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问九烟 儿媳 绿帽 老婆 废后惊天下 乡村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羞羞 陆恒 乡野 林逸 桃花村秘事
首页 > 资讯

章节八

发布时间:2020-05-24 07:04:50

很更年轻时候才有的感觉。  他基本上不能较为集中精神干任何事情。  更有甚者连他端茶的时候,也不当心溅出几滴茶水来。  他只恨能早点儿看见她。  幸好夜并不很长。  天黑的时候。他又能看见她了。她依旧穿着白纱。脑袋上带着斗笠。斗笠上挂着面纱。遮蔽住了整他总相信自己能够与人不同。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但他从不认为自己的能力有所下降。他认为自己的大脑,只会进化,不会退化。。

>>>《贞录》章节目录<<<

《章节八》精选

好书推荐:娇养富家女 | 少主难缠 | 轩辕青羽 | 黄荆 | 大侠萧金衍 | 我的帝国 | 玄坛史迹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龙破九天诀 | 皂吏世家 |

  贰叁

  宁义傲是个自负的人。

  他总相信自己能够与人不同。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但他从不认为自己的能力有所下降。他认为自己的大脑,只会进化,不会退化。

  他也相信。他不会被任何女子迷惑。

  但现下他却疑惑了。

  他回到自己屋子的时候。脑子里尽还全是那女子的眼睛。那眼眸更胜秋水。流转的时候,几乎能够慑人心神。纵然他已经十分老练。但似乎在这眼眸之下,自己还是个未经女人的少男。他的心跳会加快。那是他很年轻时候才有的感觉。

  他几乎不能够集中精神干任何事情。

  甚至连他端茶的时候,也不小心溅出几滴茶水来。

  他只恨能早点见到她。

  还好夜并不很长。

  天亮的时候。他又能见到她了。她依旧穿着白纱。脑袋上带着斗笠。斗笠上挂着面纱。遮蔽了整个脸蛋。他不能瞧见她的眼睛。但能看见她的身影。似乎也有望梅止渴之功效。

  他站起身来的时候。身子几乎有些摇晃。但他还是立即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因为这里毕竟有很多人。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用崇拜的眼光望他。总叫他有种自信满满的感觉。

  他大声道,诸位。都是佼佼者。然降服恶魔总不是易事。这恶魔常年居住在雪城之内。而这雪城极度严寒。真气充足自是能够驱寒。但这恶魔的真气并非寻常之寒。能够突破别人真气,冻伤内腑。因而各位必先习耐寒之术。

  他喊一声的时候,便有十四五人抬着一大木桶。那木桶里装满了水。那水面上冒着雾气。而抬木桶的人,尽皆穿着厚实。棉帽棉裤,便是那手上,也带着厚厚的套子。抬的时候虽然费尽力气,但却不曾瞧见有半滴汗水。

  那木桶尚未靠近。众人也已然感受到那冰凉的寒气。直逼骨髓里去。

  便有人开始运行真气,抵御寒气。

  待那木桶放下的时候。寒气就更重了。

  宁义傲道。这木桶,便是习耐寒之术的好法器。这里面的水并非寻常之水,便是我驱动真气,催促寒冰成水。因而这虽是水,但实是寒冰。诸位谁若可以不运真气,在这水中待上半柱香,便可与我共敌恶魔。

  便没有人说话了。人总是需要有自知之明的。有自知之明的人通常才活的长久。但揣摩自己是需要时间的。这帮人或许正在揣摩。但却有人走了出来。

  她走路的时候很轻。那轻柔的白纱几乎没有任何波澜。

  她起身便跳进那寒冰水里。水瞬间包裹了她的身躯。寒气包裹着她。她不曾运用真气。若是运用真气,定会将水隔开。不能沾衣。而此时她纱衣尽湿润。显然是不曾运用真气抵挡的。

  宁义傲有些诧异。他险些便推翻那木桶救她出来。只是他止住了。他瞧见她的身子。似乎没有剧烈反应。虽然有些发抖。却好似只是微微的有些冷。

  他不知那老人传了真气给她。那老人的真气极寒。她吸收了这真气之后,身体便适应了这种寒冷,便不许运气真气。身体也便可以抵挡住严寒。

  董贞此时虽然有些发抖。却却不至于冻坏腑脏。

  半柱香的时间片刻便到。

  她跳出水桶的时候。那纱料便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那身材便凹凸有致。似乎很能够让年轻人血脉喷张。宁义傲瞧见之后,便有些恼怒了。他愤恨这些眼睛瞧见她的身材。他似乎已然默默将这女人当做自己的女人。别人是瞧不得的。

  董贞的身子刚落地。他便已经出手了。他已将身上的外衣批到她身上。他的动作很快。却很轻柔,似乎在为自己的女儿披上外衣。从年龄上说,更为相似。

  董贞望着那老头。微微的颔首。或许这老人的举动存心不良。但总归好心。却不能不谢。董贞虽想开口言谢。但知道自己口音有异,总会引起别人注意。因而只是微微颔首。不曾开口。

