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首页 > 资讯

421 终战悲歌笑【大结局】

发布时间:2020-10-18 07:04:18

本网提供更多了毒邪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神潭》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421 终战悲歌笑【大结局】在线深度阅读。

>>>《神潭》章节目录<<<

《 421 终战悲歌笑【大结局】》精选

好书推荐:我!掌控全球 良膳小娘子(上) 暴君折腰 快穿之美人如裳 武林雨潇潇 木叶之我不会忍术 杀手邻居 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 从蚂蚁开始的千万分身 东京幕后玩家

凤舞一道身影傲立虚空仿佛这广阔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只有他存在

刘枫身高不知几何顶天立地手中盘古斧有混沌能量游走他双眼深邃不可见其中有生死幻灭四季循环大道轮回演化开天辟地

这一刻刘枫真的如盘古再生五行本源在一瞬间的时间里完全的与自身融合战力震荡整个宙宇举世无匹无人可匹敌

面对这一切鸿祖只是淡然视之

“咻”

一道斧影快到不可思议在刘枫挥动盘古斧的那一瞬间直接劈在了鸿祖的身上宛如击中泡影直接将其震散

“精神所化吗看來只是觉醒了一部分”

刘枫淡然沒有一丝意外

“吱吱”

白色的小松鼠从刘枫后脑处钻出它并未在张道陵牺牲自我的时候与虹剑离去对于它刘枫也明白许多事情一切都是注定

“吱吱”

小白冲刘枫叫嚷小眼睛中充满了决然之色同时又很是舍不得眼前的男子

刘枫沉默只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

遥远处那道火红色的身影浑身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冲向巨大的宫殿深处似乎在尽最快的速度唤醒其中沉睡的鸿祖之前出现的真的只是一道精神化身可却依旧强大的能够重创刘枫

“吱吱”

小白再度轻叫忽地身躯腾空如宝石一般的小眼睛爆出出异样的光芒白色的毛发根根竖起它虽然不强可表现出來的能力却足以让任何人或者‘神’惊异

因为那是真正的破除虚妄破除一切的虚妄

世间一切尽皆都无法阻挠

随着小白眼中发出的光芒整个神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五彩斑斓、墨绿色的湖水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尽皆化为一片血的海洋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腥气同时在那血色的海洋中可以看到无尽的骨骸大的堪比山岳、星辰小的如人类一般

一眼看去无边无际

而曾经应该是巨大宫殿的地方现在则是一片虚无的深渊不知通向何处其中散发出冰冷至极的寒气就是强如刘枫眉头都微微一皱

“吱吱”

小白再度大叫口鼻不断有鲜血喷出而那处虚无的深渊中不断变化呈现了一片透明之色模糊中可见一具古老的身影静静的躺在其中身处一具冰棺之中

那冰棺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堪比日月星辰

“时间沒有真正的到看來依旧还在沉睡之中”

金铃轻语有着一丝喜悦参杂其中若是能够趁鸿祖还沒有醒來的时候就直接将其斩杀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然而刘枫却并不那么想毕竟躺在其中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鸿祖而那道火红色的身影可是那预言者的成魔者

这个‘成魔者’可并非是寻常中魔域的人而是一种身心具备‘魔’的特质战力滔天举世无敌的‘魔’

那道火红色的身影对于刘枫似乎并不怎么畏惧也丝毫不担心刘枫会出手攻击自己总之他所展现的信心真的让刘枫诧异怀疑此人真的有很强的本钱

虚无的深渊中冰棺内那道身影越发的清晰与之前的那道化身果然是一摸一样

可刘枫依旧沒有动因为他看到了虚无的深渊中无数层阵法紧密布置那种级别的阵法绝对可以轻易毁灭‘神’现在这些阵法正如冰雪一般不断在小白的目光下消融

破除一切虚妄的同时可将一切都当作虚妄

很快那无数层阵法就被小白破去了一大半现在小白身上的毛发一片通红并非是自我颜色的转变而是完全被鲜血浸染

“小……白……”

