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羞羞 陆恒 乡野 林逸
桃花村秘事 城镇医生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单打独斗是英豪

发布时间:2020-03-27 03:06:59

刁弘的眼睛死死地地盯着刘裕,他的额头和鬓角了渗出来了豆大的汗珠,把那张抹了厚厚白粉的脸,冲得几道几道的,连头发也因为极其的愤怒的而变的飘荡,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那种世家子弟那种不可一世的风范。他望着刘裕,眼睛里基本上要喷出火来:“除了第三个原因是什么

>>>《东晋北府一丘八》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单打独斗是英豪》精选

刁弘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刘裕,他的额头和鬓角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把那张抹了厚厚白粉的脸,冲得一道一道的,连头发也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得飘散,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那种世家子弟那种不可一世的风范。他看着刘裕,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还有第三个原因是什么,快点说!”刘裕微微一笑,看着刁弘,一字一顿地说道:“第三个原因嘛,就是你一个大男人,却涂脂抹粉,活象个娘们,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刁弘再也忍不住了,怪吼一声:“气煞我也,刘裕,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刘裕笑着一把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一身刚硬如铁的肌肉垒块,一边揉着拳头,响起噼哩啪啦的骨节声,一边对着已经开始抄棍提棒的刁毛等人笑道:“谁想第一个挨打?”刁毛已经带着三十多名刁弘所带来的恶奴,一个个撸起了袖子,露出毛茸茸,刺着各种青龙白皮的胳膊,抄着棍棒,或者是举着皮鞭,把刘裕围在了当中。但是这些人看着刘裕那铁塔般的身形,一个个都只敢嘴上喝骂,却无一人敢进半步。檀凭之大怒,圆睁双眼:“这么多人打一个,真不要脸,刘里正,我来帮你!”魏咏之也直接从一边的行李上抄起了一条扁担,横于身前,厉声道:“弟兄们,跟这帮狗东西拼了!”刁弘阴阳怪气地冷笑道:“怎么,你们这些伧子,在我大晋的官府里,还想聚众造反是不是?”刘裕哈哈一笑:“二位的好意心领了,你们初来乍到,不要卷入这样的事情。这些个奴仆打手,在我刘裕看来,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就是来上成千上万,又有何惧?”刁弘咬了咬牙:“刘裕,本公子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要给这帮流民伧子强出头,跟我们刁家作对?”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这里是京口,轮不到你姓刁的乱来!再说你连个官职也没有,持个节杖就想在这里横着走,也得看咱们京口爷儿们的拳头答不答应!”刁弘恨恨地一跺脚:“刘裕,你胆子够大的,不错,我是没官身,但现在就是我刁公子看你姓刘的不顺眼了,打你还不行吗??给我上!”刁毛一直是叫的最高,骂得最凶的一个,但真的给主子下了令,还是有点心虚,毕竟,他是亲眼见过刘裕负了两三百斤的重物,还能健步如飞的。凭着他多年来横行霸道,狗仗人势,欺男霸女的经验,这力量可不是自己能比的,就算手里抄了家伙,真动起手来,十有八九也是自己吃亏。所以从一开始,刁毛就打定了主意,躲在几个楞头青的后面,只是叫骂,却是不上前,就连目光也避免跟刘裕相对。可是这会儿给刁弘直接下令了,再躲也躲不过去。刁毛的眼珠子一转,黑痣上的几根黑毛跳了跳,对着一边沉默不语的刘毅说道:“刘从事,这刘裕胆大妄为,公然地在这州刺史府内挑衅我家公子,面对天子节杖也如此不敬,你们就在这里干看着吗?衙役兵士还不上前把此人拿下?”刘毅的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刘裕,脸上现出犹豫之色。刘裕冷笑道:“刘毅,你也算是个州中小吏了,如果是我在这里咆哮公堂,对刺史或者其他的官员不敬,你确实是有护卫之责。”“但刁弘并无官身,而且是他在这里恃强凌弱,欺人在先,乡里乡亲都看着呢,当心你走错了路,以后给人弹劾,连这口公门饭,也吃不成啦!”刘毅咬了咬牙,转身就走,而州衙中的几十个属吏与衙役也跟在他的后面,直向偏门外走去。刁弘气得破口大骂:“刘毅,你个滑头,就这么跑了!你别后悔!”刘毅转过了身,向着刁弘平静地行了个礼:“刁公子,此人说的有理,刘某作为州中从事,迎来送往,这是我的职责。现在已经过了当值时间,兄弟们也要回家吃饭了,这里您请好自为之。”“不过,刘某还是要提醒您一句,京口民风强悍,强者为尊。您在别处也许可以一呼百应,无人敢跟您作对,但在这里,还是强龙暂不压地头蛇的好!”说完之后,他也不管呆立在原地的刁弘,大步而出,离开了这个州衙。刁弘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在这庭院之中,虽然那二百多北方流民已经听了刘裕的话,退到了一边,没有上来动手的意思。但是门外仍然有成千上百的围观民众,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连州衙内外的大树上也爬满了不少人,都在这里大声地为刘裕叫好呢,本方这些人的声势,给这些人完全压制了,毕竟几十个恶奴陷入了这几千百姓的包围里,如水滴入汪洋。刁弘开始迅速地判断起了形势,作为一个世家子弟,一个成功地在各地欺负了很多人的官二代,他很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如果是他的几十个手下欺负几个百姓,那永远是往死里整。可是现在,刁弘第一次碰到自己处于这种不利的形势,想着如何开溜,才是王道。毕竟自己这回来京口,也是大哥授意来探路的。若不是白天给刘裕这样硬怼了一把,一肚子邪火无处发泄,要拿这两百多伧子出口气,他也不会这样一意孤行,以至于此。但刁弘的耳朵里不停地灌进周围围观百姓的笑声:“刘大哥,你真棒,真给咱京口爷们儿长脸。”“就是,让他姓刁的知道,咱们京口人不是好欺负的,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可以来这里作威作福!”“刘大哥,赶跑了这些家伙,咱们一起去吃酒,叫俺婆娘再杀吃鸡!”“不行,谁也不许跟俺老何抢请刘大哥的事,连刘胖子这回俺都带!”这些话如一把把尖刀,刺进了刁弘的心里,他很明白,要是今天这一退,只怕非但刘裕,连这些普通的京口百姓也压制不住了,那自己家倾家荡产买来的京口官职和田地,只怕也要打了水漂。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