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首页 > 资讯

后宫勤妃传第21章 四阿哥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7 01:06:17

始终魂游天外的陈文心忽见佟贵妃站起,紧然后众人也都站出来。她也忙站起身,装作镇静。等佟贵妃领头我们走过她们,又按照从惠妃、荣嫔到德嫔宜贵人这样的顺序,众人依序鱼贯而入而出。陈文心才想起,这是昨天的第三个程序到了。请安,谈话,吃饭时。这是要去吃饭时了啊。吃她也忙起身,假装镇定。。

>>>《后宫勤妃传》章节目录<<<

《后宫勤妃传第21章 四阿哥在线阅读》精选

好书推荐:

一直神游天外的陈文心忽见佟贵妃站起,紧接着众人也都站起来。

她也忙起身,假装镇定。

等佟贵妃当先走过她们,又按照从惠妃、荣嫔到德嫔宜贵人这样的顺序,众人依次鱼贯而出。

陈文心才想到,这是今天的第三个程序到了。

请安,谈话,吃饭。

这是要去吃饭了啊。

吃饭的地方就直接设在了漱芳斋,众人按位分落座之后,并不直接开席。

一个仙女扮相的旦角儿先上了台,唱了一个《麻姑献寿》。

陈文心听着无趣,脑子依旧放空。好不容易听那小旦咿咿呀呀唱完,最后摆了一个献上寿桃的动作。

佟贵妃听着那些吉祥话,含笑示意身边的女官。

“梧桐。”

那女官颔首会意,对着台上高声道:

“贵妃娘娘赏麻姑献寿。”

扮麻姑的小旦俯首跪地,口中高呼着贵妃娘娘万福金安,竟然是个男声。

众人皆是不可思议,又笑话起这个小旦。道他唱戏的声音那么娇媚,怎么原来是这么粗狂的嗓音。

对于这些宫妃而言,身边不是宫女就是太监,太监虽然是半个男人,嗓音倒不比宫女粗多少。

所以乍一听这样粗狂的声音,又是惊讶又是喜欢。

陈文心可没有这种爱好,她的眼神向四周打量了一番,一不小心看见朱红的殿柱之后,探出来一个小脑袋,正看着她们这处。

突然与陈文心目光交汇,那颗小脑袋着急地缩了回去,转身就跑。

陈文心只看见一道靛蓝色的衣角,很快地消失在了殿柱后。

这是谁家的孩子?

看衣服的质料,非富即贵。

佟贵妃今日生辰,因不是整生日,并未大办。也没听闻有命妇进宫请安,料想不是王公大臣带进宫的孩子。

那只可能是宫里的孩子了。

会是四阿哥吗?

陈文心方才没瞧真,也看不出那孩子多大年纪。

大阿哥年长,有惠妃的教导应该不会做出偷看这样的事情。

二阿哥是嫡子,身份尊贵,应该也可以排除。

三阿哥生病了。

所以只剩下四阿哥,他是为了……

偷看德嫔?

陈文心看向自己上首一位的德嫔,她正与惠妃说着什么,大约没有发现。

她想了想,告诉章常在自己要去更衣,稍后就回。

--在宫里,更衣有很多种意思。除了真的要换衣服以外,上厕所也可以说是更衣。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恭,实在不雅。

章常在会意地点头,“要是娘娘们问起,我会替你说的。”

陈文心尿遁出局,绕到了漱芳斋的后殿。

“主子这是要做什么?更衣的地方不在这儿。”

白露见陈文心的样子,既不像要更衣,也不像要出恭,仿佛是在找什么人。

陈文心道:“我方才瞧见一个小孩子往这儿跑了,想找找看。”

小孩子?

宫里还能有什么小孩子,不是哪位阿哥就是公主了。

“今日众位娘娘没有带孩子来的,佟贵妃的二阿哥和四阿哥也都留在承乾宫,并未跟来漱芳斋。”

可她分明是瞧见了一个小孩子冒出头来。

“再找找,肯定有。”

陈文心不死心,她一直想找个机会见见四阿哥,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他,她真能白白错过了。

主仆二人绕过一段女墙,果然在一株蔷薇边上,看见一个身着靛蓝、脑袋后头挂着小辫子的男孩。

从背影看,约莫是五六岁的光景。

他正用脚揣着蔷薇花枝,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陈文心凑过去,只听他在说些什么“不让我见额娘,都是坏人”之类的。

软乎乎的童声听起来甚是可爱。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小男孩警觉地回头,一眼就认出这是刚才看到自己的那个女子。

“你是谁!”

小男孩努力让声音显得威严一些,白白嫩嫩的小包子脸鼓起来,努力想装作一本正经。

陈文心被他倔强的小眼神盯着,想笑又强忍着。

“我是永和宫的陈常在,你又是谁?”

陈文心对才到自己腰腹的孩子俯下身,好奇地盯着他看。

小男孩原本被看得有些害羞,闻言脸色一变,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说你是永和宫的?”

