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 往日之伤谁之过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4:52

想当初,何林在花夕诗会上,对云离一见钟情。那时的云离尚待字闺中,却不似通常的官家小姐,养的柔柔弱弱,也不喜针织女红,反倒经常骑着马射箭,总而言之在一群大家闺秀中,她算妥妥的一个“异类”。她是云国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他是一个刚入仕的芝麻小官,实则有着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五章 往日之伤谁之过》精选

想当年,岳林在花夕诗会上,对云离一见钟情。那时的云离尚待字闺中,却不似一般的官家小姐,养的柔柔弱弱,也不喜针织女红,反而时常骑马射箭,总之在一群大家闺秀中,她算是妥妥的一个“异类”。她是云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他是一个刚入仕的芝麻小官,看似有着云泥之别的两人,却彼此吸引,走到了一起。不少人为云离可惜,毕竟以她的身份,配个王侯将相都不为过,可她千挑万选过后,毅然决然的选了岳林,这么个不入流的小官。当然这门亲事也毫不意外的遭到了云国公府上下的反对。没想到一向听话的云离在这件事上,第一次和疼爱自己的父兄唱了反调,也正是这一次的坚持,葬送了云离本该明媚灿烂的人生。岳林攀上了云国公府的嫡小姐,多少人羡慕,虽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娶了这北凉第一美人,但也终是功德圆满,在外人看来何其风光。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面对云家众人时的自卑,于是他努力的往上爬,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不靠着云家他依旧可以成功。从初出茅庐到八面玲珑,再到纵横官场,他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最后他从官场的最底层爬到了顶端,他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除了皇帝,群臣都在他脚下,他开心,他骄傲,他享受着百姓对他的赞扬,官场众人对他的忌惮,还有皇帝对他的重视。可是官场得意,情场失意。他与云离的感情,却从最初的亲密无间而越走越远。平心而论,云离此人,挑不出半分错处,孝顺公婆,对他也是关怀备至,只是相处的久了,就厌了,也不够爱了。有了钱,有了权,当然少不了被人讨好,身边的美人也多了起来,可是云离却坚决的反对他纳妾。尽管他一再保证,不会影响云离的地位,可是任凭他保证的天花乱坠,云离丝毫不为所动,渐渐的还传出了他“惧内”的传言。岳林一生最好面子,终是难以忍受,对云离也不似从前一般。因为他总想着自己是一国丞相,多娶几个妾室怎么了,全然忘了他曾信誓旦旦对云离许下的诺言,也忘了如果不是他说一生只许一人,又拿什么打动“心高气傲”的云离。最开始云离对他纳妾还会斥责还会闹别扭,最后则是冷淡和无视,两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最后一丝牵连也因秦苑的加入而彻底分崩离析。岳林醉酒,阴差阳错娶了秦苑,云离和他也陷入了冷战。岳林心中有愧,也尽力迁就云离,哪怕秦苑生下了长女、长子,也丝毫没有动摇云离的位子。好不容易,“冷战期间”属于他们两个的儿女出生了,那时的岳林也真的欢喜,毕竟少年夫妻情谊,也不是说放就放的,他也期待着云离对他的态度好一点,可是没想到他等来的不是云离的回心转意,而是彻底的失望,有了孩子,云离眼中留给他的最后一丝眷恋也没了。他生气,他愤怒,他又娶了一个姨娘回来,可是这一次云离却是不吵也没闹,平静的接受了新姨娘的敬茶,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云离的一双儿女被她教的很好,小小年纪就颇负盛名,连皇上都赞不绝口,一时间他也与有荣焉。后来云家出征了,云离却“走”了,他第一次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无数次坐在云离的院子里,回想着两人的点点滴滴,他也悔,也有过愧疚,只是斯人已逝,又有何用?他见秦氏对云离留下的儿女颇好,也是放心的将他们交于她照顾,教导,只是教导来,教导去,教成了大逆不道。北凉三十六年,秦氏又怀孕了,老来得子的他很开心,可是一碗安胎药终结了他所有的期待,他罚了岳翎,气走了岳翔,与云离有关的一切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前。五年间,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能记得那一天,岳翎跪在雨中,死不认错,倔强的小脸,那模样像极了初见的云离。还有岳翔脸上对他深深的失望,两个孩子走了,他就后悔了,只是拉不下脸,想着惩戒几天,就将岳翎接回来,也偷偷派人去打听岳翔的下落。只是没想到清屏寺失了火,岳翎毁了脸,从此再也没出后山半步,岳翔也没了踪影······这么多年,看似不在意流落在外的一双儿女,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悔啊,往事种种,涌上心头,岳林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只是他不知,现在纵是他有千般悔,万般痛,也弥补不了岳翎心里的隔阂,也化解不了她心里的恨。多年后,垂垂老矣,岳林耳边回荡着岳翎的声声质问,他都在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考虑自己作为丞相的颜面,而是当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如果他没有被权利、地位、女人蒙了双眼,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只可惜人活一世,没有如果,也不容有悔。回到岳府,岳林就去了书房,秦苑看着岳林的模样,心里的妒火噌噌噌的上涨,当年她费了多大的力气,除去了云离和她的一双儿女,如今岳林提起岳翎时,脸上时而浮现的愧疚,让她觉得碍眼极了,想到马车上岳林质问她的话,她不再理会转身去了宁静苑。岳家如今的嫡子、嫡女,岳宁才貌双全,岳静骄矜泼辣,岳杉风流倜傥,皆是京城中人人夸赞的天之骄子,可是娘知儿女心,听到岳林的话,秦苑知道不可能空穴来风,于是她马不停蹄的想来一问,五年前,她还小产下不来床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走进院子,就见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在玩投壶,一个身着淡粉流苏百叶裙,一个穿着黄色对襟莲纹衫,眉宇间尽显端庄秀丽,瞧见她,两个人便快步走上前来,一左一右道:“娘,怎得有空过来了?”秦苑看着眼前的女儿,心里一阵安慰。几人相携进屋,断断续续的逼问下,秦苑终是晓得了岳林口中的是何事?原来当年,岳宁“送”了岳翎一枚蚀颜蛊,清屏寺的大火却是岳静放的,可到底年纪小,事情做的不够仔细,而她这么多年也未联想过。听闻,岳林问起,两姐妹也是惊慌失措,秦苑安慰了一会,便离开了,但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只是三人统一口径:死不承认即可。岳翎听着魂灵来报,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只是怎么看也不是善意的。魂灵知道岳翎的性子,知道她这一笑,准没好事,于是静静等着下一步的吩咐,果然,等了片刻,岳翎附耳说了几句,便起身去找云家姐弟,准备上街逛逛,魂灵也随即离开。夜里,岳府的宁静苑就乱做了一团,因为岳宁和岳静撞见鬼了,接下来好几天都惶惶不可终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