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发布时间:2020-10-17 15:44:46

简星洲赶忙和宋心莲说了一声,跑去医务室陪着夏子琪。“子琪,你怎么这么不当心。”简星洲蹲下,揉了揉夏子琪的脚踝,抬起头望着她,“还疼吗?”夏子琪笑了笑,“星洲,我好“子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简星洲蹲下,揉了揉夏子琪的脚踝,抬头看着她,“还疼吗?”。

>>>《一遇倾心难自持》章节目录<<<

《第25章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精选

好书推荐:夜半探香闺 把个总裁来爱爱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大亨踢铁板 七个大佬争着宠我 军师威武 全球加入副本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逆流纯金年代 龙悦荷香

简星洲急忙和宋心莲说了一声,跑到医务室陪着夏子琪。

“子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简星洲蹲下,揉了揉夏子琪的脚踝,抬头看着她,“还疼吗?”

夏子琪笑了笑,“星洲,我好多了。”

简星洲坐在夏子琪身旁,想说一说婚事。可是夏子琪心中一直想着锦遇和简子安的事,便问道,“星洲,你姐姐和你姐夫恩爱吗?”

简星洲想起了刚才简子安喂锦遇吃葡萄的一幕,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应该吧。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后来我姐和他突然分手,家里好几年没听到过锦遇的消息,再后来他俩就突然结婚了。”

“突然分手,又突然结婚?”夏子琪感觉蹊跷,追问道,“你是她弟弟,你不知道些吗?”

简星洲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姐姐,听到夏子琪这么一说,有些不高兴了,“我把她当姐姐,她拿我当弟弟了吗?打娘胎里她就跟我争营养,害得我自幼身体极差,还有先天性心脏病……”

“你有心脏病?”夏子琪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问道。

“早治好了。”简星洲连忙解释道,“前几年突然有了合适的心脏,我做了换心手术,挺成功的。”

“哦……”夏子琪心中飞快地打着算盘,“那简子安之前为什么和锦遇分手啊?”

简星洲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正好那阵子我要做手术,这些事我没过问。”

夏子琪有些失望,但心中还是把这件事记下来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锦遇对你们家好吗?”

简星洲想,这算是在探我家家底?于是强忍着心中对简子安的反感,点了点头,“他是我姐夫啊,我姐还是比较顾家的,姐夫也就很照顾我家的。”

夏子琪心中的算盘又打了几遍,感觉差不多了,就对简星洲笑了笑,“我感觉好多了,你回去吧,我也该回家了。”

“你不去跟我妈说一声吗?”简星洲有些恋恋不舍,夏子琪很少往这里来,平日里两个人也没时间聊天。

夏子琪不想和宋心莲说一些没有用的婚礼布置,一心想回家思考怎么把锦遇弄到手,语气中有了几分不耐烦,“不去了,我得回家了。”

“好吧。”简星洲不舍道,“我送你走。”

“不用。”夏子琪下了床,没有丝毫扭伤的样子,迈着正常的步伐离开了。

简星洲目送夏子琪离开,看着她脚步没有太大的问题,心想应该是没什么事,也就放心地回了病房。

“子琪呢?”宋心莲看到简星洲一个人回来,连忙问道,“伤的严重吗?”

“没事的妈。”简星洲说道,“她回家了。”

“她最近很少来啊。”宋心莲有些不满。

“忙着找工作啊。”简星洲笑了笑,“以后结婚了家里的开支大,靠我一个人肯定不够啊。”

“白彦君没给你换一份工作吗?”宋心莲心疼地看着简星洲,“你身体不好,工作辛苦工资也不是很高,你跟他说一声啊。”

“白彦君?”自从那天摔伤了脚,简子安就没有见过白彦君,“白彦君什么时候给你安排工作的?”

简星洲有些不自在地扭过头,“有一段时间了。你不管我的死活,还不准白大哥管了?”

“我什么时候不管你的死活了!”简子安有些气,“工资不高?那是多少?”

“一个月两万。”简星洲撇嘴,“根本不够给子琪买包买化妆品的。”

“这还嫌少?”简子安恼怒,“我每个月才几千好吗!”

