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羞羞 陆恒 乡野 林逸
桃花村秘事 城镇医生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一千年前的隐秘

发布时间:2020-03-26 17:05:35

“小姐醒回来了!小姐醒回来了!”“老爷,小姐醒回来了!”尹青婉再打开厢房门,跟门外的丫鬟说了一句,随后,整个宁静的城主府,就犹如万物全面复苏通常,就喧哗了出来。“什么?婉儿醒了?快,带我过去的!”坐在城主府大堂的尹千绝,听见这个消息,‘噔’的一声

>>>《魔道独尊》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一千年前的隐秘》精选

“小姐醒过来了!小姐醒过来了!”“老爷,小姐醒过来了!”尹青婉打开厢房门,跟门外的丫鬟说了一句,随即,整个安静的城主府,就如同万物复苏一般,开始喧闹了起来。“什么?婉儿醒了?快,带我过去!”坐在城主府大堂的尹千绝,听到这个消息,‘噔’的一声,猛地从座位上坐了起来。饶是他平时再沉稳威严,此刻也忍不住喜形于色,说话都有点颤抖起来。守在厢房门外的七八名医师老者,瞪大了眼睛,看着恢复正常的尹青婉,一阵瞠目结舌。这、这真的治好了?!他们从医几十年,都拿着没办法的脑疾, 被这个小子一个时辰不到,就给治好了?他们拍了拍脑袋,有点难以置信。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宁信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尹千绝步伐匆匆的走了进来。“爹。”尹青婉冲他喊了一声。尹千绝没有回她,而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之后,目光便复杂的看向宁信。良久,尹千绝深深的收回目光,长长的说了三个字。“好好好!”宁信表情平静,并没有故意表现谦虚,也没有居功自傲,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回道:“分内之事。”仿佛这一切,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种态度,让尹千绝眼里,忍不住快速闪过一抹赞赏。如此不卑不亢,此子以后,必成大器啊!站在宁信身后的七八名医师脸色复杂,最后,又由那白眉白须的老者,站出来说道:“医道一途,达者为尊。公子你医术惊人,能治好这绝治之症,我等老朽心悦诚服。”这番话,白发医师语气认真,态度诚恳,不禁让宁信高看了一眼。“你,不错。”宁信淡淡回了一句。白发医师忍不住苦笑的点了点头,这公子医术确实很高,但一说话却是老气横秋,仿佛是在指点后辈一般,让他有些忍俊不禁。他殊不知,若真正算起年纪,宁信怕是当他祖宗都有余“尹城主,我这次出手相助,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有一事相求。”宁信忽然开口说道。“哦?”尹千绝眉毛一挑,神色有些讶异,想了想说道:“行,宁信,你随我到书房去谈。”说完之后,尹千绝便率先走出厢房。宁信跟在身后,一路之上,也不知道尹千绝跟城主府里的人交待了什么,城主府的侍从丫鬟,看到宁信之后,尽皆低头问好,语气恭敬。书房位于一处假山后面,并无闲杂人等,格外安静。进入书房,尹千绝开口说道:“宁信,说吧,有何事相求?”宁信也懒得卖关子,想了想沉声说道:“尹城主,我想问一下,为何大陆有关于千年前的事情,仿佛忽然全部消失了一般,没有半点踪迹可寻?”关于这个疑问,宁信已经疑惑已久。他仔细搜寻过这具身体的记忆,却发现千年前的事情,仿佛是什么禁忌一般,讳莫如深。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一千年前,在他身陨不周山之后,那个傻丫头如今怎么样了。大陆,为何又会九分化为九州,这和那个傻丫头又有没有关系?“一千年前?宁信,你为什么想要问这个?”尹千绝闻言脸色微变,他没有想到,宁信竟然要问的事情,会是这个。关于千年前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禁忌,所知不多!宁信,为什么会想要问千年前的事情?宁信闻言回道:“尹城主,我问自然有我的原因,还请尹城主相告。”说完,他认真的朝尹千绝拱了拱手。“这个”尹千绝犹豫了一下,方才缓缓开口说道:“宁信,实不相瞒,关于千年前的事情,对整个大陆来说都是隐秘,我所知也不是太多。我只知道,在一千年前发生了两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宁信闻言,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他隐隐有种预感,尹千绝口中的两场大战,一定和他还有那个傻丫头有关!“传言,在一千年前发生了两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第一场大战,是一名域外天魔,降世祸乱人间,八名人间巅峰高手悍然出手,那一战打的天翻地覆,神州陆沉。最后,在这八名巅峰高手共同出手之下,天魔身陨不周山,而大陆也伤了地基,逐渐分离,化作九块。”“这一场大战,史称为九洲之战。”尹千绝仍旧在说着,他没有发现,一旁的宁信眼里,闪过一抹滔天戾气!身陨不周山他只是稍稍一听,心中便明白了过来,尹千绝口中的那个最后身陨不周山的‘域外天魔’,正是他宁信!至于他为何变成了那所谓的‘域外天魔’,历史向来是由胜利者改写,那八大魔神赢了,想要怎么说,自然就是怎么说。“青绝、孽罗、扶厄、枯眼你们几个,很好!”“放心,不要多久,我北月就会杀上九天,上一世你们毁我肉身,断我根基,这一次,我必取尔等性命!”宁信默默自语,拳头紧攥,眼里戾气爆闪。深吸了一口气,宁信神情恢复如初,开口问道:“那第二场大战呢?”“第二场”尹千绝微微沉吟,似是在回忆,隔了半晌,方才开口说道:“第二场大战,传言和第一场大战的那个域外天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说,在那天魔身陨不久之后,世间忽然又出现了一尊功参造化的女魔头!这女魔头自称是天魔之奴,身狭滔天怨气而来,见人便杀,见城便屠,杀的人间一片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最后,这女魔头找上那杀死天魔的八大人间巅峰高手,开展了一场天崩地裂的大战。只是,这女魔头的主人都不是其对手,她又如何打得过?”说到这里,尹千绝语气顿了顿,说:“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这个层次的人能清楚的了,不过依稀听人说起,好像这女魔头是死了,又好像被镇压在某个地方。”说完之后,他发现宁信表情有些奇怪,似是有些悲伤,不由好奇问道:“宁信,你怎么了?”宁信闻言,逐渐回过神来,压住心中思绪,摇了摇头回道:“没什么。”“没什么就好。”尹千绝笑了一声,说道:“宁信这些事情,离我们太遥远了,也不是我们这种层次的人该关注的。”顿了顿,他看向宁信说道:“不过,我看你似乎对这些事情挺感兴趣的,如果宁信你真想知道的话,你不妨去我们雷泽州的太虚仙宗,那是我们雷泽州传承最为悠久的门派,也是我们雷泽州最顶尖的三大门派之一!”“在那里,会有你想要的答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