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母亲 月色 小明    
 学姐 老师 嫂嫂 秦雨 岳母 快乐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5:10

“楼儿······”见云楼越说越兴奋,云将军和云夫人此外出声劝阻,云岚则拽了拽他的袖子,挥手示意他切记反正了,云楼也行为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口无遮拦,深怕惹得岳翎伤心,又忙作出解释道:“翎儿,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越心急越作出解释不清,索性坐下去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精选

好书推荐:赛博英雄传 把个总裁来爱爱 魔法少女餐厅 点化江湖 顶级赘婿 仙子请自重 都市无敌战神 花语言 这个刺客有毛病 我的飞行生涯

“楼儿······”见云楼越说越激动,云将军和云夫人同时出声制止,云岚则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云楼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口不择言,生怕惹得岳翎难过,又忙解释道:“翎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越着急越解释不清,干脆坐下来一言不发,跟云将军生闷气的样子如出一辙。只有云老国公没有作声,往日慈祥和蔼的面容此时严肃的仿若生人勿近一般,他略有深意的盯着岳翎,缓缓伸手,招呼岳翎上前来,岳翎目光平静的与他对视,微微的笑了,云老国公一愣,继而面色舒缓,又恢复了往日的慈眉善目,摸着岳翎的头,缓缓问道:“丫头,你要做什么?”问出这句话,云将军几人也是犯迷糊,云老国公年纪大了,多年朝堂跋涉,自是与云斌,云楼几人想问题不同,尤其看到岳翎那一脸的坦然模样,他更加笃定,岳翎此行的目的绝不单纯。云家不是岳家,人心叵测,藏污纳垢,在云家,无论什么事都可以拿出来商议,所以他也没有避讳直接问出了口。岳翎自是知道瞒不过眼前这个历经三朝风云的外祖,当然她也没想瞒着,缓缓地和盘托出:“外公,舅舅,舅母,表哥,表姐,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不想我再回岳家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是眼下我却必须要回去”。“为何,就是你不回去,岳相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云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莫说云楼不明白,就是云斌也是听的云里雾里,云老国公示意岳翎继续说下去,岳翎垂眸,继续开口:“他是不敢将我怎样,可是久而久之恐怕朝堂的文官就要寻舅舅的错处了。舅舅可能觉得无关紧要,可是翎儿却深知一个道理:文人的笔用的好了,绝不逊色您战场杀人的刀;何况我可以躲在云家一辈子,可是毒害庶母的恶名我也要背一辈子,外公,我不甘心,我要干干净净的活着,不要出门被人指指点点,更不能被人戳脊梁骨,不然我怎配为我娘亲的女儿,怎配为云家人?何况现在秦氏母女心安理得的占着我娘的嫁妆,作威作福,我不能听之任之,所以还请外公成全”。云家众人面色一僵,他们倒是把这事忘了,云老国公看着岳翎一脸坚定,面色缓和了几分:“好啊,不愧是离儿的女儿,也不愧是我云家的后人,翎儿,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云家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若是委屈了就回来”。说着说着,云老国公的声音竟有些哽咽,云楼见云老国公妥协了,当即站了起来:“爷爷,您当真同意翎儿回去?”