“你家里还有锦遇呢!”简星洲嚷嚷了,“都是因为你总是伤白大哥的心,我都联系不上白大哥了!”

联系不上了?简子安想起自己那天挽着锦遇的胳膊宣告主权,也没有顾及白彦君的感受,他可能是放弃了吧。

简星洲看简子安不说话,以为是她理亏,自认为大人有大量地放过了她。

“子安啊。”宋心莲想起还给白彦君的钱,有些肉疼,“你和锦遇要好好过日子。”

“怎么就没好好过日子了?”简子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又气又烦。

“咱家以后就只能靠他了。”宋心莲隐晦地提醒道。

简子安一阵无力,“不还有我呢吗?”

“你?”宋心莲刚想嘲讽,又想起她是锦遇的妻子,便点了点头,“这当然要靠你。”

简子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生活啊,总在自己觉得有所好转时,又回到了原点。好在,自己和锦遇的关系一直在进步。

晚上,锦遇接了简子安回家。

简子安坐在床上想着心事,锦遇在旁边的桌子上看文件。

这几天简子安一直想问锦遇对自己家的看法,可怎么都问不出口。毕竟,当初还不知道锦遇身份的时候,嫌弃他穷而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是爸妈,用他穷做借口来分手的是自己,这看法,问与不问,大概都是一样的。

可是简子安很不安,自家人对锦家的需求变本加厉,而且持续不断,这样下去,锦遇早晚会烦。

“想什么呢?”锦遇看着身旁坐立不安的女人,问道。

“啊?”简子安回神,看到锦遇合上手中的文件,走到床边,伸手撑在简子安身上,来了一个完美的床咚。

“没什么。”简子安羞红了脸,“还没洗澡呢。”

“哦,夫人想换个地方。”锦遇一副了然的样子,笑眯眯道,“想不到夫人对浴缸情有独钟啊!”

简子安脸更红了,扭过头,不看他。

“走,洗澡去。”锦遇起身,将简子安捞到怀里,“夫人是想……嗯?”

被锦遇最后一个“嗯”字挑逗的满脸羞红,简子安结结巴巴道,“我自己洗就行,浴缸,浴缸太硬了。”

锦遇玩味地看着简子安,简子安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瞬间,羞红的颜色蔓延到了脖子。

“夫人好好洗澡去吧。”锦遇有些等不及了,但又想尊重简子安的意思,催促道。

简子安迷迷糊糊地去洗了澡,感觉自己的脸无比的烫。

泡在浴缸里,简子安想着在这发生过的事,捧了把水捂在脸上,喃喃道“简子安,别想了!”

不过,最近锦遇心情真的很好。简子安静静地笑了,虽然那天可能有点伤到了白彦君,但是,却拯救了自己和锦遇的感情啊!最近他越来越温柔了,就像从前一样呢!

“子安,你洗好没?”外面的锦遇等的不耐烦,叫道,“快点,天黑透了——”

“唔……”简子安又是一把水捂在脸上,最近他也是,越来越不节制了,不过,这是不是也表明,他离不开我了?至少,离不开我的身体?总归是好兆头。简子安笑了笑,破镜重圆,总会有那一天的。于是擦拭身子,裹了浴袍出门。

“呦。”锦遇看到只穿了浴袍的简子安,眼眸一下子变得幽深,“这是准备补偿我?”

“补偿你什么?”简子安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好使,愣愣地看着他。

锦遇勾起唇角,邪魅一笑,“补偿我没有和你在浴缸里……方便在床上啊!”

简子安好不容易恢复常色的脸登时又红了起来。

“你可真会欲擒故纵啊小妖精。”锦遇见女人愣在了浴室门口,起身走了过去,在简子安耳朵旁,轻声说道。

男人呼出的气撒在简子安的脖子上弄得简子安感觉痒痒的。

锦遇见简子安不回答,将她拦腰横抱,放到了床上,“这里不硬了吧?”

简子安红着脸,点了点头。

锦遇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但是,这里硬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yiyuqingxinnanzich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