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首页 > 资讯

第3434章撕破

发布时间:2020-10-18 07:04:20

本网提供更多了我自对天笑创作作品的都市言情《女神的帖身高手》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3434章撕开在线阅读。陈扬也就随便找了个座位落座。。

>>>《女神的贴身高手.》章节目录<<<

《 第3434章撕破》精选

好书推荐:彩妆包女孩 恋期三个月 接管花上司 大明铁骨 凰女天下 英雄联盟之德莱文归来 日月风华 带着仓库到大宋 超级锻造师 网游之成为BOSS

“坐吧!”苦紫瑜招呼陈扬落座。

陈扬也就随便找了个座位落座。

菜还没有上!

但酒已经来了。

雪霜绛站起身来,为陈扬和苦紫瑜满上了果酒。之后,她举杯道:“宗寒,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我知道你也不会承认……但不管怎样,尼一墨死了,我心里很开心。我敬你一杯!”

陈扬也不多言,举杯一饮而尽。

他接着又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向雪霜绛说道:“少年热血,我也是有的。当初你遇辱我不救,带给你的是无尽痛苦。这种痛苦,在我心里何尝不是一样。我恨我自己不能冲冠一怒……所以,我那天极尽一切的羞辱了尼一墨,然后砍下了他的头。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就是为你杀的尼一墨,他该死!只是可惜,即便他死了,也不能事情重来。但是雪姑娘,未来的路还很长,我请你不要消沉。只要你愿意抬起头,人间依然处处是芬芳!”

“谢谢!”雪霜绛眼含泪光的说道。

这顿晚饭吃的很是融洽,陈扬会给雪霜绛和苦紫瑜讲一些自己以前的事情。当然,他讲的是宗寒的小时候,而不是他陈扬的真正经历。

好在的是,他转世过来的经历也够苦逼的,还是很能引起一些共鸣的。

晚饭完毕之后,陈扬与苦紫瑜还有雪霜绛告别。

他本以为,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没想到的是,卢娜打来了电话,约他在图书馆中的一间角馆里相见。

陈扬心头一怂。

他现在的确是可以在学院里横着走了,但是,在卢娜面前,他不敢啊!

他觉得卢娜就是个女疯子啊!

搞不好她就是要把自己杀了,然后陪葬呢?

这横的怕不要命的啊!

“但我若不去吧,她只怕会直接确认老子的身份了。如果我喊雪妃和我一起去呢?对,就喊雪妃。小命要紧,其他的管不了了。”

陈扬也没打算避而不见,避而不见并非良策。

于是,他应了卢娜的约见。然后又给樱雪妃打电话……

“这么晚了,打电话做什么?”电话里,樱雪妃感到奇怪。

陈扬说道:“我在一层楼的良悟广场左角等你,需要你陪我去个地方见一个人。”

“见谁?”樱雪妃问。

陈扬道:“见面说。”

樱雪妃道:“好吧,我马上下来。”

在良悟广场见面后,陈扬就向樱雪妃道:“卢娜我之前就跟你提过了,这女人这么多年追查一个叫陈扬的人,简直是要入魔了。老子也是倒了血霉,在这里表现优秀了一些,她就不停的怀疑。当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怀疑我什么,你都想不明白的。怀疑我是陈扬伪装?你说这可能吗?”

樱雪妃道:“这绝无可能啊!”

她顿了顿,又道:“我查过那陈扬,乃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只怕连侯院长这样的高手,也不见得打得过陈扬。所以,你怎么可能是嘛!加上你的出生经历,血脉,这都是不可能造假的!”

“就是啊!”陈扬说道:“这个卢娜,我是有点怕她。不要命一样的,所以我喊上你一起去。现在她要见我呢,这次我重新拜师没有支会她,想必她是有意见的。”

“难道你是怕她把你杀了?”樱雪妃道。

陈扬说道:“是的!”

樱雪妃道:“她不要命了?”

陈扬说道:“我觉得她是疯子,所以,我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待她。”

樱雪妃道:“好,我陪你一起去会会她!这个女人,我查过了,当年也是女中豪杰,后来自从被陈扬掳走过一次之后,这四十多年里就像是着魔了一般。”

陈扬和樱雪妃很快就来到了图书馆,并在会庸角馆里见到了卢娜。

卢娜对于樱雪妃的到来并不意外,因为在两人还未进角馆的时候,以她的修为就已经察觉到了。

但卢娜对陈扬带樱雪妃过来的行为是不满的,不过她没表现出来。

陈扬和樱雪妃进来之后,陈扬反手将门关上。

眼下是不怕卢娜发难的。

卢娜修为纵使很高,也无法在樱雪妃的眼皮子底下对陈扬一击必杀。

一旦引起轰动,侯建飞便能快速隔空相助。

同时,侯建飞也可快速到达。

面对卢娜,陈扬作揖行礼,道:“师父!”