刘枫轻语他想到当年自己在葬灵荒原的时候小白竟然还能够找到自己他想到了许多事情可以说小白是自己这些年來认识相当久关系也非常不错的妖兽

那个时候它还只是一只普通的妖兽

而那个时候刘枫也同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

现在刘枫已经成为了宇宙至尊级别的人物而它也要在这一刻真正完成自己的使命

“吱吱”

所有阵法都被破除露出其中包藏的巨大冰棺那冰棺的气息越发的强横令万里青天都被完全冻结

小白身躯在空中摇摇晃晃不舍的看了刘枫一眼最终化为一道流光冲向更高处刹那间一片白色的光芒将那巨大的冰棺笼罩其中令人惊诧的一幕顿时出现只见那巨大的冰棺竟然出现了‘虚幻’的状态仿佛随时都会被卷入不明的时空亦或者是直接溃散

说來也怪面对这一切那道火红色的身影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是在观看

“轰隆”

眼见冰棺散发的气息正在不断减弱陡然间一声巨响震的整个宇宙都是一声霹雳许多生命星球都裂开了一道深长的缝隙险些直接崩溃

冰棺之中鸿祖的身影缓缓站起双眸开合间令天地颤抖宛如一切都要进入轮回之中

他的目光非常的可怕小白的那个方向尽皆化为虚无的黑暗失去了宇宙一切的力量仿佛那里什么都沒有空间、光线、时间等等一切皆无

刘枫握住盘古斧的手下意识的紧握在小白那虽然不是很强大却很神秘的力量下复苏的鸿祖远不及巅峰时期的八成力量要知道鸿祖可与盘古并肩纵然是当年创造出‘鸿族’生灵之后进入了虚弱期可依旧难以斩杀

“蝼蚁”

鸿祖震碎巨大的冰棺冷冷的看向刘枫

刘枫不语纵身化为一道光芒盘古斧抡起将苍穹劈开衍化轮回生死四季循环道韵呈现震慑万古青天

这一刻他发出了毕生最强的一击

鸿祖右手轻弹中指与盘古斧重重的碰撞在一起那毁灭性的力量让一切都化为了虚无什么都沒有留下

刘枫暴跌万丈同样的鸿祖也不好受手指上出现了一道血痕身躯也倒退千百丈两者之间虽然有差距可却并不是很大

刘枫再度揉身而上同时金铃将刘枫护住铃声不断响起以期能够影响到鸿祖

“开”

鸿祖爆喝一声音浪如潮席卷万里青天如狂风巨浪一般覆盖刘枫所在的地方更是直接将金铃震的满身裂痕而刘枫因为现在拥有盘古祖神的**倒是沒有什么大碍只是灵魂受到了轻创

刘枫脸色越发的冷了一把将金铃抓在手中强硬的收入体内不等金铃说话便道:“你既然要与我同生共死那便在我的体内观看这一切”

“情感可笑不过是盘古臆想出來的情感而已”

鸿祖冷笑双眸冷漠无情“我历经万世轮回那人世间的一切我都早已看腻”

“不懂的你永远都不会懂”

刘枫只有这么一句话斧影布满空间他身如流星**八荒土让他的身影可以随意的穿梭这一切天王重力术也对鸿祖有着一丝的影响

这是一场亘古不曾有的战斗因为当年鸿祖醒來之时盘古已经退去了历史的舞台他举世无敌纵然是有地藏天尊、鲲鹏老祖两大强者可是他却并沒有真正的激战而是以计谋玩了无耻的一招

鸿祖强势无匹只靠一只手便将刘枫所有的攻势全部挡下而且随着战斗的时间推移刘枫甚至感觉到鸿祖的战力越來越强起初刘枫与他硬碰硬还能伤他一丝可是到了最后只有自己被击退的份

“天为大道道生一我则为一你如何能伤我”

鸿祖冷笑出手越发的猛烈了让这无尽的宇宙空间都彻底的化为了混沌若非刘枫对湛蓝星球有着一丝情感提前将其横移一个星域恐怕早已毁灭

“你若为一盘古祖神又如何论”

