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问九烟 儿媳 绿帽 老婆 废后惊天下 乡村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羞羞 陆恒 乡野 林逸 桃花村秘事
首页 > 资讯

007回家的条件

发布时间:2020-05-23 17:04:11

沈如初并没有在意我的大不敬,反倒让下人伺候着我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将浑身的疲惫和挥之不去若隐若现的疼痛感全都洗掉了。我浑身浸泡在舒适的温水里,忍不住叹息:沈如初到底是个

>>>《猎心僵尸》章节目录<<<

《007回家的条件》精选

好书推荐:娇养富家女 | 少主难缠 | 轩辕青羽 | 黄荆 | 大侠萧金衍 | 我的帝国 | 玄坛史迹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龙破九天诀 | 皂吏世家 |

沈如初并没有在意我的大不敬,反倒让下人伺候着我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将浑身的疲惫和挥之不去若隐若现的疼痛感全都洗掉了。

我浑身浸泡在舒适的温水里,忍不住叹息:沈如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虽然我们认识才没多久,可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性格中的矛盾之处,他可以一会儿残忍像是古代的刽子手,一会儿又温柔的让人几乎迷失自我。

说实话,在生活当中,我并不喜欢和这样性格复杂的人交往。谁叫他们的心思太深沉,我看不透,自然也就难以觉得心安。

我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艰难。

这时,浴池入口处传来女仆小心翼翼的声音:“顾小姐,少爷想要你换的衣服,我先放在这里了。少爷说您不要着急,他准备了晚宴,您什么时候西好了让我知会一声,他就让厨房将饭菜摆出来。”

我清晰地捕捉到这年轻女仆声音中的好奇和憧憬,我想,在她眼中沈如初大概是天神一般的存在。而我呢?相貌平平身材也平平。

我想,她心里一定很奇怪:我到底有哪里与众不同,能够让沈如初如此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我让女仆只管去享受初春话,自己从水池当中站起身来,圆润的水珠如同珍珠一般滚落。

我低下头去看着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些恍惚。进化成白僵之后,不仅我体内的能量变得更加巨大,就连我的身体也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我的皮肤明显变好了。

我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却只觉得无比陌生。我的五官仍旧与从前一样,只是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镜子中的那个人脸上,我几乎看不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顾冉的痕迹。若不是镜像的一颦一笑都与我同步,我几乎要怀疑镜中这个媚眼如丝面带桃花的美人究竟是不是我自己。

我收回视线,不想要进一步因为身用体的改变而困扰:我可不觉得自己现在还需要去担心其他的事情——要知道,我的生活可已经是一团糟了!所以相比之下,外貌气质的改变根本微不足道。

我来到浴池旁的木架子边,拿起深入出脱女仆留下的衣服。

手中传来的光滑厚实的触感非常陌生。这是一件设计大胆的露背红色礼服裙。暗红色的布料衬得我的肌肤更加苍白,玫瑰花瓣一般层层叠叠盛开的裙摆在我的身后铺曳开来,华丽美艳得令人窒息。

我看上去就像是西方哥特电影中刚刚从棺材里钻出来的吸血鬼。我怀疑沈如初是故意挑选这么一条大胆的礼服裙的,目的就是时时刻刻提醒我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也不再是自由身的事实。

我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苦中作乐地笑笑:至少,沈如初的品味很不错。

浴室外放着一双金色高跟鞋,目测七公分高的细跟看得我小腿发抖。

我小心翼翼地穿上鞋子,一步步往客厅的方向走去。长餐桌上摆好了一碗浓汤,橙色的汤汁盛放在洁白的陶瓷浅底汤碗里,精致得像是电影里的场景。

我局促不安地走进餐厅中,看到一身燕尾礼服的沈如初优雅地站起身来替我拉开了座椅,甚至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吓得我差点绊倒在自己的鞋跟上。

眼前的这一切与其说是浪漫,还不如说是惊悚。

我小心翼翼地坐下,一抬头,就对上沈如初温柔的笑容:“吃饭。”

我看到他明媚的笑容,大脑短暂地空白了一秒。

我才不会承认,是沈如初的笑容实在太好看,才以至于我看到恍惚。

我回过神来,迅速低下头去,拿起汤勺安静地啜饮面前浓香温热的浓汤。

沈如初不言不语地坐回自己的座位,同样开始用餐。

他不说话,我也体贴不开口。

我并不觉得沈如初会体贴到特地设晚宴庆祝我进化成功的地步。我几乎可以确定,下一秒他就会开始提条件了。

所以,这顿饭对我而言更像是最后的晚餐。

汤品过后,是香喷喷的法式烤羊排,配上新鲜多汁的芦笋,好吃得我连舌头都要融化了。

待我吃饱喝足放下了刀叉,沈如初才开口问道:“饱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地点了点头。

沈如初满意地笑着说:“不错,现在吃饱了,一会儿才不至于饿红眼。”

我一愣:“一会儿?”

