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首页 > 资讯

《诸天寻宝录》第一章 发黄的笔记和探墓开始

发布时间:2020-02-15 05:04:38

许先生国哥小说名字叫作《诸天寻宝录》,提供更多许先生国哥小说,许先生国哥小说名字。诸天寻宝录小说许先生国哥节选:许先生”,他不想让人明白他的真实的身份,从来不都戴着一个面具来见人,但这人挖道和寻龙点穴法是一把好手,因为…

>>>《诸天寻宝录》章节目录<<<

《《诸天寻宝录》第一章 发黄的笔记和探墓开始》精选

许先生国哥小说名字叫做《诸天寻宝录》,这里提供许先生国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诸天寻宝录小说精选: 前206年,咸阳,秦皇宫,秦王子婴默默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淡淡问道:“要你做的事,都做好了吗?”跪着的人低着头,看不见脸,“回陛下,办好了。”子婴嗯了一下,不再作声。跪着的人踟蹰了很久,低声问了一句:“陛下,您真的不打算……”子婴挥了一下衣袖,道:“无需多言,朕心意已决,退下吧。”“可是陛下,开启了那里,未必没有一搏之力啊!”“汝以为朕不想?可惜鸣鸿刀失落了,要是可以开启那里,吾大秦何以落得如此境地!跪着的人一脸愕然,嬴氏家族传承的宝…

  前206年,咸阳,秦皇宫,秦王子婴默默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淡淡问道:“要你做的事,都做好了吗?”跪着的人低着头,看不见脸,“回陛下,办好了。”子婴嗯了一下,不再作声。跪着的人踟蹰了很久,低声问了一句:“陛下,您真的不打算……”子婴挥了一下衣袖,道:“无需多言,朕心意已决,退下吧。”“可是陛下,开启了那里,未必没有一搏之力啊!”“汝以为朕不想?可惜鸣鸿刀失落了,要是可以开启那里,吾大秦何以落得如此境地!跪着的人一脸愕然,嬴氏家族传承的宝物鸣鸿刀竟然失落了?子婴长叹一声:“可恨那奸人赵高,死了都不安生,汝竟将吾嬴氏家族的宝物秘密派人送走了,现赵高一死,也无从知晓这刀的下落了啊!天亡吾大秦啊!”说罢,竟泪如雨下,过了好一会,子婴止住了哭泣,低声说:“来吧,把朕绑上,朕亲自去刘邦军处,降了便是!”“诺”

前206年十月,楚将沛公破秦军入武关,遂至霸上,使人约降子婴。子婴即系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玺符,降轵道旁,秦亡

201X年,GS省,秦岭北部,一处深林之中,正是深夜,树林中寂静无声,在这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却有着几顶军绿色的帐篷,帐篷之上还铺了伪装网,做的煞是隐蔽,不深入林中完全发现不了,在最大的一顶帐篷之中,几个人挤在一张桌子前,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说话,桌上摆着一张残破的地图,看着有些年份了,所有人盯着这张地图,没有人开口,气氛诡异无比。过了一会,一个人开口打破了沉寂:“你们看够了吧,再看也看不出花来,你们是信不过我是吧?”说话的是一个老头,名叫李全德,道上的人叫他“德叔”,南派土夫子里数一数二的好把式,年轻的时候曾只身一人下过一个唐代的大斗,摸过几件明器出来,奠定了在南派扛把子的地位。今天这次也是他召集的。“哪能啊,德叔,您老的话我们咋能不信?可是这地图咋看也不过民国,真的记载了个秦朝的大斗?”说话的是一个黑脸大汉,这人叫刘泉刚,因为脸长得方方正正,一个标准的国字脸,所以道上的叫他“国哥”。他一边问一边向地图伸出手去,想拿过来看看,德叔抽出一个铲子把,一下敲在国哥手上,国哥讪讪的收回了手,一脸尴尬。德叔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本子,也丢在桌子上:“这是那位先辈留下的笔记,那位前辈下去不深,刚过了金刚壁就折了几个人,只好记下方位等待以后再来,没想到战乱,那位前辈在战火中丧命,这图和这笔记辗转落于我手,各位可以看看”众人闻言,全凑了上去。“各位看也看了,表个态吧,留下的,我们热烈欢迎,不留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好聚好散,只是今天看到的,给我烂在肚子里,谁走了水,别怪我不客气!”德叔对着众人,沉声说道。过了一会,见没人开口,又提醒了一句:“这可是个凶斗,生死各安天命,谁命不好栽在这了,可别怪德叔我啊!”“瞧您说的,做我们这行的,哪个不是脑袋别裤腰带上,啥时候怕个死?大老爷们怕个锤子!”一个壮汉粗声粗气的说,这人叫熊建国,是从东北大新安岭来的狠人,一身横练功夫煞是了得,曾在东北林子里一人干死两头黑瞎子,入了土夫子这行就成了专业对付粽子的一把好手,被人叫做“老熊”。德叔看了他一眼,没接腔。坐在一边的两个年轻人也点了点头,最后的那个中年人沉默了一下,说:德叔,不是我计较,这次下斗,我们这收获……您知道,我做这行是为了我家里,您看……”

这人是一个土木工程学的教授,道上不知道他真名,都叫他“许先生”,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从来都戴着一个面具来见人,但这人挖地道和寻龙点穴是一把好手,所以德叔也叫了他来。德叔说:“许先生,你放心,这次,不管有没有明器,我私人给你两百万,只要您帮我们找到地方,不下去都无所谓。”许先生思考了一下,同意了。见再无异议,德叔向国哥问道:“要的人找齐了吗?”国哥说:“都是棒小伙,绝对没问题!”德叔点了点头,道:“诸位,既然商量好了,我们就早点歇息吧,明天傍晚,我们出发!”