云岚又扯了他一把,一直静静听着的云将军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我纵横疆场十几年,倒是败在翎儿这个小姑娘这里了,爹说的对,我云家人从不做缩头乌龟,该是我们的东西就要争,该是我们的理就要论,好,舅舅也支持你回去。”云岚和云夫人是妇道人家没有开口,却觉得觉得岳翎的话在理,只有云楼一人别别扭扭,但也深知无法阻止。良久,屋中都无人开口,还是云夫人一句菜都凉了,惊醒了众人。因着岳翎要回去的事,一顿丰盛的饭几人却吃的索然无味,早早的便散了。云岚和云夫人张罗着给岳翎准备回去的东西,云老国公和云将军又叮嘱了一番,倒是云楼还在生气,始终不肯跟岳翎说话。岳翎倒也不恼,毕竟他真心为自己着想,而云家人对自己也给予了全部的善与爱。忙碌了大半夜,终于安静下来的院内,岳翎却还没有休息,此时的她已经褪去了在云家众人面前的温柔神色,一只手敲着桌子,站在窗前,似在等着什么人,雪棋也是一脸肃然,静静的立在一旁。半晌,屋内魂灵突然出现在屋内,对着岳翎,拱了拱手:“庄主,安排妥当,您可以放心回去了”。岳翎转身看了一眼魂灵,轻轻的道了一句:“好,告诉煞灵和药灵,想办法混进岳府”。魂灵看着眼前无论何时都宠辱不惊的女子,终是问出了口:“庄主,不如我跟魄灵也一起,毕竟人多······”,岳翎没有答话,却是随手打落了远处烛火上结厚的烛花,魂灵以为岳翎动怒了,毕竟岳翎此人一向不喜别人质疑她的决定,忙请罪道:“属下越矩了,庄主恕罪。”岳翎扫了他一眼,倒也并未发火。伸手扶起了魂灵,笑了一下:“眼下我回了岳府,山庄之事暂时顾不上了,你和魄灵留下,守好了”。拍了拍魂灵的肩膀,魂灵一时间还有点懵,毕竟他们见的多是岳翎谈笑袖手间夺人性命的样子,而如此温柔的岳翎却真不多见,所以也不怪他惊讶。岳翎又嘱咐了几句,魂灵便退下了,本就安静的屋里,又只剩了雪棋和岳翎。左右睡不着,岳翎随手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倒是雪棋欲言又止,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开口,岳翎又翻了一页书:“有话就说,憋着你不难受么?还是我平时真有那么可怕,以至于你们怕我怕的都不敢说话了”。雪棋一怔,不好意思道:“没有,庄主一点也不可怕,只是属下想问,您为何突然决定回去?”岳翎似漫不经心的答道:“我的毒等不了了”。雪棋一听便急了:“属下这就去让药灵想办法。”岳翎一把捞回了雪棋的胳膊,顿了一下,慢悠悠的说道:“行啦,大半夜的去哪啊,过几天就见了,我一时半会死不了的,那些人还活的好好的,我怎么忍心先死呢。”人人都道:这世间事,除却生死都是闲事,可是在岳翎眼中,生死又有何惧,但是在那以前,想做的确实一定要做的。得了岳翎的点头,岳林心情大好,从云府出来,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那喜滋滋的模样也是让人好生奇怪,也无从得知这笑容里有几分真情和假意。回了岳府的岳林,也是将一大家子人招到了一起,宣布了岳翎要回来的消息。岳老夫人象征性的表个态,就匆匆回了她的松寿院,本来对岳翎就没多么喜爱,何况又隔了五年,没百般阻挠已是格外“开恩”,最后进门的孟姨娘,也是静静的立在一旁,手里牵个七八岁,圆圆的脸,眉清目秀的小姑娘,这是岳林最小的女儿,名唤岳月。这等家事,上有老夫人,下有平妻秦氏,自然轮不到她一个姨娘说三道四,所以闭口不言就是最好的。倒是岳宁和岳静听说这个消息,面色难看,岳静撇了撇嘴:“爹,您还真要把她接回来啊,您忘了她可害了我们没出生的小弟弟呢”。正座上的岳林还在兴头上,忽然被泼了一瓢冷水,当下沉下脸来:“闭嘴,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这事,翎儿呆在家庙五年,还伤了脸,惩罚也够了,你们都是姐妹,怎么话里话外的容不下她。”秦苑见岳林恼了,忙扯了岳静护在身后,看着岳林温和道:“老爷,静儿也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翎儿肯回来我们自是高兴的,她们姐妹多年未见,一时转不过弯来也是正常的,妾身会好好开导她们的,等翎丫头回了,一定好好相处”。