死人了。”看着岳林虚伪的表情,云楼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手中的茶盏重重的落在桌上,声音惊着了一脸笑的岳林和不明所以的秦苑,岳林见云楼似是生气的模样,问道:“贤侄这是何意?可是翎儿出了何事?”却见云楼一本正经,正色道:“文相好记性啊,您和府中的嫡子、嫡女相亲相爱多年,何时在意过我小表妹的死活,现在我们接回来了,您倒想起来了,您不觉得晚了点么?还是说岳相非得有人提醒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呢?”见云楼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岳林也是百口莫辩,毕竟隐瞒云离死讯,岳翎兄妹失踪这些都是事实,五年来他也的确对岳翎不闻不问······岳林神色不太好,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倒是秦苑站了起来:“云少爷,您别急,这事是个误会,您听老爷解释啊。”“解释什么?”耳边一阵浑厚的嗓音响起,云斌从外回来了,岳林一见,心知这下完了。虽说他官居文相,但自和云离相识以来,就很怕云斌这个大舅哥,而如今人家得胜归来,官拜护国大将军,武相未设,那么他与自己这个文相也不相上下,思及此,他才意识到,麻烦大了。果然云斌一回来,看到岳林两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还未腾出功夫找他们,他们倒好,自己送上门了,云楼见云斌回了,便打了招呼退下,说着去陪表妹,实则和岳翎几人偷偷躲在一旁偷听去了。却说这云斌进来,也是没给岳林好脸色,弄得岳林面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但也没办法,理亏就得忍着。云斌一介武夫,自是不像文臣那般拖拖拉拉。打仗做事,都是开门见山,有啥说啥,果然一番质问下来,直怼的岳林两人哑口无言。躲着的几人暗暗的向云斌竖起了大拇指,连雪棋都觉得,这舅老爷打仗厉害,这怼人功夫也是一流。总之说到最后,人没接成,岳林反而觉得此行自己洋相十足,妥妥的成了一个笑话,灰头土脸的从云府离开,心情很是不好,秦苑也不敢多说,只得跟上,心里却不知咒骂了云家人多少遍。上了马车,本着良好的教养,犹豫半天,还是开了口:“老爷,您别跟莽夫一般见识,他们也是心疼翎丫头才······”。“你给我闭嘴,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岳林一肚子火没地方撒,此时也真的没有好脸给她。以前他一发火看到秦苑楚楚可怜的表情还不由的心软,如今却觉得碍眼。说完便也不再看秦苑,转过头去闭目养神,却猛地回想起云斌的一句话: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女儿,都对翎儿干了什么,岳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你对得起云离的一片心么?你配说你是翎儿的父亲么?满心疑惑的岳林又转过来,看着秦苑,坚定的问道:“五年前,宁儿,静儿,你们究竟对翎儿干了什么?”秦苑被他这么一问,倒是一愣,有些心虚,却也随即恢复正常:“老爷,五年前,宁儿静儿也都还是孩子,能对翎儿干什么,是不是云将军说了什么,让老爷这样污蔑我们娘仨。”说着假装低头擦泪,岳林见她如此情状,也不好继续谴责追问,只是面色不虞:“最好没有。”闭上了眼睛,心里却十分忧虑。------题外话------我们的跳脱男主还在路上,就快来啦·······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