第二日,傍晚,太阳刚下山,一行人就出发了,除了帐篷里的六人,还有国哥另外喊来的七个帮手,人手提着一袋东西,开始向着森林深处进发。许先生在前面拿个罗盘引路,其他人紧紧跟上,走了快半小时,老熊先不耐烦了,“奶奶的,走了这么久,还没到?我说你到底靠不靠谱啊?”许先生还没说话,德叔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老熊立刻怂了,老老实实的缩到后面去了,又走了十多分钟,许先生停了下来,“从地图来看,是这了,分开找找吧,前辈打的洞应该就在附近。”众人四散,拿出铲子开始四处钻探。不一会,国哥叫了起来:“德叔,这有发现!”德叔走了过来,从铲子上摘了一点土下来,在鼻尖闻了闻,又舔了一下,确定的说:”没错,动过的土,而且时间不超过百年的土,看来,我们找到地方了。”老熊一听,兴奋地说:“那还等啥,开挖!”德叔白了他一眼,“你个棒槌,这地方是可以乱挖的?,做我们这行的,忌讳深着呢,这洞死了人的,不吉利,要换个地方。”说完,德叔向队伍后面的一个年轻人招了招手,这人叫钻山鼠,原名徐国涛,年纪轻轻却有一手好铲法,这开盗洞可有讲究,要挖稳固还要挖的快,土还要少,他在道上还有一个外号叫人肉挖掘机,可见他挖洞的本事。他默默的走上来,在四处看了看,在离原先的洞三米开外选了一个地方,拿出一把铲子,开始挖盗洞。过了半小时,一个一人宽七八米深的盗洞就打出来了,德叔看了看边上的铲痕,赞道:“好一手鱼鳞铲法!敢问师从何处?年轻人拍了拍身上的土,看了德叔一眼,就走到一边自顾自的开始喝水。德叔自讨了个没趣,向后面的人要了个手电筒,招呼上国哥和许先生,下盗洞去了。

盗洞是斜着的,坡度不是很大,弯着腰可以一路走下去,几人走了一小会,面前出现了一堵墙。德叔不惊反喜,急走两步上前,仔细摸了摸砖的材质,说道:“这是上好的金砖啊,能用上这种砖的,至少得是王侯大墓了,这次这一笔,发达了!”许先生和国哥也是一脸喜色,许先生上前看了一下砖缝连接处,发现没有粘结剂。说:“这背后怕有古怪,还是请机关刘来吧。”他所说的机关刘,就是队伍里最后一人,年纪也不大,可是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学的博士生,因为兴趣原因痴迷古机关术,所以走上了倒斗这条路。这人曾以破解了七巧玲珑锁而在倒斗界一举成名,一听说这有个秦时的古墓,屁颠屁颠的就来了。国哥出去叫人,德叔和许先生继续研究这墙。过了一会,机关刘下来了。只见他走到墙面前,左敲敲,右摸摸,仔细的观察了许久,说:“这墙后,应该有火油。”德叔吃了一惊,“火油?你确定?”“我确定。”机关刘肯定的说。“不过,既然那位前辈进去了,这火油应该放光了,喊人挖就是”德叔思索了一会,转头向国哥说:“喊两个人下来,我们出去,让他们上。”国哥点点头,和德叔一道出去了。刚到上面,老熊急吼吼的走过来,问:“咋样咋样?挖到没?”德叔点点头:“挖到了,有金刚墙,要人去挖.”国哥去叫人,不一会两个精壮的汉子过来了,一个叫顺子,一个叫福贵,两人拿出铲子,撬杠,一弯腰下去了。机关刘在交代了两句后,也上来了。国哥不放心,问了一句:“没问题吧?”机关刘说:“除非那位前辈没进去,不然那火油绝对放掉了。”德叔拿出那本笔记,翻了几页,说:“这有记载,‘遇金刚壁,内有火油,乃以竹为引,放之。’没问题的”国哥刚想说什么,洞里突然传出一阵惨叫,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德叔三步并作两步冲向洞口,刚到洞口,一股热浪袭来,里面焦臭难闻,德叔脸色难看极了,回头冷冷的盯着机关刘。机关刘也惊呆了,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还有火油?”国哥见气氛不对,说:“不管怎样,先看看情况再说。”德叔冷哼一下,回头找手电去了。机关刘则像霜打得茄子一样,垂头丧气。过了一会,国哥又找了两个伙计,和德叔一起下去了。他们过了很久才出来,两个伙计抬着一具焦黑的尸体出来了,放下后又抬出一具来。刚开始就折了两个人,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德叔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了两个棒小伙!”机关刘早已急不可待了,冲上前问道:“怎么样?为什么还有火油?前辈不是引出来了吗?”德叔不语,国哥说:“暂时还不知道,只开了一个小口子,等开大了才知道。”

机关刘闻言,亲自拿了把撬杠就下去了,拦都拦不住,几分钟后,他失魂落魄的出来:“嘴里喃喃道:“原来如此,今天真是看走眼了,原来如此啊!”德叔问:“什么情况?”机关刘说:“这墙里的火油是分段的!每隔一段距离中间封死,这样设计可以使一个地方破口不至于整面墙都失去防御作用!古人之智慧,真是深不可测!这种设计极其花费,至少是王族之墓才有!”德叔默然,老熊看不下去了:“唧唧歪歪个鸟!下斗哪有不死人?富贵险中求嘛!机关刘说了,至少是个王族,宝贝一定少不了!大不了多给点抚恤金呗!再拖下去都快十二点了!”国哥说:“老熊这话在理,夜长梦多,不如先进去看看,再作商议。”德叔思考了一下,说:“好吧,钻山鼠,许先生和我走一趟吧。”两人跟上,德叔手执电筒,再下盗洞。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