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相府门前风波生(2)

发布时间:2020-02-15 03:05:14

而如今望着回到眼前的岳翎,何林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一脸堆笑,放佛啊一个慈祥的父亲看见了久别重逢的女儿通常:“翎儿回去啦,怎么样,累不累啊”。岳翎望着眼前的何林,淡道:“多谢你岳相挂心,我不累,舅舅准备好的马车很很舒服。”果真一句岳相,让何林的笑容僵在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相府门前风波生(2)》精选

如今看着来到眼前的岳翎,岳林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满脸堆笑,仿佛真是一个慈爱的父亲见到了久别的女儿一般:“翎儿回来啦,怎么样,累不累啊”。岳翎看着眼前的岳林,淡道:“多谢岳相挂怀,我不累,舅舅准备的马车很舒服。”果然一句岳相,让岳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其他众人面上也是凝重了几分,还是岳静骄纵惯了,本来等了这么久她已经心烦意乱,没想到岳翎一来就拂了岳林的面子,火气顿时又起:“岳翎,你怎么叫人呢,那是爹爹,叫什么丞相,果然深山老林里长大的,没规矩”。岳翎听了这话,倒也见怪不怪,神色淡淡道:“我娘是这岳府的正妻,我岳翎也没有被剔除宗谱,我就还是这岳家嫡女,你庶出的身份,对着嫡女大呼小叫,这是岳府的规矩?”岳静和岳家众人没想到岳翎会反驳,瞬间静默了,围观的百姓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岳静急忙辩解道:“谁说我是庶女,你还不知道吧,我娘已经被抬为了平妻,我们也是嫡出了”。说着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岳翎,神气十足。“呵,北凉王朝的律法明文,抬妾为妻,须经原配或是嫡子嫡女的首肯,方作数,既然本小姐都不知此事,你算哪门子的嫡女”?“你······”岳静被岳翎一席话怼的哑口无言,偏偏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既寻不到错处又让人心服口服,岳林想开口发火都没有理由,眼见着这一群人僵在门口,再吵下去,岳府的脸都丢完了,忙呵斥一句:“好了,吵什么吵,静儿你真是越发不像话了”。在岳翎这受气的岳静又被岳林吼了一通,心中顿时委屈,还是岳宁偷偷的拉了拉她的手,秦苑听见岳翎的话,脸色也是十分不好,毕竟这么多年,她这个平妻已被公认,如今岳翎的话无疑是狠狠的在她脸上甩了一巴掌,可是偏偏又打的有理有据,秦苑强忍着心里的怨气,上前想要拉住岳翎,却被岳翎微微闪身躲了过去,伸出的手僵在半空,这下连岳宁都忍不住生气了。岳翎却好像没看到那伸来的“友善”之手,依旧温和谦逊的神态,只是那一份淡定从容下,散发着隐隐的戾气。一旁的岳林看着岳翎如今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接回她是对是错了。只是如今人已到门口,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道:“翎儿,累了吧,先进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我们过后再说”。岳翎瞥了他一眼,却是没动,慢悠悠的开口:“进去可以,但丑话还是得说在前头,岳相有一事得说明白,否则我还是回云家吧。”岳林听着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又要回去,也急了,忙说道:“什么事,你说你说,还没进家,回去干什么。”秦苑不像岳林那般焦急,但心里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之感。只见岳翎恭恭敬敬的对着岳林行了一个礼,正色道:“请岳相告之,岳翎是以何种身份回府,是岳家大小姐还是岳家三小姐?”岳家众人没想到会有此一问,顿时都愣了,围观的人群中开始有人小声嘀咕:“这有什么不一样么”?另外有人接茬:“当然不一样,这一字之差可是千差万别啊,这岳家大小姐是只有嫡女才有资格叫的。如果岳相认了岳小姐的大小姐称呼,那就说明其他人还是庶出,如果是三小姐,那就是抹了岳小姐嫡出的身份,哎这可是个难题哦”。岳翎一心盯着岳林,很想知道他会作何打算。岳林也没想到,岳翎年纪虽小,却如此咄咄逼人,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岳静如果不是岳宁拉着,恐怕早就冲上来了,倒是岳杉攥紧了拳头,恨恨的说了一句:“四妹,都是一家人,别太过分”。岳翎心中失笑,这才刚刚开始,这一个两个就因她的几句话,失了分寸,真是好笑。秦氏几人觉得岳翎无理取闹,殊不知正是她们夺走了属于岳翎的一切。而岳翎不过是在一点一点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看着众人默不作声,岳翎也没耐心等了,微微一笑道:“既然岳相的决心如此难下,那我还是不进去了,虽然我在云府年纪最小,待遇却是最好的”。说着招呼雪棋几人转身就要离开,“等等”,岳林终是开了口,攥了攥拳,对着身后吩咐道:“传令下去,以后见到翎儿无论是谁,皆要行礼,翎儿的品级为府中子女之首,若有违者,家法伺候,听明白了吗?”众人点头称是,不顾秦苑几人呆呆的又十分难堪的神色,岳林强颜欢笑,又恢复了慈父的神色问道:“翎儿,这下可满意了”?岳翎不置可否:“谢谢岳相”。岳翎的原则一向是该忍的时候忍,不该忍的时候绝不忍,而有时候适当的逼迫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岳翎是开心了,反观秦氏几人,那表情甚是精彩。她们越是气急败坏,岳翎觉得心里越是舒坦。见岳翎满意了,岳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招呼着众人搬马车上的东西,一边支支吾吾的跟岳翎说着:“翎儿啊,你看你都回来了,这对为父的称呼是不是要改改”。岳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神情看的岳林心虚,毕竟他做的事桩桩件件哪像一个父亲做的,“太久没叫了,生疏了,等我习惯一下有父亲的生活再说吧。”岳翎丢下一句话,就进了府,徒留岳林一脸尴尬,又无可奈何,也赶紧追了上去。身后除了搬东西的人,其他人也是呼啦啦的进府了,只有秦苑几人立在府前,被人遗忘了。岳宁她们当她是对岳林的决定不满,心里把岳翎骂了千千万万遍,只有秦苑知道,她只是在想刚刚岳翎经过时的一句话:只要本小姐一日不承认,尔等永生为妾、为庶。本是阳春三月艳阳天,秦苑却觉得背后冷风直冒,岳翎还是一个孩子,可是她丝毫不怀疑,岳翎说这句话时,眼中对自己流露出的一瞬间的杀意,看着渐渐消失的人群,又看看围在身旁的儿女,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