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扑护 都市 蓝天 爹爹 极品儿媳妇 问九烟 儿媳
绿帽 老婆 废后惊天下 乡村 余爱 妈妈 温柔的嫂子
首页 > 资讯

一语成谶穿越之与子成说

发布时间:2020-08-02 01:04:36

“谢谢您你,表哥。”我心存感激一笑,真挚肺腑。站在宰相府门口,他哑然失笑地望着我说:“好了,回家去吧。这段时间——都切记出门时了,很听话。”“嗯!”用劲地点了点头:“我会给四哥说的,以后你去他那里统统免费的!”“嘿!很不错嘛,是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好丫头。”宁远爵哈哈大笑出来

>>>《穿越之与子成说》章节目录<<<

《一语成谶穿越之与子成说》精选

好书推荐:打杂学妹 我继承了一个世界 你寄来明年的信 懒女古代日常 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 石氏 一曲相思梦 江山聘风华 精灵之短裤小子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谢谢你,表哥。”我感激一笑,真诚肺腑。站在相府门口,他失笑地看着我说:“好了,回去吧。这段时间都不要出门了,听话。”“嗯!”用力地点点头:“我会给四哥说的,以后你去他那里通通免费!”“嘿!不错嘛,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好丫头。”宁远爵大笑起来随后又说:“如果表妹能以身相许更是妙哉了!”我瞪了他眼,相府的门已经开了,走出来一个身影。转头看宁远爵,“片月生沧海”五字书得清灵雅秀,把香笼放在一边走到他身边,伸长手说:“表哥,把伞送我!”不是索求,是带着撒娇的要求。他微微一愣,笑了下,放下伞收起来交给了我,俊脸凑近我耳边轻声说:“表妹,这算不算是定情信物。”我皱皱鼻子,接过伞,拿起香笼跑进了府。门慢慢合拢,小跑中,我回头看了眼门外的宁远爵,那个春色盎然的凄凉晚风中的白色身影,我想,我永远都会记得。“二小姐,你回来了。我正准备来接你的。”向以农一脸心事地看着我说。“哦,是宁王爷送我回来的。”把香笼交给他,抱着伞,手指轻轻地摸着皱褶处凸起的那几个字,心情格外宁静温暖。向以农皱着眉头,把香笼重重地放在一边,口气极不好地叮嘱下人把它拿下去。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朝中出了这么大的事,爹爹去了宫中,相信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忙着商量一些个对策,怎么你在这清闲呀?”闻言,向以农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咬紧牙,太阳穴鼓鼓压抑地说:“相爷听说二小姐上了怀远寺,要属下保护小姐的平安。”看他那极不情愿的样子,我觉得挺憋气的,噘起嘴说:“向表哥是觉得因为子佩而耽误了你做大事,是吗?倘若是爹爹要你保护姐姐,只怕是你求之不得的。”他的脸更黑了,我的火也冒得更高:“我柳子佩在你们眼中当真是绊脚石?你也不想想,如果爹爹真要你进宫同去,这么会找这么烂的借口!平日里,我们母女受的是什么待遇,一下子在这个时候表现得这么关心了?你不觉得这完全是以我们为借口吗?”“你!”他鼻口张阖,大眼圆瞪,捏紧拳头忍了又忍说:“既然二小姐平安回来了,属下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告辞!”“向以农!你这伪君子!你贪图名利!你利欲熏心!”我拿起伞激动地敲打石桌。他定在那里,阴霾着脸瞪我,冷冷地说:“没想到二小姐也是个刁蛮的主,嘴巴够毒辣的。我没什么好说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人都想向上,更何况是我呢。”说完,挥袖离去。看着被自己敲掉顶部玉石的伞,一下子泄了气,坐在石凳上,调整情绪。如果我是他,自己也会像他那样做,忍辱求权向上攀爬的。只是现在的自己,即使受了委屈,也没有想过该怎样去争去扬眉吐气,开始有些不安,当初绝望的时候期盼的是只要有个健康的身体,人啊,欲望真的是无止境的。走进院子,露儿欣喜地迎了上来,随后又是一脸沮丧。莉儿也从娘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我无奈地朝娘的房间努努嘴巴。我看了她们一眼,把伞随手交给莉儿走进了娘的房间。屋子光线很暗,一只红烛发出微弱的光摇曳颤抖。娘倒卧在贵妃榻上,沁凉的冰玉上映着摇动的烛火,如谁人的眼睛哀婉怜惜。我走进她,年过四十的脸庞尽管有着不太明显的斑点,这是皮肤白的女人最扼腕的。端正的五官,姣好的修饰,即使徐娘半老却也是风韵犹存。素净的脸上流淌着两行清泪,眸如空洞的深渊,死寂、苍凉。我半蹲下,手抚上她的脸,柔声说:“对不起,娘,让你担心了。”她的泪,让我想到了当初妈妈知道我的怪病后的泪。即使与眼前这位母亲在心里上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但四年多的相处,她付出的爱,我是能感受到的。把脸枕在她的腿上,她抬起手抚上我的发,声音苍老地说:“佩儿,以后这么办?这么办?娘恨,恨……当年的一意孤行,恨几个儿子的不争气,恨那冤家的绝情……这么多年过来的,一夜夫妻百日恩,他哪里懂得这些,唉……自找的……自找的。怎么办……”我不解地抬头看她。“皇上驾崩了。”她的唇基本没有动,开合着口腔喃喃道:“帝王仙逝,新王登基,太子就是新王,子衿当然是皇后。子佩,我恨,恨她们,死死地把我们压在下面,踩在脚下!子佩,怎么办,我们翻不了身了。”“娘!”我摇摇她的肩说:“她们怎样好,怎样风光与我们何干?至少我们还算是宰相的夫人和千金呢!”想到了刚才城楼何统领的样子,柳宰相这棵大树也不是不能乘凉的。“不,子佩,你不懂。人生跌宕起伏间,是很难接受落差的,当年风光一时的王府郡主甘心做给人做妾,然后在风光显赫的照耀下过着被夫君冷落,正室欺辱的日子我能咽下这口气吗?如今,那子衿做了皇后,别的倒是不怕,只怕她那日说的那些话,把你随便给许给人家,娘的心这么安生得了。”二夫人覆面而泣,双肩颤颤继续说:“娘知道你有意于向参军,可他毕竟只是宰相府里的幕僚,等级又底下,你爹是不会答应的。再说,谁都知道,他钟情的是子衿,嫁过去,不会对你好的。”“娘原来担心的是这个。”我笑着为她揩眼泪,脑子里居然想到了宁远爵,说:“娘,向表哥不要我就算了,我去给宁远爵说,叫他娶我,做不成大的,我做小的也行。”“不许!”娘呵斥道:“宁愿不嫁,也不许做小的。”我顽皮一笑,撒娇地抱住她说:“好好好,女儿不嫁了,不嫁了。女儿去当尼姑好了,呵呵。”其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纯粹是句玩笑话,却不想,一语成谶。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uanyuezhiyuzichengsh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