刘枫不屑一边战斗一边嘲讽

“尖牙利齿”

鸿祖眼中有无尽的杀意展现他沒有道韵因为他就是道

两人的战斗方式并无任何华丽的招式可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毁灭性的而且刘枫的道韵对其根本就沒有什么影响

这一战激烈而残酷时间都过去了半个月

刘枫虚浮空中浑身血迹斑斑鸿祖衣袍裂开也颇是狼狈

“该死的东西”

鸿祖突然冷斥一声他现在的实力依旧沒有完全复苏小白那神秘的力量非常的怪异可以令鸿祖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刘枫纵然是有盘古肉身可依旧感觉到非常的不好受

终于两人都欲要击杀对方不顾一切

“轰”

刘枫一斧头劈在了鸿祖的肩膀上而胸腹也被鸿祖直接打烂受此重伤两人依旧沒有分开

一道道斧影不断落下砍的鸿祖肩膀上鲜血飞溅可却无法将对方的身躯砍碎仿佛是一柄普通的斧头砍在了精铁之上而鸿祖的右手更是飞速的将刘枫肚子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很是血腥

“咔”

鸿祖左肩一沉被刘枫以盘古斧砍断了骨骼

“蓬”

刘枫倒飞出去上半身被一掌打的近乎粉碎

“蝼蚁”

鸿祖怒哼愤怒到了极点以他之身竟然会被一个‘神’伤到这个地步

刘枫沉默不语受伤的躯体不断自我痊愈他早已将‘混元一气诀’修炼到极致更是拥有盘古真身可在对方的攻击下真的如纸糊的一般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鸿祖的肉身简直是太强大了

刘枫现在的战力何等惊人

盘古斧又岂是一般的至尊神器这可是盘古祖神开天辟地所用

“圆满气运”

鸿祖双眼微眯似乎有些忌惮可随后又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

“你说你为天所衍生的‘道’而我现在则告诉你我就是天”

刘枫眼中闪过绝然之色冰冷的注视着鸿祖

“若天能够管我我又岂会存在至今”

鸿祖突然狂笑一声“这天我早晚要摧毁了它”

“或许你有那个能力不过你沒时间了”

刘枫目光转向他处看到了一片‘葬神地带’随后叹了口气手中的盘古斧轻轻抛飞悬浮在头顶

“‘天’掌握了世间一切我知其意却永远都无法真正说出來”

刘枫叹了口气右手轻轻一招耸入天际的‘道韵’竟然化为了一团光球出现在了手中看起來真的如缩小的地球一般

“何为最强亦或者则是说在‘天’的眼中沒有最强”

刘枫喃喃轻语语气莫名无人可以明白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强如鸿祖也都一阵迷茫因为有些东西连他也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是天吗”

刘枫忽地看向鸿祖询问后者闻言不由一怔随后眉头一皱这个问題他是真的无法回答

“你那又可知道‘天’真正的力量”

刘枫又问仿佛两人不再是之前生死大战的对手而是在探讨天地谬论的学士

“盘古祖神是知道的所以他创造了真正的生灵衍化了生死轮回赋予了一切生灵情感”

刘枫忽地笑了起來笑的很苦涩

“那又能够证明什么”鸿祖冷哼一声神力动荡欲要再施展手段攻击

“是啊那又能够证明什么呢”

刘枫怅然话音未落盘古斧直接炸开化为了一股无法想象散发出一股浩瀚神秘的混沌能量下一刻刘枫将手中的‘道韵’抛入其中宛如冷水倒入了沸油之中

“轰”

一股令鸿祖都吃惊的气势覆盖宇宙强大到无法升起战斗亦或者的逃遁的念头

同时刘枫体内的神力疯狂涌出随着‘道韵’的离去他整个人脸上都出现了疲惫之色

很快金色的气运力量五行本源力量一一而出都冲入到了那团混沌力量之中

最终一道血色气体呈现人形从刘枫的身上走了出來也迈入了进去随着这道血色气体的离去刘枫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一百岁头发雪白**干枯出现了沟壑一般的皱褶他的双眸都开始变的浑浊再也看不到曾经的一丝强大

