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学姐 老师
首页 > 资讯

人魈传说第14章 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17:04:50

人群散去,星光隐于幽暗,繁华热闹隐于市井,南山又回他忙绿的工作当中。夜渐深了,南山的工作,夜渐至尾声。他习惯性的趴在吧台上,直勾勾的望着醉酒后夜归的人们从街道中央步履蹒跚而过,他们或大叫大叫,或嚎啕嚎啕大哭,仅有一个黑影,步履稳中求胜的走入酒吧。南山迎上夜渐深了,南山的工作,夜渐至尾声。他习惯性的趴在吧台上,直勾勾的看着醉酒夜归的人们从街道中央蹒跚而过,他们或大叫大喊,或号啕大哭,只有一个黑影,步履稳健的走进酒吧。。

>>>《人魈传说》章节目录<<<

《人魈传说第14章 命在线阅读》精选

好书推荐:

人群散去,星光隐于黑暗,繁华隐于市井,南山又回到他忙碌的工作当中。

夜渐深了,南山的工作,夜渐至尾声。他习惯性的趴在吧台上,直勾勾的看着醉酒夜归的人们从街道中央蹒跚而过,他们或大叫大喊,或号啕大哭,只有一个黑影,步履稳健的走进酒吧。

南山迎上去,热情道:“你又来了。”

中年人头顶斗篷,神态肃穆,一如教堂里最虔诚的牧师。

中年人说:“是,我又来了。”

南山:“你弟弟怎么样了?”

中年人:“我有段时间没见他了,只能从别人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听说他比以前更放肆了,已经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

中年人的眼神很是哀伤,南山:“你很担心他?”

中年人:“他已经到了胡作非为的地步,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的。”

南山:“你可以去找他,坦诚平和的跟他深聊一次,把话说开。毕竟,你是他唯一的哥哥,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中年人苦笑:“没用的!你不了解他!”

南山:“你决定怎么办呢?这样下去只会让你更痛苦!”

中年人:“我已经束手无策了,除了杀了他,别无他法!”

南山:“你这么疼爱他,肯定下不了手。”

中年人:“你说对了。我宁愿自杀,都不可能对他动手!”

南山打量着中年人,发现他比上次来苍老了许多。鬓角一片雪白,额头上有了明显纹路,眼睛黯淡无神,连牙齿都掉了两颗。

南山从来没见过有人会衰老得这么快。

南山:“你比上次来老多了。”

中年人:“这段时间我殚精竭虑寻思拯救我弟的方法,花尽了心思,仍旧一无所获。这种挫败感带来的痛苦,比之我在商场中任何一次失败都要惨烈,我已经感觉到身体在剧烈衰老,好像一下苍老了十多岁。”

南山对他特别同情,可他毕竟能力有限,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做好这个倾听者了。

两人喝了很多酒,比他们之前两次喝的加起来都多。一般来说,人有了烦恼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喝多,中年人已经快醉了。

他带着七分醉意,大着舌头说:“我弟找人给我带话,让我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他。说我的思想已经落伍了,公司只有交到他手里,才能焕发出勃勃生机。”

南山:“你拒绝了?”

中年人:“他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当然生气,把传话人赶了出去,还扬言一分钱都不会再给他。并在江湖上留了话,我已跟我弟断绝关系,他再以我的名头在外面坑蒙拐骗,与我一点关系没有。”

南山:“你在走一步险棋。”

中年人:“不把他逼到绝境,他不会认输,我了解他的性格。”

南山:“如果他没认输,你会永远失去弟弟。”

中年人:“为了我弟的前途,我必须赌一把,只盼受主庇佑,他能幡然醒悟!”

南山:“我真羡慕他有个这么好的哥哥!”

中年人苦笑:“两个小时前,我做了个梦,辗转发侧无法再入睡,就想来找你喝酒。跟你聊上一番,我心里总会舒坦很多。”

南山给他倒上酒,窗外夜景婆娑,汽车鸣着喇叭呼啸而过,车里飘出熏人的歌谣夹着男女放纵的呼喊声。

中年人道:“很多年前,我弟只有十二岁,我还很贫穷,经常要为房租、水电、生活费操心。我弟吃坏东西患上急性胃炎,上吐下泻一整天,我晚上下班回家背着他去医院,在医院住院的时候,隔壁病床躺了个老瞎子。我们没说话瞎子能猜出我们是兄弟,从小父母双亡,兄长将弟弟拉扯大。他给我们算了一卦,说我们命格奇特,是双火对冲之象,将来我们做不穿兄弟。”

南山静静地听他说,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那是比冷笑更痛苦的笑容,他浑身散发着某种逼人的绝望。

中年人:“我弟听了瞎子的话,怕我难过,抱着病痛之躯对我说:‘哥,我以咱父母的名义发誓,我这辈子都听你的话,不给你惹麻烦,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跟你顶嘴!’老瞎子听了我弟的话,叹息了三声就走了,从此我再没见过这个人!”

南山心中一动:“他叹息什么?”

中年人目光发直:“他连说了三声冤孽!我当时不以为意,没想到真让他一语成戳!”

南山不忍心见中年人这样子,劝他说:“这些江湖人,全靠上下两张嘴皮子吃饭,不能作数的。”

中年人突然笑了,他双目如炬,盯着南山问道:“你信命吗?”

南山一阵茫然,中年人说:“我十多岁的时候,一个算命的路过我们村向我妈讨碗水喝,他多看了我妈一眼,然后让我妈把我爸喊回来,他一见我爸的面目,劝我爸妈赶紧离婚。一个朝南走,一个向北走,这辈子老死不能往来,否则不但伤及自身,还将祸及子孙。一年后,我爸妈上山砍柴,全死在山洪之中,除他们外,全村男女老少毫发无损。你说,这是不是命?”

南山脑子里空荡荡的,中年人再说什么,他一个字都听不见了。只觉得天旋地转,波浪滔天,他身处万千洪流之中,眼见众生在水浪泥涛中挣扎,他除了冷眼旁观,全无半点办法。

当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吴楠已经开门营业了。

周围一切如旧,只是桌上的空酒瓶子堆积如山,吴楠对他说:“喝这么多酒,也不怕伤身?你不怕伤身还不怕伤钱啊?”

南山头疼欲裂,他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却惊奇的发现,他无法判断到底中年人真的曾经来过,还是只是南柯一梦。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renxiaochuanshu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