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首页 > 资讯

十二章 醉卧房顶

发布时间:2020-10-18 03:04:54

十二章话说素玉君回房间后,坐在榻上撑着小几,良多感叹,平时里这么能享乐的少年人昨日竟然赖在她怀里哭了,轻轻地摇了摇摇头,素玉君却也没在说话的了。暮色渐浓,素玉君却会觉得十分的无聊的,来这里几日了,貌似会觉得终日都是闲着,有些不适感,就是在山上,她

>>>《素玉君我心悦你》章节目录<<<

《十二章 醉卧房顶》精选

好书推荐:我!掌控全球 良膳小娘子(上) 暴君折腰 快穿之美人如裳 武林雨潇潇 木叶之我不会忍术 杀手邻居 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 从蚂蚁开始的千万分身 东京幕后玩家

十二章话说素玉君回到房间之后,坐在榻上撑着小几,颇多感慨,平日里这么能玩乐的少年人今日居然赖在她怀里哭了,轻轻摇了摇头,素玉君却是没有在说话了。暮色渐浓,素玉君却是觉得十分的无聊,来这里两日了,倒是觉得整日都是闲着,有些不适,便是在山上,她都是会去练武的,没成想,下了山反而是懒怠了。于是,她让秋霜给她找了坛好酒,提着便上了房顶,现在是月中,月亮既圆润又亮堂,素玉君提着坛子在房顶上坐下,看看这月色,似乎觉得有些格外的迷人,外间已经不喧闹了,现下已经关了市,快要宵禁了,是以,外边几乎是没什么人的。想想父亲母亲,素玉君便是提着坛子喝了一口,毕竟是在军营混的,哪里能不会喝酒呢?别的不说,素玉君的酒量还是可以的,只是平日里不怎么喝罢了,暗卫心想,也不知这么今日就有了兴致。再说容小公子,吃完了面,总是觉得脸上烧得慌,一个人胡思乱想的,会不会他的谢姑娘觉得他是个登徒子呢??左思右想,觉得过来看看.顺手捎带少两坛酒,说不定谢姑娘喝醉了,便不怪罪他了。不过,他也是没有想过,提着酒坛子去找人家姑娘喝酒,就不怕别人把他当流氓了。容小公子觉得这是个办法,当即奔着心爱的谢姑娘的院子里去了,不过,一进门就被告知,他的谢姑娘此刻在房顶上对月饮酒呢?容小公子眼皮一跳,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觉得今天被他冒犯了,不应该呀,若是觉得被冒犯了,应该是生气的斥责他,然后容小公子脑部了一系列的场面,甩甩头,容小公子默默的换了个想法,谢姑娘没有生气。于是,容小公子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死,就这么提着两坛子就上了房顶,走到了素玉君身边,素玉君在他进院子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她没有说话,就这么闭着眼睛在房顶上躺着。容小公子上来见她躺着,瞬间就放慢了脚步,动作都轻手轻脚的了。走到素玉君躺着的地方,容小公子轻手轻脚的坐了下来,素玉君感受到他来了,也没有睁开眼睛,反倒是合着眸假寐,容小公子知道素玉君是没有睡着,毕竟是习武之人,怎么会在房顶上轻易就睡着了呢?只是素玉君闭着眼睛,他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坐着,看着素玉君的脸,越看越觉得这心上的人十分的好看,素玉君见他坐下来倒是没有了动作,反倒是盯着她看,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依旧不动声色的躺着。容小公子的酒坛子放在手边,他看了看素玉君,笑了笑,便打开了酒坛子,这跟秋霜拿来的酒是一样的,容小公子人是鬼精鬼精的,活泼又调皮,但是酒量似乎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原因,容小公子喝完了自己的两坛子,又拿过素玉君身边的坛子开始喝,微风轻轻一吹,酒意便上来了,头有些晕晕的,容小公子索性也跟着素玉君躺了下来,他侧身看着素玉君的脸,自顾自的说了好些话。素玉君好巧不巧的,那时候却是不小心睡着了,当时她躺着,就听见容小公子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的讲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所至,她被微风吹着,耳边听着容小公子絮絮叨叨的话,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容小公子侧着身跟素玉君说了许多话,最后还把身上的外衣脱下来给素玉君盖上,然后,躺在素玉君身边就这么睡过去了,说出来好笑,两个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人,却是在房顶上就这么睡着了,素玉君的暗卫看着主人这么躺着,不知道她是真睡还是假睡,也不知道该不该叫,于是便远远的守着了。