  但有些人即便是说破嘴巴,甚至下跪点地。也不能乞得这老头的微微一瞥。但董贞便是微微颔首。那老人已经乐不思蜀,险些笑出声来。又连忙遏止。动作虽有些滑稽,但总不至于没了长者风范。

  董贞披着那老人的外衣。便入了后庭。

  众人大为惊异。此女子不为凡人。

  能做他人不敢做之事。自然不是凡人。

  贰肆

  若是有一些可以代步的工具。例如牛马骡子之类的。走起路来总很轻松。对于修行之人来说,牛马骡子却都显的多余了。他们若是运转真气,走起路来,自然是比牛马骡子之类的快捷数倍。

  人若是走的太快了。也不见得总是好事。

  沿途的风景看不清楚。若有人问起,说你经过那地方有什么味道精美的茶铺么。总得回答,我走的太快了,不曾瞧得清楚。实乃有煞风景。

  修行之人虽然多为豪迈。但有时总得有些情调。

  吃饱了的人,总有喜欢有情调。

  宁旭此时吃的比任何人都要饱,喝的比任何人都要足。酒足饭饱之后,总得有些消遣的手段。宁旭便慢下脚步来,对身后的女子说道,咱们且慢走些吧。

  汝希道,为什么?

  宁旭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不觉得此处风景不错么。

  汝希只顾埋头奔走,她的真气本不如宁旭,奔走起来,要跟上宁旭,还是有些吃力的。便无瑕去顾虑周边的景色了。此时听宁旭说起来,才抬起头来。瞧着风景。

  此处确为不错。虽不曾有城市喧哗只美,却有自然风景之丽。这小路两边虽无绿草,却有草木泛黄之美,远处山上却有滴点青松。即是天寒地冻,此书亦是长青。给人无限生机。

  汝希便慢下脚步来。宁旭便哈哈大笑起来。

  有些时候。莫名其妙的笑,会给人带来智障的感觉。

  或许老天此时便有此感。那乌云便密布起来。或是要下雪了。

  汝希便道,要下雪了。

  宁旭道,不急。欣赏着雪景岂不妙哉。汝希,我来和你下一赌注。

  汝希道,什么赌注?

  宁旭道,我从此刻开始,直至到了我父亲的府邸之前,全不动用真气赶路。一路走过去。你信不信?

  汝希道,不很相信。

  宁旭道,却敢和我打赌么?

  汝希道,为何不敢。你若输了怎地。我若输了怎地?

  宁旭道,我若输了随你。你若输了,我还不曾想好,总有好玩之处。

  汝希便点了点头。只是话不曾多说。天上之物就降落下来。却不是轻飘飘的雪花。是雨水夹杂着冰块又伴着雪花。从万里高空上降落,砸在地面上,也留下一道疤痕。

  两人便抱头要走。汝希便运转真气。宁旭却依旧缓步前进,任由那田上之物砸弄着自己的脑袋。汝希回过头来。瞧见宁旭的狼狈模样,不禁的开怀大笑。此时的笑声,在宁旭的耳朵里听来却没有那么难题了。似也是个女人了。

  两人便附近寻了一个山洞,躲了进去。

  汝希的身子已然全被那雪雨淋湿。浑身上下湿漉漉的难受的紧。凡是修行女子,身材总不坏到哪里去。有时候又辟谷之时,总不会有赘肉脂肪累计存储下来。她的身材玲珑凹凸有致。好像是一只美丽的千年蛇妖。

  她累了。身子起伏时候的喘息。好像对男人总有致命的诱惑。

  她转身的时候。那男人抱住了她。两人的距离不到一根手指。互相能听得到那呼吸声。男人在她的耳边道,若是你输了。就做我的女人。

  那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来。带着男子方刚的气息。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也变的软了。她低声道,我还没有输。

  宁旭道,你输定了。提前些兑现承诺,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地上有些湿。山石不是很平。尖锐的石子磕在女子的肌肤上,留下不平的痕迹,那痕迹在她转身的时候,便消失了。那山洞里,两人翻滚着,却好似忘记了这天地的寒意。两个的体温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似乎是不怕任何的寒了。