沈如初点头,然后问道:“你想不想回家?”

因为项圈的存在,我不可能离开沈如初身边十米范围以外。换言之,如果得不到他的许可,我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回。

天知道,我有多担心妈妈。

当然,我也可以想象他她有多担心我。

但是我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沈如初既然挑这个时候开口问我是不是想回家,那就说明他一定有需要我做的事。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沈如初莫名其妙的。他是我的主人,如果要我做什么,那直接吩咐不就好了吗?那样,反而比较简单明了。

可偏偏,沈如初就是要把日常生活过成宫心计。

我看着他,冷静又无奈地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沈如初面不改色地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劳驾,假扮一下我的未婚妻。”

噗。

我听了他这话,好险没让杯子里的白开水给呛死。

沈如初自我感觉良好地一笑,道:“小僵尸,别那么激动。”

呵呵,激动?

我好努力才忍住了没有对着他翻个白眼:沈如初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激动,而不是受惊过度?

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我能够问一句为什么吗?”

沈如初冷笑一声眯起眼,用面部表情作出了明确的否定。

我撇撇嘴,识相地没有再追问。我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慌:沈如初为什么需要我假扮他的未婚妻,关我什么事儿呀?我只要乖乖干活,然后开开心心回家去不就行了吗?

沈如初带着我来到停车库内,头也不回地交代:“记住,等一会儿我不让你开口,你就不要随便说话。”

我乖巧地应下,然后只是呆呆地看着沈如初专心驾驶的侧脸出神。

我很好奇沈如初的目的地,但更想要知道他深邃得如同黑洞一般的眸子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情绪和秘密。

沈如初的车一路驶进郊区,然后停在一块写着沈桥水榭四字的白色木牌前。

沈桥水榭对于整个沪滨市而言,是传奇一般的存在。整片沈桥水榭占地2200平方公里,覆盖区域内溪水潺潺、丘陵起伏,整个如同一片古典园林。

但是沈桥水榭之所以是传奇,却不在于它有多么华丽精美,而更多的是因为其中的住户。

沈桥水榭之中的住户严格说来只有两家:在医药界执牛耳的沈家,以及在军政两界说一不二的乔家。

我之前就怀疑沈如初的身份不一般,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过他居然真的和那个医药界呼风唤雨的沈家有关系。

这一刻,我后知后觉地开始害怕怯场了。我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害沈如初丢脸。

不过不要误会:我并不在乎沈如初的死活,我担心的是他因此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那我岂不是又回不成家了吗?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事到如今,我就算再紧张也没有用。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好好配合沈如初,这样才能你好我好、皆大欢喜。

沈桥水榭之中灯火通明,落在溪水里五彩斑斓的如同仙境。四周的植物郁郁葱葱,再配合上木制的廊桥结构,真是好一个曲径通幽。

我挽着沈如初的手臂,一步一步婀娜多姿地向前移动。这个男人有着神奇的魔力,只是这么平平常常地与他走在一起,就让我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得光芒万丈了。

我也不住悄悄看了沈如初一眼,又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脖颈,指尖触到常人所看不见的坚硬皮项圈。

沈如初带着我来到宴会厅外。

只见厅门口站着两名黑衣保镖,腰间不约而同有着一块可疑的突起。

果然不愧是在军政界叱咤风云的乔家,找来的保镖居然也都是真枪实弹的。

沈如初别过头来给了我一个安心的微笑,然后带着我顺利地进入宴会大厅,连看都没有朝那两个保镖多看一眼。

我局促不安地跟在他身边,再一次意识到这个男人所生活的世界是怎样与我所熟知的那一个截然不同。

这间宴会厅里的人或许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存在吧。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观察着室内的装饰和衣着华丽的宾客。

就在这时,我的视线捕捉到了一个不和谐的身影。

张静姝。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死死地盯着那个身穿金色小礼服裙的背影,恨不得用视线在她的后背开出洞来。

张静姝再怎么浪荡**,我也没办法否认她胸大颜好的事实。她这么亭亭玉立地往那里一站,一般人还真看不透她的本性。

沈如初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冷笑了一声道:“什么垃圾都往里放,沈乔两家也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小僵尸,你可千万别和那种货色混在一起,脏死了。”

我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沈如初就这句话说得最让我觉得痛快!

不过,张静姝既然在这里,那么,周骞是不是也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果然,一身银灰色西装的周骞走了过去,低着头温柔地与张静姝说着什么。

明明,我以为自己已经对他死心了。可若是那样,为何面前的这一幕让我胸口抽痛?

“不争气。”沈如初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然后,居然拉着我就往他们那边走了过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