“正是。”

陈文心几乎可以断定,眼前的小男孩就是四阿哥胤禛。所以他对永和宫这三个字,有着别样的敏感。

小男孩犹豫了一回,道:“我是四阿哥。”

“原来是四阿哥啊,常常听德嫔娘娘说起你呢。四阿哥若是有空,常来永和宫玩。”

她省略了自己的后半句话,常来让我有机会捏捏你的包子脸……

“永和宫是什么破地方,爷最讨厌去了!”

四阿哥忽然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跳起来道:“爷才不稀罕!”

陈文心吃惊地向后退了一步,完全不明白四阿哥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他要是真的排斥永和宫,方才就不会去偷看德嫔,也不会听到她是永和宫的,态度就好转了一些。

那自己刚才到底哪句话说错了?

还没等陈文心想明白,小男孩皱着眉,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飞快地跑没了影。

只留下地上被踩踏得七零八落的蔷薇,红艳的汁水溅在绿叶上。

出师未捷身先死。她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这句话,瞧四阿哥临走时那个白眼瞪得,她真是冤枉。

怪不得雍正在历史上被康熙批评过喜怒无常,就看刚才那个样子,还确实是。

不过他就没有喜过,是小怒和暴怒无常。

来日方长嘛,她想着想着又得意了起来。不知道皇上的四个儿子,是不是都长得这么可爱?

四阿哥那个小包子脸,还未长成,眉眼一看就是帅哥胚子。

皇家的基因实在是好,皇上自己长得就很帅,他的妃嫔也没有一个丑的。

这样生出来的孩子,能不好看吗?

想到好看的小屁孩,陈文心母爱泛滥。

她虽然自己暂时还不想生,不过并不介意玩玩别人家的小可爱~

想着离席太久了些,陈文心赶回正殿。她从边儿上走进去,远远就看见一个玫红色的身影跪在殿中央。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边,陈文心连忙悄悄溜进自己的位置坐好。

那个显眼的玫红色衣裳的女子,自然是定氏。

佟贵妃见她如此胆大,敢穿和自己差不多的颜色,在承乾宫时就已经露出过恼怒神色了。

只是直接以此为由来训诫定氏,又显得她小气。所以她一直忍耐到了这里,想法子找了个理由来发落定氏。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佟贵妃找理由,而是定氏这个作死的真的又干了什么事。

但凡定氏是个聪明的,早上在承乾宫请安时候见了佟贵妃的衣裳,后来就该找个理由去更衣换一件别的颜色。

可惜,定氏不知是太蠢,还是太嚣张。

陈文心竖起耳朵,听声音柔弱得如蚊子哼哼的定氏辩解道:

“娘娘明鉴,嫔妾绝无冒犯娘娘的意思,求娘娘开恩。”

上首的佟贵妃怒不可遏,一拍桌案道:“你是说本宫冤枉你了?你给本宫绣的石榴花无蕊,是想诅咒本宫生不出儿子么!”

佟贵妃有两大忌讳,其中之一就是她无所出。

一个身居高位的嫔妃无所出,只能说明她深得圣宠,或者母家地位显赫。

佟贵妃就是后者,偏偏后者是皇上最为忌惮的。所以她一直期盼有一个自己所出的儿子,好稳固她的地位,能让皇上封她为皇后……

这就是佟贵妃的第二个忌讳,她以皇后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身边的人事,如果有人否定她的权威,她一定会把这人记在心里,再想办法铲除。

陈文心听了半晌,总算听出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是方才内务府送来佟贵妃的生辰寿礼,里头有新制的石榴花形态的宫花,红艳艳的,正投了佟贵妃的心事。

她格外喜欢,当场就命赏了内务府刘总管,又亲自对镜在鬓边簪上了一朵。

定氏也出来凑趣,说自己早晨给佟贵妃献上的寿礼,就是绣石榴花的香囊。

佟贵妃一向是不爱搭理她的,今日心情好,便叫女官把定氏绣的香囊找出来大家品看。

这一看,眼尖的宜贵人就抓到了定氏的错处,说这石榴花花心部分点点的金黄花蕊竟然没有绣上。

石榴花是多子多福的寓意,没有花蕊的石榴花还怎么结果?

佟贵妃气得就将那香囊掷在地上,大骂定氏诅咒她。

定氏慌忙站出来下跪认错,说是自己粗心大意,才漏了绣花蕊,并非刻意。

佟贵妃本就因为定氏今日衣裳的颜色而不悦,见着跪倒在地的定氏装模作样,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越发气恼。

更有早就看定氏不顺眼的宜贵人在旁煽风点火,说定氏一向张狂,分明就是故意的。

而定氏这边,只是自己一个人重复辩解着那几句话,没有一个嫔妃替她求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陈文心看定氏这般模样,就知道她平时得罪了多少人。

正当这里局势胶着的时候,只听得外头太监尖利的嗓音,高声通报道:

“皇上驾到!”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hougongqinfeichu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