“何为天”

刘枫的声音嘶哑难听苍老而虚弱

“气运为天地力量五行本源亦为天地力量生灵的自我意识天道之力一切都是天的一部分”

“他们的融合就是真正的‘天’”

刘枫苍老的身躯在虚空中摇摇晃晃随后澎湃的灵魂之力从额头处涌现这些灵魂之力中蕴含了刘枫真正的‘自我意识’现在正在脱离刘枫

前方那团混沌光团并沒有壮大宛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在‘自我意识’进入的时候整体漆黑无比沒有一丝杂色

“天”

鸿祖在颤栗那遥远处的成魔者身躯微颤不敢相信即将发生的一切

“好想回去啊”

刘枫怅然满是皱褶的脸上有泪水滴落

下一刻他颤颤巍巍的伸手一指漆黑无比的球体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长长的黑影突破空间的距离直接出现在了鸿祖的头顶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彩虹’

“不可能”

鸿祖惊怒身体不断变化可顶天立地无法想像的神力滔滔不绝简直要淹沒整个宇宙所过之处星球尽皆全部给焚灭

可是那黑色的球体丝毫不受影响拥有着无坚不摧的力量本体万法不灭

最终黑色的球体将鸿祖的身躯轰碎使的那里化为了一片虚无的空间那庞大的身躯不断在一股漩涡中被搅碎然后吸收到虚无之中

“你只是一个蝼蚁而已”

虚无的黑暗中鸿祖几欲要挣扎出來可随即被拉扯进去最终声音逐渐减小

刘枫身躯一晃苍老的难以继续站立金铃自主的出现化为一个小女孩的模样俏脸雪白的将刘枫扶住

眼见那虚无的黑暗不断缩小鸿祖将要被完全覆灭的时候那位‘成魔者’终于动了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火光并围绕着虚无的黑暗迅速的旋转使的那里化成了一片火海燃烧整片空间

刘枫眉头紧皱他已经虚弱不堪生机不断减弱

若是再战根本就沒有可能之前的战斗只因鸿祖太过强绝让刘枫暂时的忘记了那个成魔者

火光滔天隐约可见鸿祖的身影浮现让刘枫眼睛怒睁

“你杀不了我”

鸿祖咆哮神色狰狞可怖身躯出现在了火光之中那虚无黑暗的力量正在不断减弱那火光奇异非常很是神秘

“我并沒有打算救你”

一道清脆如铃声的声音自火光中响起随后一名容颜倾城的女子走出身上有朱雀一般的火焰升腾玉手雪白直接穿过鸿祖的头颅在鸿祖不解的目光下直接将其头颅捏爆同时将其化为一团精纯的力量并且很快吸收

“很意外吧”

火光中那名容颜倾城的女子看向刘枫嘴角微翘很是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让刘枫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原始本源力量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是你杀了赵琳与吕丽吧刘沫你真的很让我意外”

刘枫叹了口气道出对方的姓名这个女子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当年星球大试练的时候两人可算是盟友

现在……

竟然是那么的让人无语

之所以想到吕丽、赵琳两人是她所杀因为自李飞空中刘枫得知两人是在一个叫‘御龙仙门’的门派修炼而刘沫正是御龙仙门的天之骄子

“说起來还要感谢你呢若不是你我还真的不知道‘原始本源’这种事情”

刘沫轻笑纵然是所谓的‘成魔者’可依旧美艳动人堪称倾城佳人

“拥有这种力量的感觉我很喜欢”

刘沫玉手轻舞所过之处空间都被火焰烧成了虚无

“很可惜你已经沒有再战之力现在你的模样真的好丑”

刘沫不等刘枫回话又微微摇头微露不屑

“美与丑不过是一张臭皮囊而已”

刘枫淡笑“我只想知道你现在想怎么样要与鸿祖一样吗”

“我想要如何还无须向你一个废人解释什么”

刘沫轻笑可笑容却非常的冷

“刘枫我们來了”

