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庆功宴上“惊喜”多(1)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5:00

这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庆功宴终于等到要开了,岳翎是一大早被拖起梳洗装扮装扮,对这入宫设宴,她是兴致紧缺,皆因她深喑三个女人一台戏,更更何况宫宴上一群女人,也可能会是遭亲姐妹残杀的后遗症。因为她的“幽灵三十二骑”也仅有孟凡、雪棋两人是女子。虽然到尾到脚写满了排斥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八章 庆功宴上“惊喜”多(1)》精选

这一波三折的庆功宴终于要开了,岳翎也是一早被拖起梳洗打扮,对这进宫赴宴,她是兴致奇缺,只因她深谙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宫宴上一群女人,也可能是惨遭亲姐妹残害的后遗症。所以她的“幽灵三十六骑”也只有雨泽、雪棋两人是女子。尽管从头到脚写满了排斥,奈何拗不过云家众人,也只得去“滥竽充数”。云夫人给岳翎做的仍是红色雪缎云锦的衣裙,许是觉得红色太过妖艳,特意吩咐绣娘在裙边袖口绣了些玉兰,倒也平添了几分优雅,挽起单发髻,戴着白玉流苏簪,简单却不落俗套。云斌先行入宫议事,岳翎则和云夫人一起坐着云府的马车慢腾腾的朝着皇宫而去。随着一名小太监,云夫人带着云岚、岳翎来到了宴会场地,早已有不少命妇小姐来到,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见云夫人过来,自是要起身寒暄一番,虽然回京不久,但云岚她们并不陌生,倒是对同她们站在一起的岳翎好奇的很,此时的岳翎虽蒙着面,却难蔽风华。这不与云夫人还算交好的尚书夫人率先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番岳翎,笑呵呵道:“云夫人,这么标致的人是谁家的啊,怎么以前从未见过,看你们这么亲近,难不成是为云楼寻得媳妇?”尚书夫人一句话惹得周遭夫人一阵轻笑,云夫人轻轻的拍了拍岳翎的手,朗声道:“尚书夫人说笑了,这是我夫家妹子的女儿,名唤岳翎,常年不在京中,难怪各位看着眼生,只是眼下回来了,以后还请各位多加关照,翎儿,见过各位夫人。”岳翎上前盈盈一拜,淡淡说道:“岳翎见过各位。”果不其然得知了岳翎的身份,其他人皆神色各异,毕竟今日到场的皆是混迹官场的官员家眷,又怎会不知岳翎是何人,更是知道岳、云两家近日因为她闹得很不愉快,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云夫人倒是意料之中,客气了几句,带着云岚、岳翎坐到了属于她们的位子。以前云岚也有自己的小圈子,如今有了岳翎自是陪着她,好在她的好友都不错,也没在意岳翎的身份,跑到这边和她们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岳翎本来就怠于应酬这些,也就很少开口,可是却总能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抬眼望去,便见到岳宁、岳静两个人,一脸怨毒的看着自己。再看两人厚粉下难掩的乌青,便觉最近的恶作剧效果还不错。不理会二人淬了毒似的眼神,转过去假装仔细听云岚几人说话。被忽略了的姐妹两人,恨恨的拧着帕子,想起刚刚岳翎进来时,那一袭红衣的吸引力,着实让她们觉得心里发堵,岳宁也是小声嘟囔:“这重金求的蚀颜蛊莫不是假的,岳翎怎么还活着”。主角不理她们,想要挑衅也无从下手,也只得转身去了自己的小圈子。岳翎懒得看如同跳梁小丑的两人,一只手撑着下巴,敲着桌子听着云岚几人叽叽喳喳,偶尔插一句话。随着一声高呼,在座的人纷纷跪下行礼。北凉帝身后跟着几位皇子,云斌等人,而稍年长一点的应是皇帝的胞弟安伯侯了,越过几人,便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肖惊飞,跟在安伯侯的身后,但却无人识得,他曾经的身份----文相之子岳翔。许是岳翎的目光太过强烈,肖惊飞一眼看来,岳翎却似是害羞又似是惊慌的低了头,而肖惊飞瞥见云家众人丛里的那一抹红,脸上温柔神色尽显,这一幕无人留心,却被旁边眼尖的肖煜“抓”了个正着,顺着肖惊飞的目光,便看到一袭红衣闯进了自己的眼中。女子貌似在恭恭静静的行礼,看向他们的眼神,貌似清澈,又夹杂着怯懦。可是狡猾狐狸如肖煜,却透过那双眼,看到了女子满满的不以为然和漫不经心的慵懒。再看看岳翎坐的位置,肖煜了然,邪气一笑,心里浮起一个念头:最近这有意思的人有点多啊。随着皇帝的到来,宴会正式开始。照例是北凉帝的一番“陈词滥调”的开场白,接着便是封赏,人人皆知云斌已领了护国大将军之职,那么这一次的主角就是刚刚归来的安伯侯肖安杰了,不料安伯侯夫妇什么也没求,只是请皇上允许他们正式收义子肖惊飞,并立言百年之后,由肖惊飞继承安伯侯府,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唏嘘不已,都在叹这小子多好的命,平白得了世子之位,还一跃成了皇族。安伯侯膝下无子多年,安伯侯夫人怀过一胎,却因上战场,不幸小产,此后再也没有孩子。北凉帝对自己的胞弟也心怀愧疚,几次想要给他赐婚娶个妾室,却都被推了,安伯侯夫妇恩爱之名也由此传成了一段佳话。如今肖惊飞得到赏识,北凉帝自然乐意,当下便点头应允。肖惊飞上前谢过皇帝又谢过安伯侯夫妇,随即便被道贺的声音包围,皇家众人早已知晓,自是没什么惊讶可言,而岳翎也早就探听到了,也没有意外,不料她的淡定看在另一人眼里,便是最大的意外,比如说肖煜。道贺了一阵,人声渐渐平息了下去,北凉帝转身问落座的云斌可还有何求?众人纷纷看向走到中央的云斌,心里狐疑,已经官拜护国将军,与武官而言,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能有何求?莫不是要为儿子女儿求个公主皇子?云斌未理会旁边人的窃窃私语,径直朝北凉帝跪下:“臣确有一事,请皇上恩准”。北凉帝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他最了解自己的这个将军,没有野心也没那么多心思,刚正不阿,忠心不二,所以他对他很放心,要知为官者最难得的就是为政者的信任二字,可是云斌却做到了,所以无论今日云斌所求为何,北凉帝已经做好了答应的准备,哪怕他要求个皇子公主,都不算过分:“果然知你者朕也啊,说来听听。”云斌端跪中央,一本正经道:“臣请皇上恩准,让臣妹之女岳翎,改为云姓,入云氏宗谱”。一言既出,四座无声,云岚几人没什么异常,岳翎惊了,合着云斌说的惊喜就是要给她换个姓氏,让她脱离岳氏啊。入了云氏,以后岳翎的婚事岳林便无权干涉,云斌也确想一次性断了岳林“牺牲”岳翎换取利益的念头。对岳翎而言,这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可是听在某人的耳朵里,已然变成了惊吓,比如岳林岳丞相。北凉帝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这岳翎又是谁?就见他的文相跑到中间和云斌并排跪下:“皇上,这万万不可啊,这翎儿是我女儿,怎么能姓云呢。”说着还气呼呼的瞪了云斌一眼,云斌装作没看见,继续重重的一叩首:“请皇上恩准”。气的一旁的岳林差点翻了白眼,连说了好几个你,你,你。场下的众人看到这也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云将军和岳丞相怎么大庭广众之下还抢起女儿来了。------题外话------猜猜还有何惊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