  微微的喘息在这山洞里。

  却好似一曲销魂的歌谣。

  贰伍

  赵子泰盘膝而坐的时候。真气缭绕起来。整个真气将他的身子包裹起来。浑似蒸笼里的包子。只是这包子并不那么白净了。

  大抵有一顿饭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暗下去了。

  他的面前,盘坐着那老妇。老妇眼帘微垂。口颌微闭。似乎颇有参道之意。

  赵子泰道,为何带我来这里。

  老妇不曾睁眼,也不见嘴巴有多少的蠕动,只听得说,若是把你丢在那人那里,说不定这时候已经要了你的性命了。

  赵子泰道,那我们要去哪里。

  老妇道,我要去寻那匕首。你去不去。

  赵子泰道,我不去。

  他说话的时候。身子就站起来。撩起脚步来就便要往洞外走。老妇道,我平时卜一些杂挂。你要听不听。

  赵子泰回头,道,卜卦什么的,尽皆是骗人的吧。

  老妇摇了摇头道,骗人的自是被人骗的。

  赵子泰嘴巴撇了撇,似乎对这种神神叨叨的话不以为然,却又要走。老妇又道,我最擅长的便是少男少女的因缘之卦。你有没有兴趣。

  这话便好似是黑白无常手里面的索命棍子。便锁住了赵子泰的喉咙。他便迈不动脚步了。犹豫不决了。老妇道,你且听我一卦,你若是不随我去,这一生亦不能跟上那姑娘的脚步了。

  赵子泰道,什么姑娘。

  老妇的嘴角微微的昂起来,道,自然是你心中的那姑娘。

  赵子泰握紧手里面的骨头,道,你不必骗我随你一起前去。

  老妇道,我恍惚一生。自然瞧得出你的心思。若不是因为这姑娘,即便是杀了你,也不能逼你背叛那老头,你想保住这条命,方可见那姑娘一眼。好没志气。

  老妇又笑道,我自然瞧得出你是这般没志气的人。所以才断定你会背叛那老头。

  赵子泰的喉头有些发痒,心中郁郁不乐,低声道,你不曾见过她的眼睛。

  老妇道,又怎么样。

  赵子泰道,见过她眼睛的人,多半会不想死的。

  老妇哼了一声,道,偌妖娆的眼睛,能让你这般少年如此痴迷。

  赵子泰坐下身子来,道,此物只应天上有。

  老妇楞了片刻,重复的念叨着那句话,又道,少年人多应该说些这样的话。只是我不曾骗你,若是你不随我去寻那匕首,我担保你一生也追不及那姑娘。

  老妇又道,她并不是普通人。他日必定飞黄腾达。你若不跟着我去见识见识,将来如何及的上她万一。又如何和她有触言。

  赵子泰站直了身子。山洞外风雪似乎依旧很大。这山洞里却气温如春。便好似是世外桃源般的。他的脸庞上有一种似乎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表情。他的手指紧紧的扣着那骨头。真气微微的耸动。那骨头就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他的眼睛眯起来。似乎是思虑了很久,他道,那匕首在什么地方。

  外面的风雪总有停下的时候。

  人的脚步,却总不能像这风雪一般说停就停。更多的时候,想停的时候,却也没有力气和勇气停下来,硬着头皮走下去,直到头破血流为止。

  贰陆

  宁义傲的手,更多的时候是配合他的金剑来杀人的。

  很多人都很惧怕这双手。在他年轻的时候。这双手,几乎可以收掉任何的人的脑袋。现下虽然年纪大了些,那手也不像少年般的精壮有力,但总还是具备些威力的。恼怒起来,纵然不能分分钟杀人如麻,但总也能够教人丧胆。

  此时这双暴力的手,却做着一件极为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他在做面。

  这做面的姿势却跟一些老妇没有别的区别。身子弯曲着。眼睛细细的瞅着。手指紧紧的握着面杖。仔细的碾压着那面团。很快那面团就扁下去。他又用刀细细的切起来。很久之后,那面便做好了。若是下了锅。定是碗好面。

  他此时才直起腰板子来。庆幸自己年轻的时候,还学了这般的手艺。此时他几乎认为这做面比那一生的真气还要可贵的多了。

  他才打开了门。

  这门很厚。平时他总在这门后面修炼真气。

  他开门之后。便传唤了下人。那下人战战巍巍。这老爷子刚刚修炼完真气便传唤自己,总不见得有什么好事,若是修炼顺利,或没有什么大碍,大抵是些清扫之类的营生。若是修炼失败,心情总不会好,用自己练练手,也是大有可能。

  只可惜他多虑了。今日的老爷。便好似是笑面佛般的。平时是极为少见的。便好似是活见了鬼似的。更惊奇的是。他给了他些银子。

  这下人拿了银子。更加惶恐不安了。

  宁义傲道,你去买些人参,要最好的。若是卖家闲银子少,便报上我的名字。叫他稍后来府上来取。

  下人咋舌,心里道,报你的名字,谁还敢要钱。不过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除非他不想要命了。下人道,老爷可是要补身子。府上亦有些人参类,何必出去买去、

  宁义傲奇道,是么?

  下人道,都是少爷许久前收的,有些已有千年之久。想是大补的。

  宁义傲心中大喜,但依旧表现的及其稳重,道,取了最好的来。

  下人道,可要炖好的?