素玉君也没有睡多久,在容小公子睡过去之后,约莫一刻钟她便醒了,初醒时看到自己身上披了件外衣,下意识的便准备坐起来,忽然余光瞥见了一旁的容小公子,这才放缓了动作。素玉君笑了笑,身上的外衣原来是他的,将衣服给他盖上,素玉君看着他稚气的脸,微微一笑,复而又看见身边的三个空酒坛子,心道:“原来酒量却是不怎么高。”素玉君坐着吹了会而冷风,其实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把自己真真是吓了一跳,怎么自己在别人的院子里,还是房顶上能睡得这么安稳呢?何况还是有人在身边的情况下。习武之人,对于周围环境的警惕性总是会强些,哪想她却是在人家面前直接睡着了。坐了好一会儿,素玉君见容小公子还没有醒,便唤了暗卫来把他弄下去,她自己把他抱下去似乎不太好,院子里的两个丫环可还候着呢?秋月秋霜看见自己公子被人抱着下来,赶紧的准备把他扶着,哪想,容小公子却是半醒了,推开了她们,“无事,我且自己回去休息了。”说完,又朝素玉君道:“素玉,你还会休息,明日我带你出去。”暗卫心想,素玉君出去还用得着你带?素玉君点点头,把他交给了闻讯而来的凤鸣,凤鸣扶着自家公子回了寝间,唤人给他打水洗脚,也不沐浴了,就这么把他弄上了床。素玉看着容小公子被凤鸣扶着渐渐走远,在院子里微微站了一会儿才进了屋子,秋月秋霜进来服侍她洗漱完躺上了床,她却是没有了睡意,兴许是在房顶上睡过了,这会儿竟然是一点儿不觉得困,大晚上的,一个人躺着,总是爱胡乱想些东西,素玉君便是到了天快亮才睡着的。不过,素玉君这厢才堪堪睡着,外边就开始有了动作,无他,便是容小公子了,这人大早上的起来很是兴奋,把收好的玉笛拿出来,颇有兴致的吹奏了几曲。素玉君的房子是挨着容小公子的院子没有多远的,声音听的十分的清楚。其实,容小公子吹笛的技术并不低,府里的人都觉得这乐音清脆,早上听着颇觉的享受.奈何,如素玉君这般,堪堪到天明才睡过去,刚刚睡着就被这样的声音吵醒,任是再好听也是忍不住要发脾气了,撩开帘子朝外边唤了一声,“秋月?”秋月赶紧的进来,“姑娘!”素玉君道:“外边是谁吹笛子,平白扰人清梦?”秋月表示奴婢不知,想了想,又道:“应该是爷在吹笛子。”按说应该是叫主人家老爷的,只是容小公子表示自己还很年轻,不需要叫老爷,众仆婢便称为爷了。素玉君表示她十分的不开心,不耐烦的道:“去看看,若是她他,便叫他别吹了。”秋月应诺去了,容小公子听到秋月的来意,十分好说话的停下来,嘱咐道:“回去让姑娘好好歇着,我吹了。”秋月复而又回去报信儿去了。这厢素玉君虽说是打发秋月去让容小公子不要吹了,可是,自己这么一闹,也是有几分清醒了,索性让秋霜服侍自己起床,今日她准备在院子里活动活动,倒没有选长裙,而是挑了一身类似骑马装的短打,她发现似乎容小公子准备的几乎都是长裙,短打倒是难得的有一套。一身红色,秋霜看的眼睛直,只觉得眼前的姑娘英气勃发,恣意帅气,不得不说她也见过美人儿,却是没有见过这般美丽的,不过,素玉君却是觉得自己这身看着有些怪别扭的。她在战场上穿的是战袍,平时喜欢着白衣,便是特地练功,也是一身黑色的练功服,却是第一次穿这样颜色的衣服练功,不过,眼下没有其他的可以代替,便只能穿这个了。素玉君练功也不需要刀剑,只是在院子里随意的练一练,活动身体而已,秋霜与秋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倒是没有看着素玉君在院子里练功,这晨起的太阳还没有到院子里,素玉君已经是微微出了些细汗,停下来微微有些喘气,无奈道:“果然是变懒了,”以前,这样的训练来五次都是轻松的,现在却是三次就开始出汗了。不过,也就只有素玉君自己会这么觉得的,跟着她的暗卫看她练功,暗自咂舌,果然不愧是他们乌雍的素玉君,这样的武功,怕是他们整个暗卫的人加起来才能正面取胜吧!容小公子来的时候,素玉君才刚刚停下来歇息,容小公子看她的衣服便知道她是在练武,说实话,容小公子的手有点痒,她很想知道他心上的人素玉姑娘武功到底有多高。容小公子便缠着她要跟她切磋切磋,暗卫默默的赞道:容小公子,你是个有勇气的。素玉君被他缠得没办法,“行,那你说说想怎么切磋?”容小公子想了想,“也不用如何,我们就普普通通的切磋就可以了,就在这院子里,怎么样?”素玉君阴测测的看了他一眼,“你确定?”容小公子就差拍着胸脯了,素玉道:“那行,来吧!”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suyujunwoxinyuen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