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 故人相见不相识(2)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4:56

还说云楼和七皇子肖煜(字璟熙),带着赎金一路往清河集而来,这位七皇子生的一副好相貌,名声也很不错,性子却一言难尽,冷谈严重不足,玩劣不足。少年坐于立刻,穿着紫色云纹锦衣,外罩一件黑色狐毛披风,腰间别着一把白玉洞箫,纵是玩世不恭,怎奈凭着这张英俊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六章 故人相见不相识(2)》精选

却说云楼和七皇子肖煜(字璟熙),带着赎金一路往清河集而来,这位七皇子生的一副好相貌,名声也不错,性子却是一言难尽,冷淡不足,顽劣有余。少年端坐马上,穿着紫色云纹锦衣,外罩一件黑色狐毛披风,腰间别着一把白玉洞箫,纵是玩世不恭,奈何凭着这张俊美的脸,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之资,还是能与凌霄之境的宗主并称一句“遗世独立墨无麒,皎若明月肖璟熙”。肖煜此人一直都是生人勿近的神色,对谁都话少得可怜,眼神也是冷淡的很,不开心的时候,就是北凉帝在眼前,也丝毫不惯着。不过这可苦了同行的云楼,往日世家子弟见到肖煜能躲就躲,绕道走,生怕惹他不开心,自己倒霉。可以说肖煜在京城就是小魔王一样的存在,招惹了他,下场一定是哭爹喊娘,偏偏北凉帝又无条件的惯着,所以大家也是“有苦难言”。这第一次与之共事,确让云楼有些难做,一路上都在想,他是找个话题说点什么呢,还是闭嘴呢。连着看了这位声名远播的七皇子几回,云楼思前想后,果断选了闭嘴,肖煜自是知道一路上云楼都在偷偷打量,如今又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不动声色的勾唇一笑,配上那张脸,真真是公子无双。一行人有条不紊的前进,一只鸽子飞了过来,肖煜示意停下,前面解了鸽子腿上消息的青衣少年,附在肖煜耳边说了几句,肖煜懒懒的直了直身子,道:“去海沙帮。”云楼自是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肖煜,而两队人马也不知该听谁的,肖煜看了一眼云楼,言简意赅的解释道:“肖惊飞在海沙帮,他杀了人家儿子,现在老子寻仇来了。”那语气丝毫听不出担忧,仿佛说一句晚饭吃什么一般稀松平常。虽然云楼挺担心肖惊飞的,想速战速决,奈何眼前的七皇子却是着实难伺候,马快了嫌颠,人多了嫌吵,路不好走嫌脏。知道的是他们来救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外出游玩,云楼虽然搞不懂为什么北凉帝放着那么多靠谱的皇子不选,非得派他这么不着调的人一起来,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皇上最喜欢,从小宠着的皇子呢,于是他们也只能继续慢悠悠的向着海沙帮进发。被海沙帮诱捕困住了的肖惊飞,此时真是要叹一句“年年打雁,偏偏叫雁啄了眼”,跟随自己三四年的副将,示若兄弟的人,到头来竟然坑了自己,想想都气。如今身在海沙帮的地牢,心里却十分挂念着远方的人。地牢吱呀一声开了,却见那个副将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递到了嘴唇已干涩的肖惊飞面前,“少爷,几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喝点水吧,”肖惊飞看着此人,苦笑了一下,多数还是痛心,半晌才道:“桑吉,为什么?”桑吉有些愧疚的低头,把水放在桌上,转身离开,走出门时补了句:“帮主对我有一饭之恩,少爷对不起。”肖惊飞喃喃的咀嚼着这几个字,冷笑出声,不知是笑自己蠢,识人不清还是笑桑吉的愚忠。岳翎一行十人终是赶在肖煜等人之前到达了海沙帮,不费吹灰之力这里已是血流成河,当然前提是并未乱杀无辜。“幽灵三十六骑”的实力不是说说而已,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老弱病残已经赶到了偏室,就剩了海沙帮老大沙飞、桑吉和几个领头小喽啰,哆哆嗦嗦的跪在大堂,旁边守着幽灵骑。这沙飞虽是称霸一方的悍匪,却也被下手稳准狠的几人吓破了胆,本来他也只想教训一下肖惊飞,顺便勒索点钱财也就是了,并不会真的与朝廷为敌,哪成想朝廷的人还没见着,另一头这是惹了哪条道上的“大佛”,上来就将他的老巢端了。门口似有声响,抬头看去,便见一头戴长纱的白衣女子款款而来,似是没看到地上的斑斑血迹,女子的每一步都走的端庄,好似九天仙女,步生莲花,后面跟着同样打扮的两个黑衣人,见他们过来,守着的七人纷纷行礼:“参见庄主,煞灵使,魄灵使,我七人已完成任务,其余作恶的宵小已斩杀,这几个请庄主定夺。”沙飞几人在听到幽灵骑铿锵有力的声音时,就已经心凉半截,他们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幽灵山庄,要说没见过岳翎还说得过去,可是江湖中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煞灵和魄灵之名。一边的桑吉则心生疑惑,为何江湖中人会来救肖惊飞,而沙飞则开始想着怎么保命。