卢娜坐在沙发上,她没有起身,也没有理会樱雪妃,而是冷淡的道:“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

陈扬说道:“先前拜师院长,乃是因为事情紧急。宗寒无依无靠,好在有姐姐樱雪妃相助,如此才得以有命在这里拜见师父。还请师父见谅!”

他这话的潜意识就很明显了,喊你一声师父是给彼此面子。老子命悬一线,受尽屈辱的时候,您是屁都没放一个的。

卢娜闻言顿感恼火,说道:“你至少该找我商量,找我商量之后,又怎知我不会帮你?”

陈扬马上说道:“我第一个就找您商量,您说要我忍着,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你……”卢娜气急。

陈扬马上垂首,道:“弟子有得罪的地方,请师父降罪!”

卢娜说道:“好,别的不说。我今日约你,你请樱雪妃过来做什么?怎么,怕我杀了你不成?如今你地位早已不同,我怎会杀你呢?难道我自己也不要命了?”

陈扬假装一怔,然后说道:“您打电话的时候,我姐刚好在旁边!”

那樱雪妃马上就说道:“我一直对卢娜殿下您很仰慕,所以今日冒昧前来相见。还请殿下不要见怪!”

卢娜并不给樱雪妃面子,道:“那现在你见到了,可以离开了吗?我和我的徒弟有些不便于外人所知的话要说。”

樱雪妃道:“也行,我就在门外等着。我不会偷听的!”

“不方便!”卢娜坚持说道。

樱雪妃道:“这倒奇怪了,有什么不方便的?”

她可不怕卢娜给她穿小鞋,因为现在,她是院长的徒弟。

陈扬马上道:“师父,倒是有一件事,我要先与您说了。”

“哦?”卢娜眼中闪过寒意。

陈扬便道:“我的院长师父不希望我有其他的师父,所以今日来,我是要得罪您了。您的门下,我不待了。从此以后,我不再认您是我的师父。至于光明议会,有您在,我就不回去了。”

他觉得老是跟卢娜这样纠缠,也是危险。不如今日索性撕破脸皮来的好。

卢娜顿时怒了,道:“你说什么?”

陈扬深吸一口气,随后眼中也绽放寒意精光,便道:“不是我不想待,而是您逼着我不能待。有朝一日,若我可以见到苦大师,我也想问问,为何您容不下我。为何,议会也容不下我?仅仅是因为我太优秀了吗?原来在光明议会里,优秀也成了一种罪吗?殿下,很多事情,咱们两人是心知肚明。您哪次见我不是这般阴阳怪气,就好像要在我身上找出什么东西来。我为什么要带我姐姐过来?说白了,我怕您。我怕,可以了吗?我怕死!我在侯明学他们手底下拼了命的活过来,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您手上。您一直怀疑我,我想知道,您到底怀疑我什么?”

“哈哈……”卢娜笑了。

她的笑声让陈扬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笑毕之后,她凝视陈扬,一字字阴森森道:“你真不知道我在怀疑你什么吗?”

陈扬如何都不会承认,装作糊涂,道:“还请明示!”

卢娜说道:“真正心知肚明的,你清楚,我也清楚。以前,我还不敢确定。但今日,我完全确定了。我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成长起来的……我更不会给你机会来毁掉我们整个永恒族。以前,你是我的噩梦。但今后,我会是你的噩梦。你记着,这是我说的。现在,滚吧!”

“我不滚!”陈扬顿时火了。

这个恼火,乃是假装的。他心里倒也没慌的一比,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陈扬装作无比愤怒,道:“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根本不懂。你到底要将我怎样?杀人也要讲究证据,走,我们去找院长,什么话你给我说清楚了。”

“哼!”卢娜再度冷哼。

陈扬怒道:“你哼什么?你给我说清楚,老子也早就受够了,你到底哼什么?”

卢娜冷冷道:“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陈扬拦在门口,说道:“不行,今天必须把话讲清楚。”

他接着向樱雪妃道:“姐,给咱们师父打电话。”

樱雪妃微微一怔,一时之间不大确定陈扬到底是来真的还是恐吓卢娜。

“让开!”卢娜忽然大手一挥。

一股巨力就朝陈扬袭来,陈扬立刻把持不住,整个人朝一边摔了去。

卢娜立刻开门出去。

居然有种……夺路而逃的感觉!

想来,卢娜这一番宣言本只是想恐吓陈扬,激怒陈扬。但没想到陈扬居然没有做贼心虚,反而还要拉她去见官……这倒让卢娜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虽然执着乃至偏执……但她又不是真的傻,那里会不知道,现在去闹得沸沸扬扬,只会让她自己成为笑柄呢?

“陈扬,宗寒?你绝对就是陈扬。你每一步行事,那里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了。”卢娜离开了图书馆后,暗自恼怒道。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nvshendetieshengaoshou')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