  宁义傲思虑片刻道,也好,你去做。做成面卤子的模样。不要做汤。你懂么。

  下人道,明白,可要把面做好了。

  宁义傲站起身来,伸展了拳脚,道,那倒不必,我只要面卤子。你快些去。

  下人便去了。虽心中带着些疑问,但总不能说出来。

  宁义傲苍老的脸蛋上带着一丝笑容。这笑容若是他自己瞧见了。恐怕也得吓一大跳。这笑容不应该属于老年人,却应该属于情窦未开少女。为自己心上的男子做一顿饭菜之后那种满足的笑容。

  人在期待的时候,时间总过得慢些。

  所以这老人丹田之气聚拢,行大小周天数遍。总也觉得用功用的太快了。天色尚还不晚。他站起身子来,在这屋子里走了几回。又仓促的阅读了些书札。才见天色有些阴沉。便迫不及待的唤了下人。去了厢房的方向。

  董贞此时便盘膝坐在床榻之上,真气正聚拢了身上。就听得门外有敲门声。她顺手便拾起了那纱帐,戴在脑袋上。纱布轻摇,便打开了门。门外便是那老人。董贞作了揖。那老人挥了挥手,下人便把面搁在桌几上,退了出去。

  宁义傲搓了搓手,便坐下去。道,最近天气严寒,姑娘又受了寒气,若是于我府上生了病。我总是过意不去的。因而谴下人做了这碗人参面。姑娘吃了,对身子总有好处的。

  董贞点了点头,又道,多谢。

  仅仅两个字。却已经叫这宁义傲的心肝颤了几颤。就不能淡定了。急道,快吃些,瞧瞧好吃不好。

  董贞本不是矫揉造作之人。便端起碗来。吃起来。她吃的时候,那老人道,好吃不好,需不需要些酒水。

  董贞吃了几口,只觉得那面嚼劲十足。滑腻爽口。味道极是好吃。便道,好吃的很啊。这是谁做的。

  老人一激动差点咬了舌头。但总算止住了。保住了自己的体面。只是道,下人。下人。我这下人的面做的总是不错的。

  董贞笑笑道,你可以开些面馆。到时候,总不会饿死。

  老人呵呵笑起来。又道,姑娘若是喜欢,我。。我吩咐下人多做些便是。

  董贞道,我平时也吃不多,不过像这模样大小的碗,我总能吃七八碗的。

  老人又开始笑起来。道,我这便去多做些。

  言罢便要起身。董贞伸手拉住他的手腕。只觉得那手腕粗糙刺手。那老人却觉得拉自己手腕的那手犹如凝脂玉膏,滑腻的好像是价格不菲的绸缎。

  老人的心又颤了颤。还好这是颗健康的心脏,否则此时早已经经受不住连番的刺激了。

  董贞道,不能多吃了。我片刻之后,还要用功的。总不能多吃的。

  老人点了点头。转身又坐了下去。

  董贞便坐在对面的床榻上。脸蛋上依旧被那纱巾遮盖着。宁义傲忍不住道,姑娘为何在屋里还带着纱巾。

  董贞道,习惯而已。我有一事相询。

  宁义傲道,但问无妨。

  董贞道,我上次来此处,便背负着帆布包裹着的东西。可曾记得?

  宁义傲便动起脑子来。他这般年纪的人。记性总不大好。但见识多了之后,记性总不见得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宁义傲道,记得,怎样?

  董贞又道,之后便和你们去了雪城。现下那东西可还在府上么。

  宁义傲道,在是在,只不过我可否问一句,那东西是何事物?可有何等价值?

  董贞道,倒不是甚么贵的东西。只是把木琴。闲来的时候,便可弹奏,现下没了,无聊的时候很感无趣。烦请老先生寻回。

  宁义傲便松一口气。心想原是个木琴。本怕是什么传家的宝贝。他可不曾记得有个什么帆布包裹的东西。当时人多手杂,不晓得被那个偷鸡摸狗惯了的顺手拿走了,也未可知。只是个木琴,便好说的紧了。宁义傲的脸蛋上又堆满了笑容,道,定然,定然。

  董贞笑了笑。那笑声便好似是山间流水,又好似是林中鸟啼。直教人的心情从内的开阔。又道,不知我们何时去降那恶人。

  宁义傲道,大抵这几天吧。

  外面的夜色已经重了。人感觉舒畅的时候,时间就显的很不够用了。宁义傲踏出屋外的时候,大恨为何时间不能停止。才能多和那女子长呆些时候。心中便有些恼怒。又唤了下人。

  那下人战战巍巍。

  宁义傲道,我问你,你且知道何处有卖琴的么。

  下人道,什么琴。

  宁义傲道,木琴,但我不要木头做的。

  下人只觉得这老爷最近有些怪了。

  人老了总有些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