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母亲 月色 小明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她想解脱了

发布时间:2020-10-18 11:19:47

回席家的车上,气氛个片冷凝,云初扭过脸望着窗外,车窗开了一半,霓虹灯光映进车内,将她身上那身晚礼服的碎钻映着无数的光点。长长的羽睫下,一双美眸放佛丧失了所有的活长长的羽睫下,一双美眸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替身娇妻狠狠爱》章节目录<<<

《第28章 她想解脱了》精选

好书推荐:换妻 都市全能医皇 此生有缘我爱你 都市透视医尊 都市极品医神 钢铁燃魂 逍遥兵王 六界第一群 数据废土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席家的车上,气氛个片冷凝,云初转过脸看着窗外,车窗开了一半,霓虹灯光映进车内,将她身上那身晚礼服的碎钻映出无数的光点。

长长的羽睫下,一双美眸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储辰最后一句轻到几乎她以为是错觉的好,让她知道她再也没有机会向储辰解释什么了。

席墨,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就坐在她身侧,如果云初的手里有一把刀子,她会毫不犹豫的扎进那个恶/魔的心脏!

“别再试图逃出席家,储辰既然叫我一声舅舅,我就不能任由他毁在你的手里。”

良久,席墨的声音冷漠疏离的响起,云初的眉眼微动了一下。

她转过头,凝望着这个冷血的男人,微光下他的眉目深邃般般入画,一双鹰眸锐利。

“席墨,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云初的声音很轻,透着一股让人压抑的绝望。

车子安静的行驶着,席墨转过头看她。

当年他也这样想过,可是他最终面临的是什么呢。

绯薄的唇角勾起一个笑,似是嘲讽,又带着不屑。

云初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力,哪怕是她已经绝望,已经呕血,这个恶/魔都不会放过她。

储辰,那些她与储辰美好的过往被这个男人一手粉碎,她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席墨,我不是什么南欢,你放过我吧。”云初的手按在车门上。

席墨眉间紧簇到一处,“这种废话就不用再说了,收起你那副可怜的样子。”

一个绝望的笑绽放在唇边,陡然间有风卷进车子,席墨猛的转过头,车门打开,云初的半个身体正朝车外倒去。

“我恨你。”三个字轻响之后,那个姣好的小脸上带着一股解脱般的笑意。

席墨眼看着云初从他面前消失了……

“停车!”

他下车时正听到后面车辆急刹车的声音,周围的人车都停了下来,路旁有人在尖叫。

不远处跟在后面的那辆车的车轮下,云初双眼迷蒙,鲜血不断的从她口中溢出。

她瞪大了眼睛想看清天空,漆黑的夜色没有星子。

那副样子让席墨的眼瞳猛的紧缩了起来,他的心脏仿佛瞬间被什么东西抓住,所有的呼息停下,身上一阵阵发寒。

血色绽放在她的身/下,妖艳无比,趁得她的肌肤透明般的白。

一步步走近云初,周围人的尖叫声恍若在天外。

席墨,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既然你不放过我,我就放过我自己吧。云初的唇角带笑。

一个高大的身影笼了下来,模糊的是席墨的轮廓,云初口中不断溢出鲜血。

她闭上眼不想再看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权势滔天,让她寸步难行,一味的污蔑她,今天将她最后的尊严也剥夺了。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连妹妹都已经背弃了她……

“席墨,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很多钱吧。”她的低喃声让颤抖着手想将她抱起的席墨微微一怔。

“云初,你如果敢死,我就杀了所有和你有关的人!”

男人狠戾威胁的话语带着轻颤,藏着巨大的恐惧。

“你不要你奶奶了吗!你如果敢死,我就要她的命!”

神识渐渐远去的云初心中咯噔一下,她没想到席墨会无耻到用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的性命威胁她!

不,不要伤害奶奶……

云初挣扎着想开口,却已经浑身无力了。

救护车到的很快,开往了最近的医院。

安静的手术室门前,出事的司机全身发抖的站在那里,席墨坐在对面的长椅上。

那司机的腿都快软下去了,前车突然飘了个人下来,还掉到了他的车轮下,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是席家的人!

席家!势可擎天的家族啊!

手术室的门上亮着红灯,何殊未来及换晚礼服,提着裙子从远处匆匆奔来。

一直到了手术室门前才停下,她抬头看了看手术中的标志,又转过头看席墨。

一双美眸中满是怒气,“你到底又对云初做了什么!”

“小殊,你冷静一下。”凌毅光从后面追了上来。

“我冷静什么!从云初在席家时你就一直欺负她,禁锢她!你为什么一直这么欺负她!云初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

“小殊!”凌毅光厉喝一声,将何殊拉到自己身侧。

一直僵坐在那里的席墨缓缓抬起眼眸,一双锐利的双眼中满是血丝与复杂的神色,语气中充斥着戾气。

“她无辜吗?!她明明就是……”

“她不是!”何殊挣开凌毅光大叫出声,对于席墨这个表哥她一向有些惧怕的。

她第/一/次这样于席墨对着吼,何殊学的是医学专业,涉及的也有心理学,她吼完之后就掉了眼泪,“席墨,你知道把一个人逼到自杀,要到怎么样的绝境么,你找了那么多心理专家偷偷观察她,结论不都是她不是南欢么,只有你揪着过往的事情不放,你认为她演技一流,你拿着那百分之一的可能云和百分之九十九对抗!”

“你不懂。”

“我有什么不懂!席墨,如果云初死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席墨的气息浓郁低沉,凌毅光将何殊硬拉了过去,看了一眼席墨。

如果说话的人不是席墨的表妹,何殊现在绝对没命站在这里了。

走廊中的气氛更低沉了,那个司机颤抖着开口,“只,只是压到了腿,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席墨的目光轻轻扫过,他立刻闭了嘴,那个男人的目光中带着的杀气让他头皮发麻。

过了良久,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席墨腾的站起身来,他僵在原地,看着摘下口罩的医生想问,又不敢问。

何殊急匆匆的冲上前去,“医生,我的朋友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脑震荡,多处骨裂,腿骨伤的是最重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了生命危险。”医生叹了叹气,“好在应该是车速不快,不然颅内出血就麻烦了。”

得了医生的嘱咐,说让云初住院观察,现在不易挪动。

凌毅光吩咐手下在医院准备好了最好的病房。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tishenjiaoqihenhena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