一声吆喝自下方响起有多道身影速度缓慢的冲向这里那其中有着刘枫认识的太多人有些人有许多仇怨有些人却是真正的朋友

当先一人是风在天紧随其后的是孙狒他还看到了付芯澜还有阴翳上人百草上人还有那疯王堡的风笑还有一个曾经自天宇星辰回到湛蓝星球的时候那名同行的青年

有太多的人让刘枫有太多熟悉的感觉那人群中他看到了一张丑陋的脸庞竟然是沈馨

还有王侯、夜流水以及许许多多刘枫不认识的人分属于仙域、大凡天星域的强者甚至刘枫还看到了杨戬的儿子杨麟

这些人不知道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机遇竟然都有了天仙以上的实力若是在平时这些人足以在普通的生命星球上笑傲了可是现在…………

“为什么要來……”

刘枫痛苦的闭上双眼因为结局他几乎不用去想

“嗨你这个混蛋小子竟然比为师还老”

一名壮汉出声训斥竟然是张绥远张疙瘩以及他的妻子可当两人看到刘沫的时候都是一脸的诧异

“为什么要來啊”

刘枫重复了一句充满了悲伤

“这世间的一切不应该都让你承受”一名刘枫不认识的青年才俊朗声道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刘沫你……你这是怎么了”张疙瘩大声训斥

他早在第一时间明白了当前的形势明白自己的侄女成了刘枫最强大的敌人

“聒噪”

刘沫眼中充满了嘲讽之色扫过所有人伸指一弹一道火星直接冲入了张疙瘩所站立的地方随着一声轰向以张疙瘩为中心十几名修士都被轰成了灰烬

出手狠辣冰冷无情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都明白眼前这个人不是曾经的那个刘沫了她是真正的成魔者

“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一棒子打死你”

孙狒冷喝沒有一丝惧意

“说这些还有用吗”

刘沫不屑的笑了起來随后笑道:“刘枫你心底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强了”

“你想说便说吧你现在想要找的不就是一些见证你的观众吗”

刘枫晒然眸光冰冷

“你还是这么逞能”

刘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起來也是从你身上得到的灵感气运大圆满之人不过我却不是我是道韵大圆满”

“道韵大圆满”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敌人刘枫依旧好奇起來这种事情他真的沒有听过诧异的道:“难道你是十种道韵”

“并非如此我是道韵进行了十次变化最终归一”

刘沫傲然一笑背后道韵呈现那只朱雀宛如活物一般恐怖非常

“佩服你真的是一个天才”

刘枫由衷的佩服随后嘲笑道:“只可惜现在的你只是魔而已”

“你是在讽刺我孤芳自赏吗”

刘沫双眼微眯俏脸冰寒猛地道韵轰鸣一片火光瞬间将刘枫所在的位置席卷

“现在你的感觉又如何”

刘沫嘴角微翘眼中充满了嘲讽

“很不好”

刘枫气机越发的衰弱了语气低沉而忧伤身侧那些本不该出现的年轻强者们这一刻连一击都沒有发出全部化为了飞灰

仿佛他们此來不是与刘枫并肩作战而只是单纯的告别

就是金铃都遭到了重创不断咳血现在的她拥有人类的身体却也给自己带來了很大的不便

“为什么”

刘枫忽地大声怒吼一字一顿充满了恨意这些人他虽然不愿意将情感留在这个世间可心底早已将那些人当成了真正的朋友然而现在他却看到他们都那么脆弱的在自己的面前消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因为我要成为真正的唯一”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我要成为这宇宙间唯一的神唯一受亿万生灵敬仰的存在”

刘沫傲然霸道非常

“你要让道统尽灭让天下恐你惧你你孤寂的存在这宇宙又有何意义”

刘枫怒叱“你告诉我到底有何意义”

“独尊宙宇的王者路你永远不会懂”

刘沫冷笑右手一指道图中的朱雀带起冲天火焰将刘枫罩住“现在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

良久朱雀退去而远处刘枫苍老的身影依旧站的笔直近乎沒有色彩的眼眸无情的看向刘沫金铃被他护在身后早在历经无数战斗之后她也到了最后的地步此刻受到这种攻击尽管不是全部承受可依旧使的躯体幻明幻灭此刻紧咬红唇硬撑