说着轻轻的拍了拍岳静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又继续问道:“老爷,不知将翎儿安置在哪处院子?妾身好让下人去添置东西”。岳林神色不动,倒也缓和了几分:“就榕月阁吧,你让人好生打扫,不要缺东少西的,我还有事,你下去办吧”。说着便起身要离去,而岳静听见要将榕月阁给岳翎当即翻了脸:“爹,那榕月阁可是你答应给我姐······”岳林回头狠狠地瞪了岳静一眼,语气仍旧严厉:“秦氏,好好教教二丫头的规矩,你教不会我就去宫里请个教养嬷嬷来,省的出去人家笑话我堂堂文相的女儿,没有教养。”秦苑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却还是俯身微微一笑:“是,老爷教训的对,静儿被宠坏了,妾身会好好教她的”。说着貌似严厉的把身后的岳静推到了前面,“狠狠”道:“静儿,还不跟爹爹认错。”岳宁也是一个劲的递眼色,纵是心不甘情不愿,岳静还是嘟着嘴上前认错,岳林见她这副模样,倒也没再斥责,袖子一甩出了门。岳林离去,秦苑扫了一眼厅中众人,吩咐下人去给岳翎收拾院子,便叫其他人回去了。就留了岳家姐妹二人,见众人散去,岳静上前拉着秦苑的胳膊,不满道:“娘,您怎么能让爹把榕月阁给那个小贱人呢,那是府里最好的院子,不是要留给姐姐的么?”岳宁上前摸了摸岳静的头:“我住在哪里都一样,怎么一起住在宁静苑不开心么,这么急着把我赶出去。”岳静看了一眼岳宁,语气软了下来:“姐,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秦苑看着两个女儿,一个温婉可人,一个娇纵任性,在外声名远播。再想想伤的伤,丢的丢的岳翎,岳翔,以及死了的云离,顿时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拉着岳宁、岳静,温柔的说道:“宁儿,静儿,眼下岳翎正是得你父亲心的时候,你们不要与她冲突,讨了嫌不说,传出去说你们苛待姐妹,名声岂不是毁了,何况你们父亲也不过是一时新鲜,忌惮岳翎身后的云家而已,放心该是你们的,娘一分也不会让她拿走,你们暂且忍一忍,知道么?”岳宁点头称是,岳静不情愿得点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知道了,娘”。秦苑欣慰得看着自己的一双女儿,内心却在盘算:岳翎,既然你偏要回来,那么这一次就别想走了。秦苑眼中迸发的冷意让岳家姐妹心头一怔,岳宁皱皱眉,道:“娘,你说,岳翎会不会重新得了爹爹的宠爱,您看爹那个样子,开心的就差哼个小曲庆贺她回来了”。秦苑闻言,瞧了一眼外面,慢悠悠的说道:“你们的爹,我当然了解,放心好了。何况人在我们眼皮底下,岳翎还想翻天不成。”与岳林夫妻多年,她不了解谁了解,岳林此人心比天高,人比地傲,他的眼里心里从来只有权势地位,就如同对云离的感情,嘴里说着情比金坚,最后还不是弃如敝履,云离的下场点醒了那时一心扑在岳林身上的她,秦苑明白这个男人永远都靠不住,所以她努力的讨好岳老夫人,竭力周旋在官员家眷的圈子里,又将自己的儿女培养的个个出色,就是为了将来有个依靠。秦苑脸上变幻的神色,看的岳宁姐妹面面相觑,却也并未多言。殊不知岳家大厅上演的一幕早已被在此蹲守的许久的魄灵尽收眼底,听着母女三人的话,眉头蹙紧,如果不是怕打草惊蛇,坏了岳翎的好事,恐怕魄灵早就现身,手起刀落,结果了她们。身形一闪,魄灵就去了云府,将所见所闻如数讲给了岳翎,雪棋听的直跺脚,岳翎倒是一脸坦然,仿佛意料之中,继续把玩着手里的东西,半晌,岳翎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大朵大朵的乌云黑压压的逼近,道了句:“变天了呢。”------题外话------回家啦,回家啦,有人要倒霉了呢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fengqijianghuzhidinvguil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