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5:06

宴会的小插曲不断地,云家人貌似没怎么在乎,都一门心思扑在了岳翎身上,但是在岳翎的确而已个小口子罢了,却把云夫人,云楼,云岚几人急坏了,免不得“责怪”一番,只但是更多人的是心痛,岳翎遭受过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五年前,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面对自己着滔天的大火,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九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精选

宴会的小插曲不断,云家人倒是没怎么在意,都一心扑在了岳翎身上,虽然在岳翎看来只是个小口子罢了,却把云夫人,云楼,云岚几人急坏了,免不了“责备”一番,只不过更多的是心疼,岳翎遭遇过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五年前,一个女孩子,独自面对着滔天的大火,该是多么无助和绝望,想想一切的始作俑者,云家众人不满的眼神纷纷飞向了对面的岳家,云将军更是恨不得起身揍岳林一顿,以解心头之气。岳林看着岳翎伤了手又看了画,心里也是惭愧难当。五年前,清屏寺大火,他去的时候只剩了断壁残垣,还听说岳翎伤了脸,如今想来岳翎肯定受了不少苦。歉疚的心促使岳林总是不自觉的看向岳翎,只可惜岳翎从未回他一眼,岳林看来看去没得到回应不说,反而看到了她和云家一家和乐的场景,岳林的心堵得厉害,不顾秦夫人的阻拦,自顾自地喝着闷酒。对面的岳翎享受着云家众人的宠爱,也没忽略对面岳林气急的神情,看着手中茶杯里打转的茶叶,小声嘀咕了一句:“岳相,好戏还在后头呢”。无聊的宫宴终是散了,岳翎长长的松了口气。回到云府,那血迹斑斑的手吓了雪棋一跳,听说是岳翎自己弄得,也是顾不得主子下属的规矩了,一边清洗伤口一边责备她不爱惜自己。岳翎看着不停唠叨的雪棋,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她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洗伤口上药,虽然她很想说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突然看到解下来扔在一边的帕子,眼前不自觉的浮现出了肖煜的脸,又想到当时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生气了,再细细想来自己和这个七皇子貌似第一次见,她受伤他生气干什么,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只不过今日他的举动又是唱的哪一出呢,为了拉拢自己还是别有目的?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雪棋看着岳翎时而皱眉时而摇头,也很好奇今晚宫宴发生了什么,怎么她家小姐回来后变得这么奇怪,纠结了许久还是没敢开口问。重新包扎了伤口,岳翎又命雪棋洗了帕子,累了一天,本想上床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起床披了外衣,走到了窗前,静静看着月亮发呆。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刚想出手,空气中飘来了若有若无的松竹的味道,岳翎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便默默的收了手:“煜王殿下,既然来了,便现身吧。”烛火晃动了一下,屋里俨然多了一个人,懒洋洋的靠着美人榻,不是肖煜又是谁。岳翎转头发现他正一脸“嫌弃”的看着已经洗干净的帕子,面对这个大半夜的闯入者,岳翎自是没什么好脸色,又不能同他打一架暴露自己,而且能避过这云府守卫和屋外的雪棋,想来这七皇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煜王殿下,深夜造访女子闺阁,是不是不太好”。听着岳翎阴阳怪气的语调,肖煜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本王来取自己的东西,有何不可”?岳翎送了他一个白眼,哪有半夜跑到别人闺房取东西的,虽然人人都传肖煜顽劣跳脱,岳翎却觉得传言有误,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身为杀手的直觉告诉岳翎,这个肖煜是个危险人物,不要轻易招惹。