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首页 > 资讯

人魈传说第10章 丁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17:04:45

这天酒吧难得的热闹,南山在人群中穿梭着送酒,收拾桌子,从各个角落传来喊叫服务员的声音,南山累得满头大汗。突然一道倩影挡住他的去路,南山扛着空酒瓶箱子抬起头,看见林朵笑吟吟的

>>>《人魈传说》章节目录<<<

《人魈传说第10章 丁一在线阅读》精选

好书推荐:

这天酒吧难得的热闹,南山在人群中穿梭着送酒,收拾桌子,从各个角落传来喊叫服务员的声音,南山累得满头大汗。突然一道倩影挡住他的去路,南山扛着空酒瓶箱子抬起头,看见林朵笑吟吟的盯着他。

南山愣住了,说:“你这个月不是不来酒吧的吗?”

林朵:“可是我已经来了呀?你要赶我走么?”

南山慌忙否认:“我当然欢迎了!快找位置坐,我私人请你喝酒!”他因为太激动,肩上的箱子差点掉下来,样子特别狼狈,林朵急忙伸手帮了他一把。

南山手忙脚乱的将空瓶子扛回去,又挨桌子送酒,他这样一直忙到凌晨两点钟,才停下来。

林朵已经等了他几个小时,他在林朵对面坐下,心怀歉意,林朵给他倒上酒,说:“看你汗出的,这么大一间酒吧,怎么只有你一个服务生?”

提到这个问题,南山一肚子委屈,抱怨道:“老板扣呗!”

林朵很同情南山:“真是太过分了!附近几条街上这么多酒吧,听说待遇挺不错的,你干嘛不换工作?”

南山长叹一口气:“如果能换,我才不当服务员。”

几次接触,林朵对南山已经彻底消除了戒备,所以在他面前也变的很自然,没有往日的冰美人的感觉,她笑着说:“不当服务员,你想做什么?”

南山仔细一琢磨:“营销、设计、文案、作家、编剧都行啊!我文武全才!”

林朵大笑:“这么有本事,你干嘛不换?”

林朵的话让他很为难,卖身契是他和丁一的秘密,他当然不能随便暴露,只能搪塞说:“技艺虽多,没一样精通,只能在酒吧打发日子。”

南山话没说完,一道风突然从门外刮进来,南山背心一冷,打了个寒颤,只见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

丁一黑着脸盯着南山和林朵看,林朵瞟了一眼丁一,说:“他不是上次跟你一起那哥们儿?”

丁一白了她一眼,说:“我就是他的黑心老板,不是哥们儿!”

林朵恍然大悟,窘得满脸飞红。丁一风衣一甩,大咧咧的在两人中间坐下,从箱子里抽出一瓶啤酒一口气喝了半瓶。

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了南山脑袋一巴掌,骂道:“借花献佛呢?拿我的酒哄妹子开心?”

南山疼得龇牙咧嘴:“酒水记账了,我自己付的钱。”

丁一又是一巴掌:“你爸欠我那么多钱,你还有钱请姑娘喝酒,把钱给我交出来。”

南山翻遍裤兜,才翻出两百块钱的零钞,被丁一照单全收,恨得南山心里痒痒,恨不能将丁一摁地上狠揍一顿。

丁一一口气喝空三瓶酒,南山小声提醒他:“这是我的酒。”

丁一出手快如闪电,又给了南山一巴掌,疼得南山把头缩桌子底下。丁一骂道:“你人都是我的,何况两瓶啤酒?”

林朵瞠目结舌望着两人,南山慌忙解释,“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丁一诡谲一笑,揽住南山的肩膀,亲热的说:“我们就是你想的那样!可别用有色眼镜看我们哦?”

南山急忙将丁一手打掉,跳起来躲出好几米远,丁一得意的大笑,南山这才明白过来,他又让丁一给耍了。

南山气急败坏,大有要跟丁一一决雌雄的意味,丁一安抚他说:“生活这么枯燥,不找点儿乐子怎么过呢?”

酒吧里,仅剩的几桌客人意兴阑珊的听着单调的民谣,歌手困意很浓,唱歌都几乎要睡着了。丁一偷偷盯着那几桌,却跟南山和林朵闹的火热,南山不满的说:“怎么突然杀过来了?你那么懒的人,有事都是让我帮你办的!”

丁一白了他一眼:“老板深夜关爱员工不行吗?”

