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扑护 都市 蓝天 爹爹 极品儿媳妇 问九烟 儿媳
绿帽 老婆 废后惊天下 乡村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首页 > 资讯

初恋向表哥穿越之与子成说

发布时间:2020-08-02 01:04:32

惶惶不安地在柳府过了晚上,心里老想七上八下的难受啊得要死。任何一点较小的声响都要让我如弹簧双脚起跳,露儿和莉儿闲着没事儿,找来纸糊孔明灯,曲膝坐在贵妃塌上冲外面呆呆。天刚笼上黑幕,两个丫头也正好把灯做好。欢欣地牵着灯往外走,这个时代是也没煤油之类的

>>>《穿越之与子成说》章节目录<<<

《初恋向表哥穿越之与子成说》精选

好书推荐:打杂学妹 我继承了一个世界 你寄来明年的信 懒女古代日常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石氏 一曲相思梦 江山聘风华 精灵之短裤小子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惶惶不安地在柳府过了一天,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难受得要死。任何一点较大的声响都会让我如弹簧起跳,露儿和莉儿闲着没事,找来纸糊孔明灯,屈膝坐在贵妃塌上冲外面发呆。天刚笼上黑幕,两个丫头也刚好把灯做好。欢喜地牵着灯往外走,这个时代是没有煤油之类的剧烈燃烧物的,用的是一种叫油柴的木头,其实就是水杉树的树疙瘩,里面是日积月累缓慢渗透着能燃烧的油脂。露儿唤来家中长工找来油柴,放进铁盘里,点火,先是黑烟将白色灯罩熏黑灌满热气,后来,灯开始缓缓上升。吁口气,闷闷不乐地看着灯的渐行渐远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要真的封了四哥的红磨坊那又该怎么办?莉儿蹑手蹑脚走过来拍我肩膀,见我惊悚的神态有些疑惑问是哪里不舒服了,摆摆手,不与言说。向后倒下,直躺,望着红色的横梁继续发呆,外面突然没了声响,连烦人的虫鸣似乎也安静了许多。起身见她们两个和一些个仆人长工规矩地站在门外,一脸关切,心里有暖流熨烫而过,冲他们笑笑,只说是自己在想些事,请他们静静。露儿紧张地揉搓手上削竹签被划伤的细长伤口,粉红的樱桃小嘴张了又张,欲言又止,众人似乎有些着急,纷纷用手拐推搡着她。“有话就说,露儿。”我再次叹气,走下贵妃塌,用手随意地梳理垂落胸前的发丝。“呃……”她舔舔唇,手上的伤口被她自己搓地红肿起来。乜了她眼,拍掉她自虐的手说:“不要这样!会发炎化脓的!”也许她并不像自己曾经的身体那样脆弱不堪,任何轻微的感染都会让自己的生命灰飞湮灭。“小姐……那个……”她扣扣头,我有些不耐地看向她身后的“后援团”,这“懂事”的丫头怎么就这么多的小动作呢?“小姐!其实是这样的!”长贵举起了手,莉儿紧张地拉拉他。我的心咯噔提了起来,这群人干什么呀,平日对他们太好了,都不把我当主子不说,还想害我得心脏病吗??“呵呵,小姐,向参军来了!”露儿顽皮一笑,轻吐粉舌,我先是一愣!随即想到什么,堆满门槛的人一溜烟地全跑了。大吼着笑骂了他们几句,又喃喃自语地往屋里走,边说边怪嗔他们的鬼灵精,没大没小的了。走到铜镜前,点上胭脂,想起什么似地,撩裙就往门外唤他们,刚追到院门口,就撞上了人。我抬首望那人,黝黑的皮肤是小麦色的健康,气宇轩昂,眉如剪裁,面如刀刻,刚毅俊朗。我露齿一笑,拉住他的袖子,朗笑道:“向表哥!你终于舍得过来看看我了。”向以农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拉下我挽他臂膀的手,伸手刮了刮我的鼻子说:“你这丫头呵。”冲我笑笑,牙齿如皓月皎洁,望望四周严肃而小声地说:“宫里出了点事,我过来准备和柳宰相说说,不想和侍郎他们先来了,没我的份,就先过来看看你。”说完微微有些失落,看得我心尖有点发疼。称向以农为表哥,其实是很牵强的。他是大夫人的侄子,应该是子衿的表哥,因为是庶出,在满门忠义的将军府,即使抱负和武艺再高,也只能在地方当个小小的参军。幸而在一次练兵中,柳宰相伯乐识得良驹将他招入宰相府做了军事参谋,平时在外处理点地方事务,每月定时会来这里一趟,闭门商量一些军事机密之类的事。“哦。”看着他,轻哦一声算是回答,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是不得议论朝事的。看着他,心情好了很多,食指不知觉地在石桌上勾画他的轮廓。应该算是喜欢他的吧,因为见到他自己会心跳加速,会脸红,更重要的一点,他很像班长。他比班长高了很多,眉眼间的神韵有着少许的相似,更令我心动的是他取箭满弓,直指猎物的自信从容与坚定刚直。“表……太子妃可好?”脸上掠过些许酸楚,双手握拳捧于腹部。在石桌上比画的手指不太注意,一用力伤了指甲,咬着唇说:“姐姐嫁进太子府一年多,总共就回来了两次,时间仓促,我们都未能好生聊天的。平日里也是大娘和你的云姑娘去与她叙旧谈心的。”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会酸得冲鼻,头低到胸前,不让他看到我的任何不快。向以农喜欢姐姐,这是柳府众所周知的,也是爹爹有心提拔他却一直放他在地方做事的原因之一。谁都知道,子衿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赏花会上斗群芳、秋蟹宴上献风姿等等,加上一等一的绝色倾城与宰相府的文武两势的强大背景,子衿是没有理由不当这太子妃,日后不成为后宫之主的。他若有所失地点点头,无语。轻抬眉首,自己也没了说的,千言万语也不过暗恋二字,苦涩难语。云霭,向以农的未婚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不是他们中间一直横着子衿,他们也早就成婚的。为什么不早点成亲?早成早断了我的念想。“表哥,准备什么时候成婚?”说话的时候,舌头有些打结。我的问题让他出乎意料,笑笑说:“你这丫头哦,喜糖少不了你的。”“我是怕你再这么拖下去,云姐姐好歹也算是美人儿,要耽误人家的青春,人家不嫁你了怎么办!”边说头边往院外走去。向以农也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府里的灯一个个全被点亮,红红黄黄的染映柳府。莉儿奔着小碎步跑到我们跟前,叉着腰,半弯,一口气久久回不过来,看得我不禁有些着急,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太子找上了门来了?“小姐,太……太……太子……”她终于说了几个支离的字,一听,我腿没了力气,靠在了向以农身上,他真的找来了……“是太子妃回来了!”莉儿喘过了气,一口气把话说完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yuezhiyuzichengsh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