想着她还有事要做,还是少惹麻烦为妙:“帕子已经洗好了,岳翎多谢王爷出手相助,夜深了,王爷请回吧”。岳翎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刚刚捏起一块糕点还没进嘴的肖煜叹道:“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没有良心,本王好歹帮了你,你连茶都不倒一杯也就算了,还赶我走”。说着自顾自地自己动手倒茶,吃点心,悠闲地好像在自己家一样,岳翎被他一句话堵了个正着,再看看悠哉游哉的某人,也只得坐下,淡淡道:“我没有心,何谈良心”。肖煜本是想开个玩笑,逗逗岳翎,却不料反而惹得岳翎一脸寒意,此时的岳翎没有戴面纱,那一脸斑驳的痕迹,让他想到了宴会上的画,还有御书房里偷听来的云斌对岳林的声声指控,所以受人之托也好,还是好奇也罢,不管是哪种感情驱使,都让他迫不及待的想来见见这个小丫头,于是一向洁身自好的肖煜第一次夜里翻墙。本想着如果岳翎睡了就算了,不料来到便看到了她一个人在呆呆的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更没想到他还被发现了。如今看到岳翎一脸的肃然,肖煜也没了打趣她的“欲望”,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扔到了岳翎怀里,在岳翎一脸错愕中,转身跃了出去“上好的伤药给你的,点心很好吃,谢谢款待”。看着消失的紫色身影,岳翎很是无奈,这个肖煜把自来熟说成款待,也真够脸皮厚的。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小瓷瓶,脸上却隐隐的泛起了笑意。从云府出来的肖煜就背着手大大咧咧的走在了京城大街上,还好夜深无人,不然这张俊脸不知又要迷倒多少小姑娘了,在配上那若有若无的笑,任谁看了都得叹一句“妖孽”,而跟着他的锦书更是一脸迷茫,他家殿下夜探香闺也就算了,出来一直傻笑什么。突然肖煜停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问道:“墨无麒走了吗?”锦书摇头:“没,墨宗主已经住下了,殿下有事?”肖煜不语,又是一笑,御起轻功,飞身离去。回到王府的肖煜直奔西跨院而去,锦书跟在后面,心里想着,他家王爷今天是打鸡血了还是吃错药了,怎么这么兴奋,推门而入,房中,白衣男子容貌清秀,温润如玉,正自己一个人下着棋,瞧见肖煜微笑道:“师弟,拿我的药去卖人情,回来了”。“闭上你的嘴”肖煜将一个纸包扔了过去,里面赫然是从岳翎那顺来的点心。下午宫宴后回府的肖煜便见有“医宗”之称的凌霄之境宗主,他的师兄,天书老人的大弟子墨凡(字无麒)来了,想到岳翎手上的伤,便兴冲冲的找他讨了药,又急匆匆的出了门,想来两个人都未好好打个招呼,虽是轻慢了,墨无麒倒是习惯了,谁让关系好呢。墨无麒倒也不客气,打开纸包,尝起了点心,还不忘赞一句“好吃”,肖煜则坐在他对面,从怀里掏出了那方锦帕,虽已洗过但依稀可见残留的血迹,墨凡见了问道:“璟熙,你受伤了?”肖煜瞥了一眼:“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墨凡知道自己担心的多余,这个师弟看似顽劣,实则比谁都聪明沉稳,武功也不弱,他的洁癖更是令人发指,想当年一起学艺的时候,他们的师弟柳铭轩不小心抓了肖煜一把,就被他追打的满山跑。可是现在他的帕子染了血,还是别人的血,他没扔了,反而收在怀里,这怎么看都不科学,顿时来了兴趣:“我们一向行不沾土,动不染尘的煜王殿下,今天转性了?知道节俭了么?”看着肖煜,顿了顿,脸上堆满了好奇的微笑。肖煜已经习惯了自家师兄外表遗世如谪仙,实则无聊还腹黑的性子,似是无语却又忽而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你可有治疗烧伤的办法?”墨凡看着今晚一举一动都透着奇怪的肖煜,这是什么人啊,又是刀伤又是烧伤的,再看看肖煜少有的正经神色,便问:“是谁?值得我们煜王殿下如此上心?”看着墨凡一脸八卦的样子,肖煜也懒得跟他纠缠,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却又补了句:“你会见到的,一只很有趣的小刺猬。”心情大好的肖煜大步离开,徒留墨凡一个人疑惑不解,他堂堂一届医宗,给“刺猬”治伤?------题外话------第一次写作,心怀忐忑,潇湘给予我一个机会,与你们见面,10月,是开始,也是坚持,新的起点,希望我的江湖有你探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