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羞羞 陆恒 乡野 林逸
桃花村秘事 城镇医生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首页 > 资讯

《温少情深不寿》 第3章 她老公干得 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03-27 12:03:40

小说主人公是白色色筱温少情的书名叫《温少情深不寿》,它的作者是夜风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马嘉,您注意一点。”白色色筱皱眉头推开马嘉,侧身避开他,以预防他酒后肆无忌惮。马嘉偶尔也回来住,不过那是极少数的情况。一般,白色色筱和染染住里间,而马嘉就睡外面的地铺。常常深更半夜回来,第二天一早就不见人影...马嘉偶尔也回来住,不过那是极少数的情况。一般,白筱跟染染住里间,而马嘉就睡外面的地铺。常常深更半夜回来,第二天一早就不见人影了。。

>>>《温少情深不寿》章节目录<<<

《《温少情深不寿》 第3章 她老公干得 免费试读》精选

“马嘉,你注意一点。”白筱皱眉推开马嘉,侧身避开他,以防止他醉酒后肆无忌惮。

马嘉偶尔也回来住,不过那是极少数的情况。一般,白筱跟染染住里间,而马嘉就睡外面的地铺。常常深更半夜回来,第二天一早就不见人影了。

不过,马嘉很少喝酒,更很少喝醉,因为这是白筱的要求。像今天这样喝得连舌头都大了的情况,白筱还是第一次遇到。除了感觉到恶心以外,更多的是担心马嘉的嘴不严实,在外面吹牛。

就比如刚才那句“白家的大小姐”,就够让白筱心惊肉跳的了。

马嘉撑着半张眼皮睨他,油腻腻笑嘻嘻地又朝白筱走去:“装什么贞洁烈女,你是我马嘉的老婆,难道还不让老子碰一碰?”

“啪”一声,一个耳光清晰地甩在他脸上。

白筱冷着脸说道:“马嘉,你清醒一点。我是你老婆吗?”

是?

还是不是?

马嘉的脑子浑浑噩噩的,自从这个女人走进他的生活,他总觉得生活变了个样。对外,他们是夫妻,她白筱是他马嘉的老婆,可是私底下,他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过。白筱是长得很好看的,第一次见到白筱的时候,她挺了个大肚子,那模样也是我见犹怜。做人前夫妻做久了,马嘉自己也快分不清,他们是真夫妻,还是假夫妻。

但白筱的这个耳光让他突然间清醒过来,认识到,嗯——他们果真是假夫妻。

可他不甘心。这么个漂亮的老婆只能看不能碰,他忍了五年已经忍够了,今天借着酒胆,怎么着也得把人吃到手。

所以白筱的第二个耳光甩过来的时候,马嘉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眼里露出一寸猥琐的光芒,把白筱的手凑到自己的嘴边:“白筱……要不,你真的做我老婆吧?我发誓,我马嘉一定改邪归正……”

“你,松手!”白筱听得心惊肉跳。

马嘉怎么可能轻易放手,一下子就揽住白筱的腰肢,凑到她鼻子底下笑嘻嘻地说道:“我不松,松了,你就跑了。白筱,我是真的喜欢你……”

扑鼻的酒味让白筱几乎作呕,她死死用两只手抵着马嘉,咬牙骂他:“马嘉,你疯了吗?你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你信不信从今天开始你那些烂摊子我都不管了,就让你被那些高利贷砍死好了。我白筱离了你,还能找下一个马嘉。你马嘉呢?没有我,你只有死的份。”

“臭娘们你说什么?”马嘉本来就够窝囊了,被白筱这么一刺,狗血上头立刻就露出狰狞的面目。他一把掐住白筱的下巴,恶狠狠说道,“好你个臭娘们,你要走是吧?老子就让你成了老子的女人,看你走不走得了!”说着就开始凑上去啃白筱的嘴唇。

白筱左躲右闪,好不容易避开他的袭击,可是脸上还是沾染了他的唾沫。一股厌恶从心头起,也不知道手上抓了个什么,就朝马嘉脑袋砸了过去。

“嘭”一声,马嘉立刻头破血流。

白筱吓得丢掉手里的东西,原来是染染的玩具,一个塑料鸭子,很硬。

马嘉赤红了眼睛,看到自己流血,连眼睛里都冒出火来。他捋起袖子揪住白筱的头发,“啪”地一声,一个大耳光就落到了白筱脸上。

“臭娘们儿,反了你了。”

“马嘉,你给我滚,你给我滚!”

马嘉气急,大手掌一下掐住白筱的脖子:“老子就算要滚,也要先把你收拾了。”

“马……马嘉……咳咳,不要……咳咳咳……不……”

快窒息了,快死了……

白筱的脑子里滚过太多的往事,可是她一点都抓不住,抓不住。她就这样要死了吗?不,不行啊……她还有染染,还有染染要照顾。

眼前渐渐发黑,白筱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

在倒下之前,里间的门突然打开,染染冲了出来。

……

……

“9床切喉,准备插管。”

“是,陆老师。您亲自做吗?”

“你来。”

“陆老师,陆老师……28床血压上来了,您快来看看。”

陆梓西大步流星地走过去,随便看了一眼病床上蓬头垢面的女人,皱起眉头:“血压恢复正常了吗?”

“正常了。”

“那就给她洗把脸。”

“……”

等陆梓西忙了一圈再回来,28床的还没有醒。刚才陪着过来的一个中年妇女不在,只剩下个小女孩趴在床边,睡着了。

他看了眼病床上的人,目光突然一震,然后就跟没来过似的,离开了急诊室。

深夜的医院冷清地要命,走廊虽然开着灯,可是那灯光是白色的,照得人总觉得有几分惨淡。

陆梓西走到走廊尽头点了根烟,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说话。”对面传来某个人冷冰冰的声音。

陆梓西哂笑:“你还在找姓白的吗?”

“啪”一声,电话挂得不近人情。

陆梓西眉头一皱,想着该不该再打一个,人家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

“说。”还是简单的一个字。

陆梓西想骂娘,他温少情还能说个人话吗?要不是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他都懒得管这档子破事。

“来我们医院。”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后的陆梓西心里美滋滋的,丫的,让你将老子,老子也将你一回。

结果陆梓西在值班室一直等到凌晨三点多,他温少情大爷的才慢吞吞地到医院。与他一起来的,还有自家那跟屁虫陆梓菲。

“我说,你来干什么?”陆梓西瞪着自家妹妹,没好气地说道。

陆梓菲挽着温少情的胳膊,嫣然一笑:“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三哥哥,人呢?”说着左右看了看。

“哎哎哎,陆梓菲你这只猪,”陆梓西敲着桌子笑骂,“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我能把病人搁这里?跟我来吧。”他起身,得意洋洋地看了温少情一眼,“待会儿可别忘了报答我。”

温少情始终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对陆梓西的话不置可否:“如果真是她,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哎哟喂,温三少爷终于说了句人话。

带着人来到28床前,床头幽幽的一盏夜灯,柔和地照亮了床上的人。

白筱。

时隔六年,他,终于在这个鬼地方找到了她。

温少情捏紧了手指,冷冰冰地问陆梓西:“什么病?”

“窒息性休克。”陆梓西回答,睨了温少情一眼,“三哥,有件事我告诉你,希望你承受得住。”

温少情冰冷的视线落到他身上。

陆梓西一个肝颤,真是为自己的熊心豹子胆捏把汗。要你多嘴,要你多嘴!他在心里打嘴巴。

“咳……是她老公干的。”

老公?

温少情的瞳孔骤然缩紧,一秒、两秒……然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