岳翎素有洁癖,寻了半天,勉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眼前跪着的人,手指敲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却每一声都格外清晰的落在了几人的心上,许久屋内一片死寂,只听得岳翎手指敲着桌子的声音悠悠的回荡,配上屋里屋外的血迹多少有点吓人。沙飞跪着向前一步,还未近身,便被煞灵一脚踹了回来,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是赔笑道:“不知幽灵庄主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不知您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但说无妨。”说完还抹了把汗。“人呢?”空灵的声音回荡着大厅,听的几人一愣,这幽灵山庄庄主竟是个年轻女子,真是了不得啊。沙飞还心存侥幸,毕竟肖惊飞是朝廷中人,不该与这江湖门派有瓜葛,打定了主意便琢磨着想狡辩一番:“不知您说的是什么人,鄙人,鄙人,好像,好像没有动您府上的人。”说完偷偷的瞄了一眼岳翎,察觉到旁边煞灵、魄灵警告的眼神,赶紧低头,岳翎微微不耐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沙飞,“看来这满院的鲜血还是没有教会沙帮主一个道理”。明明是一件可怖的事,却被岳翎说的犹如萝卜青菜一般简单随意,岳翎递了一个眼神给旁边的两人,煞灵作势便要上前,沙飞吓破了胆,忙喊道:“我说我说,他在密室。”顺着沙飞指点的方向,魄灵成功的找到了被关的肖惊飞,看到完好无损的他,岳翎稍稍松了口气。肖惊飞纵是在战场摸爬滚打过,面对眼前的场景,也不由得心惊。沙飞倒是有眼色,见岳翎等人对肖惊飞礼待有加,忙爬到他的脚下,磕头求饶:“肖公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让他们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不敢了。”肖惊飞看着眼前求饶的人,又看看旁边跪着的桑吉,以及屋里屋外浓重的血腥味,自是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忙行礼道:“惊飞多谢几位相救,只是不知几位是何人?我不记得我认识阁下。”岳翎没有答话,却是煞灵开了口:“幽灵山庄听闻戍边的安伯侯义子被劫,我等虽是江湖中人,却也感念侯爷保家卫国的拳拳之心,特来相助。”岳翎听了煞灵的解释,不置可否,仔细看便知,纱帽下本该波澜不惊的眼睛,泛起了涟漪,兄长近在眼前,她却不能相认亦不能现身相见。肖惊飞自是听说过幽灵山庄的传言,却不想今日救自己的会是大名鼎鼎的“幽灵三十六骑”,更没想到,这为人津津乐道的幽灵山庄庄主竟是个女人,看上去还很年轻,虽然长长的纱帽从头遮到脚,可是却也不难看出,这女子与他的年龄不相上下,但已是江湖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可不管怎么说,人家救了自己,理当道谢,对着岳翎又想行礼谢过,却被岳翎制止了,“不必,你想怎么处置他们?”,肖惊飞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恢复:“交给官府吧,查查他们有什么前科劣迹,至于我的副将·······”,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一脸求死的桑吉,肖惊飞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岳翎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自是知道了那是何人?要知她平生最恨便是背叛,所以幽灵山庄的庄训第一条便是:背叛者,死。更何况伤害她哥哥的人,她怎会留着他。又看肖惊飞似有不忍,便知她的哥哥一如从前那般,待人宽厚,心思纯正,但她绝不允许:“既然肖公子不忍心当坏人,那便由本庄主代劳吧。”纱帽轻启,白绫飞出,桑吉应声倒地,在场之人甚至没看清,人已经死了,煞灵等人已经司空见惯,肖惊飞却久久未回神,沙飞则是哆嗦着后退,喃喃道:“幽灵锦,是幽灵锦啊。”两眼一翻,昏了过去,其他几个喽啰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江湖有言:幽灵锦出,有死无生,所以亦称“夺命锦”。似是听到有马蹄之声,算算也知云楼等人该到了,岳翎不敢久留,便起身准备离开,当然她也给了肖惊飞面子,留了沙飞等人的性命,肖惊飞却叫住了她:“姑娘,可否告知姓名,以便惊飞备礼答谢。”“不必”淡淡的回答道,一行人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而去,白色的裙摆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摆动,走过鲜血淋漓的大堂,像极了奈何桥边盛开的死亡之花。肖惊飞看着离去的背影,心里却莫名的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莫名其妙的熟悉、亲切······------题外话------肖顽皮,千呼万唤始出来,擦肩而过不要紧,总会见面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