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千人千言有千面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5:08

离了西跨院的肖煜径自去了书房,书桌上位置摆放着上午岳翎的那幅画,虽被北凉帝收了去,但是只要你他想要,还也没拿将近的东西。肖煜纤细的手拂过那“持续燃烧”的火焰,眼前又闪现出了少女那双沉如死水的眼睛,和一滴血的手指,拿起笔在画的左上角写了向死而生四个大字,肖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十章 千人千言有千面》精选

好书推荐:

离了西跨院的肖煜径直去了书房,书桌上摆放着下午岳翎的那幅画,虽被北凉帝收了去,可是只要他想要,还没有拿不到的东西。肖煜修长的手拂过那“燃烧”的火焰,眼前又浮现了少女那双沉如死水的眼睛,和滴血的手指,提笔在画的左上角写下了向死而生四个大字,肖煜的字一如他的人,潇洒却又苍劲有力,回想起下午御书房里几人的对话,云将军虽不停指责岳相抛子弃女,但总好像话未说尽,许还另有隐情:“锦书,去查查五年前岳府都发生了什么,事无巨细”。锦书领命离去,心里却在犯嘀咕:他家殿下难不成真的看上了岳小姐么?这又是解围,又是要画,还半夜三更翻墙送药,如今又开始查底细······皇宫中,宫宴后云将军和岳丞相在御书房争执了一通,吵得北凉帝头大,好不容易送走他们,他就一直坐在御书房里发呆,苏公公陪了他几十年,自是看得出北凉帝心情不佳,便上前道:“皇上,夜深了,歇着吧”。北凉帝看了他一眼,依旧没动,定定的看着桌上的一幅画,画上的女子眉眼如黛,巧笑倩兮:“他今天喊了我父皇了呢”。苏公公一怔,一猜便知道北凉帝说的是谁,看着北凉帝似欣慰的神色:“七殿下,到底是皇上的儿子,父子哪来隔夜仇,许是想通了呢明白皇上对他的好了”。北凉帝摇了摇头:“没有,他是求那丫头的画,果然被我猜中了。”苏公公眼前晃过一个人影,却见北凉帝已经起身,叹息着往内殿走去,喃喃道:敏儿,你说他原谅我了么?苏公公听见了呢喃,心中也是惋惜。北凉帝口中的敏儿,是西临王朝送来的和亲公主风敏,也是肖煜的生母,更是北凉帝此生的最爱。都说自古帝王最是无情,可只有他知道,北凉帝对风敏,这个异国公主有多宠爱,可惜佳人福薄,无福消受,本着对风敏的愧疚,北凉帝一直就娇宠着肖煜,终于把小时候还乖巧可爱的肖煜,惯成了长大后这顽劣跳脱冷漠却又无法无天的执拗性子,风敏去后,肖煜不知因何,再也没喊过北凉帝一声“父皇”。和云将军争得面红耳赤的岳林回府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想起宴会上岳翎的表现,以及北凉帝对其的赞赏,还是耐着性子派人送了好些滋补的东西到云府,想讨好岳翎,但都直接被云国公连人带物轰了出去。云国公是三朝元老,连皇上都敬畏几分,所以他轰人也没人敢说什么。眼见着天气越来越热,不少年轻的公子小姐们开始纷纷游玩,聚会。岳翎对这些倒没什么兴趣,宫宴过后继续安心的过着米虫般的生活,时不时派人去岳府搞点恶作剧,日子好不自在,唯一不足便是蚀颜蛊发作的频数越来越多。这一天,又一次打坐调息过后,岳翎听着屋外传来阵阵的虫鸣,推窗远望,弯月当空,只有院中大树上垂着的灯笼透着微弱的光。隐隐作痛的心口,提醒着她这毒怕是压制不了多久了。以前尚一月发作一次,而近来却是增加了不少,留给她的时间也不多了,苦涩的一笑,不知在嘲笑自己还是怎样,终是暗暗下了决心,转身躺下休息,却是一夜无眠。不知不觉已春深,北凉国也迎来了春季里的第一个节日—芒种节(与二十四节气并无关联)。这芒种节是一年中的大日子,所以上至王侯将相,下至黎民百姓,都免不了庆贺一番,北凉习俗一般是全家出游踏青,赏花游玩,聚会祈福等等。芒种节将近,岳林耐着脾气,又来到了云府,云斌也不好做的太过,照旧请进来喝茶,听着岳林闲扯:“云将军,你看这翎儿也回来许久了,总不能一直在你府上住着吧,不如让我将她接回去吧,我也想好好弥补她一下,你看这······”。意思明了,岳林也没继续往下说,只是偷偷瞄了一眼云斌的反应,云将军自是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刚想开口反驳,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好啊”。门口一袭红衣的岳翎缓缓走来,到了堂中,对着云将军微微点头道:“舅舅。”转身看着岳林,也没行礼,直接问:“岳相,是真心来接我的?”岳林看着突然出现的岳翎,想起刚刚她的回答,一时间还有点激动,忙不迭的回应:“是是是,为父就是专程来接你的”。岳翎看着眼前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的岳林,心中一阵鄙夷,不料岳翎还未回答,云将军倒是忍不住打断了:“翎儿,不准回去,你忘了他们······”。云斌不忍再说下去,眉头已经扭成了“川”字,岳林生怕岳翎改变主意,忙保证:“不会了,不会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以后我不会再让翎儿受委屈的,一定不会”。岳翎看着气急了的云将军,又看看满脸欣喜的岳林,淡淡的开口:“那岳相就先回去吧,我这边拜别外祖父,舅母,表哥和表姐,便回去”。瞧着岳翎回去的事算是敲定了,岳林一脸开心:“那爹爹明日派人来接你”。“不必了,我自己会回去的”。岳翎一口回绝,云斌也适时的补了一句:“翎儿就是回去,也有我们护送,不劳岳相费心,岳相先请回吧”。岳林还沉浸在成功接回岳翎的喜悦里,也没计较云斌的逐客令,喜滋滋的离去了。见他走了,云斌终是忍不住的看向了岳翎,岳翎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正好下人来传话要开饭了,两人一起去了云老国公的院子。许是马上要过节的缘故,今日的家宴甚是丰盛,云夫人,云楼等人早已来到,云岚本来去找岳翎,却被告之,岳翎去了前厅,也只能一个人过来,众人坐定,便一起等着缺席的两人。过了一会,便等来了面色不虞的云斌和一脸淡定的岳翎,众人都看出了云斌心情不好,倒是云老国公率先问出了口:“怎么,岳林小儿,又来说什么了,都跟你说了,把他轰出去就是,跟他生气作甚”。岳翎看着提起岳林就火冒三丈的云老国公,思索再三:“外公,不是的,是我惹舅舅生气了”。说着还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云夫人看了一眼还在生闷气的云斌,也被“气”笑了:“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生气”。云岚和云岚也是一脸不可思议,毕竟云斌疼岳翎,这是众所周知的。看着几人变幻的神色,岳翎只能开口解释道:“因为我要回岳家,所以舅舅才生气的”。果然此话一出,满座寂静,还是云楼年轻,沉不住气:“翎儿,你为何要回去,在这里住的不开心么?你明知道岳家包藏祸心,害得你毁了容貌不说,你哥哥至今下落不明,你怎么能······”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qijianghuzhidinvguil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