南山扭头跑吧台去了,丁一跟林朵碰杯,林朵提着酒瓶找南山去了,丁一只好尴尬的与桌上的空酒瓶碰杯,一饮而尽。他锐利的眼神,在黑暗中闪着光,酒客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他的眼中。

南山在吧台前将桌布摔得啪啪乱响,忿忿道:“岂有此理!士可杀不可辱!”

突然,一个人窜进酒吧。他速度很快,简直是飞奔进来的,进了酒吧他胡乱扫了一眼,缩进某处没人的角落,然后冲南山招手。南山走过去准备点单,发现那人戴了一顶大檐帽,将自己大半张脸遮仔大檐帽下面,南山凑过去仔细一看,赫然发现此人就是杰瑞张,他已经几天没来酒吧了。

杰瑞张发现南山认出了他,急忙冲他眨眼睛,南山心领神会,收了菜单回去准备酒水。

杰瑞张偷偷摸摸,似乎是怕被人认出来。

南山心里好笑,杰瑞张这么高调的人,混夜店的谁不认识他?别说戴顶大帽子,就算化成灰不贴标签,酒客们都能从骨灰里闻出来杰瑞张的一身骚气。

不过,杰瑞张一向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出门必带七八名保镖,一言不合就能大打出手,欺男霸女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怎么落的这么狼狈了呢?

杰瑞张坐了一刻钟,站起身想走,那几座酒客却早已将他团团围了起来。他才站起来,十多名酒客也站了起来,为首的秃子将杰瑞张的帽子抢过来,扔飞盘一样丢了出去,大檐帽落在吧台上。

秃子揪住杰瑞张的领子,怒道:“还钱!”

杰瑞张恰如落难的猛虎变成了猫,他可怜兮兮的说:“我现在真没钱,求你们再宽限我几天,我一定能弄到钱,连本带利一起还你们。”

秃子拍打着杰瑞张那张帅气的脸,冷笑着:“没钱还讲排场,我可是听说这段时间,你在夜店够风光的呀,又包场子又送钻石。你说你没钱?当兄弟们傻是吧?”

杰瑞张连连求饶,秃子突然抓住他一只手按在桌上,一名大汉掏出匕首在他手上飞快划过,杰瑞张的小指血淋淋的掉在地上。杰瑞张疼得大呼小叫,嗓门比杀猪还难听,丢刚了他昔日塑造起来的夜店男神形象。

两个人抓住杰瑞张,有人掏止血药帮他止血,又用绑带给他缠好。杰瑞张扑在桌子上,身体蛇一样痛苦的蠕动。

秃子提着带血的匕首在杰瑞张面前晃悠,吓唬他说:“再给你一周时间,连本带利一分不少的拿来。晚一天少一根手指头,切完十根手指,老子要你的命。”

杰瑞张唯唯诺诺,秃子放了他,他一溜烟跑出了酒吧,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杰瑞张这几天的巨大变化,让南山想起一个月前的自己。当时的南山一身名牌,开的是保时捷911超跑,走到哪里都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身后永远都有美女的尖叫,而现在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酒吧服务生。

南山叹了口气,秃子走过来结账,额外给了他一笔钱,对南山说:“弄脏你场子了,兄弟多担待,帮我收拾收拾。”

南山点点头,秃子他们走后,丁一跑了过来,南山恍然大悟,说:“你来为这事儿啊?”

丁一:“这不废话吗?有人来我地盘闹事,做老大的能不看着吗?”

南山瞥了他一眼,继续擦着他的杯子,说:“你人是来了,人家事儿也闹了啊?最后搞卫生的还是我!”

丁一一把夺过南山的小费揣兜里,催南山赶紧拖地去,否则血迹干了就不容易去掉了。

南山敢怒不敢言,丁一哼着小曲,给自己开了一听啤酒。他刚放到嘴边,突然看见林朵在看着他,又把酒递给林朵,“女士优先。”

林朵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尾音,扭头出了酒吧。落地窗外的夜空无星无月,周围黑得吓人,微弱的路灯幽静犹如鬼火,指引着漂泊的灵魂走向那冥冥之中的人世归途。

黑夜深处,响起一声悠长的叹息,那叹息充满哀愁,仿佛并非来自人间。却又洞穿一切,让每个漂泊于深夜的灵魂,都能从心底生出颤栗,恍惚明白,这便是荆棘遍地的人间。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renxiaochuansh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