“怎么可能”

刘沫吃惊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独尊宙宇的王者路我不懂可我的道路你也不懂”

刘枫语气低沉苍老的身躯虽然脆弱不堪可却丝毫被一股神秘浩瀚的力量充斥

刘沫目光一扫再度惊异不断暴退因为她看到刘枫整个人都与这片天地融合仿佛他成为了天

天可灭吗

答案是肯定的绝对不可能

因为天是原始是一切的原点

可不管刘沫退向何方都依旧处在天地之中无处可逃无处可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害怕那么担心

可不管她的速度有多快刘枫的身影依旧在她的前方不远处

“若是连天都站在我这边你的王者路又怎能成”

刘枫缓慢开口仿佛每一句话都会加速他生命的流逝

“不可能不可能”

刘沫惊恐“我才应该是这世间的最强者会是唯一的真神唯一的至尊

“我说过了一切都沒有任何意义”

刘枫艰难的抬手枯皮满布的右手重重的握拳

“轰隆”

宇宙震颤一切都化为了黑暗而那所有的黑暗重重的将刘沫包裹任她如何挣扎都难以冲破一丝一毫

“刘枫放过我给我一次机会我求求你了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黑暗中传出刘沫惊慌失措的声音透着深深的绝望

“晚了……”

刘枫叹了口气黑暗不断涌现将那里完全淹沒良久空间再也沒有一道声音传出

寂静这才是宇宙真正的形态

极远处有星光点点刘枫仿佛又回到了在地球的那些感觉他记的自己经常喜欢躺在庭院内的摇椅上看午夜星辰

“朋友们我去陪你们了”

“请原谅我沒有将你们的事情带回到地球上……”

刘枫双眼闭合身躯如败絮一般落向下方金铃再也无法支撑重新变成了铃铛的本体挂在了刘枫的手腕上齐齐落下

耳边只有风声意识在不断模糊

而在其下方一道倩影出现手中一根长鞭飞舞化为九条龙翱翔以最快的速度接住了生命气息随时会消失的刘枫

“刘枫你交给我的九龙杀鞭我终于参悟了……”

那是一名女子秀美绝伦却透着一丝不该有的‘稚嫩’五官精致俏脸沒有一丝瑕疵此刻美眸含泪凄然的看着怀里的刘枫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一声美妙的歌曲在耳边响起卧房内刘枫在床上猛地惊醒坐起双眸痴痴的看向熟悉的天花板还有卧床

“这是”

刘枫发呆的坐在床上右手一动却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顿时看到右手腕一只精巧的铃铛非常的漂亮

“电、电脑”

刘枫转头看向房间窗户下一台电脑正在播放歌曲那是多么熟悉的电子设备啊

“扑通……”

刘枫起身下地结果却感觉到身体涌起一阵无力感直接摔倒在地上顿时摔的龇牙咧嘴身上太疼了

咚咚咚咚……

门外传來了一阵脚步声一名俏丽的女子身着短裙和白色的t恤明艳动人在刘枫吃惊的目光下快速的将刘枫扶了起來她的力量很大刘枫一个成年人在她的手里宛如无物

“朱……朱……”

刘枫吃惊的合不拢嘴这个女子他竟然是那般的熟悉

“你才是猪呢”

女子不满的瞪了刘枫一眼随后一眨眼亲昵的挽住刘枫手臂轻语道:“马上给你一个惊喜哦”

门外一串慌乱的脚步声传來随后刘枫看到了一对年迈的夫妇快步走了过來虽然年龄不小可身体却很是硬朗

“小枫小枫”

两人愣在了门口泪水不断流下最后再也忍不住冲了进來将刘枫紧紧的拥抱在怀里“孩子你终于回來了”

“回來了”

“我回來了”

刘枫喃喃低语感受到身上所受到的一丝压力终于再也难以控制大声哭了出來

“爸妈你儿子我终于回來了”猫扑中文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shent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