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时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首页 > 资讯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第4章 情窦初开(2)

发布时间:2020-11-21 21:06:34

冷锡云小说名字叫作《我而已怕忘了你》,提供更多冷锡云是哪部小说,冷锡云是什么小说。我而已怕忘了你小说冷锡云摘选:冷锡云才赐予般的望向女人,目光却不带一点温柔如水,“以后切记再在我朋友面前胡言乱语说我正跟你交往,…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章节目录<<<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第4章 情窦初开(2)》精选

好书推荐:纵刀长啸 一抱换金主 前夫走远点 甜姐假正经 教父的晚餐情人 一试成真爱 我的微信连三界 癫神路 骨狸 龙悦荷香

冷锡云小说名字叫做《我只是害怕忘记你》,这里提供冷锡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只是害怕忘记你小说精选: “凌榕,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等思虞没了力气挣扎,乖乖靠在他身上了,冷锡云才恩赐般的望向女人,目光却不带一点温柔,“以后不要再在我朋友面前胡言乱语说我正在跟你交往,你这样只会让你自己难堪。”凌榕盯着他,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在美国我跟着你三年,难道你只当我是床伴?”“当然不是。”凌榕脸上一喜,却又听他说:“你只是免费又安全的真人充气娃娃。”“…”无视对方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冷锡云抱起不知何…

“凌榕,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等思虞没了力气挣扎,乖乖靠在他身上了,冷锡云才恩赐般的望向女人,目光却不带一点温柔,“以后不要再在我朋友面前胡言乱语说我正在跟你交往,你这样只会让你自己难堪。”

凌榕盯着他,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在美国我跟着你三年,难道你只当我是床伴?”

“当然不是。”

凌榕脸上一喜,却又听他说:“你只是免费又安全的真人充气娃娃。”

“…”

无视对方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冷锡云抱起不知何时醉昏过去的思虞放进车后座,随后绕到驾驶座。

“冷锡云,你这样对我,我爹地不会放过你。”

在他弯身要坐进车内时,霓虹下面容有些扭曲的凌榕放下狠话。

冷锡云回以十分欢迎的冷冷一笑,坐进车内发动车子离开。

----

即使是开着强大冷气,狭小的车内空间弥漫开的那股浓郁的酒气仍显刺鼻。

冷锡云从后视镜睨了眼车后座因难受而眉头紧蹙的女人,醉成这样,是不可能带她回家了,不然母亲又要问东问西为她担心。

他叹口气,径直把车开往市区中心的金沙酒店。

半个多小时后到达酒店,一下车冷锡云便打开车后座的车门去抱思虞,她却突然按住胸口,随后‘哇’地一声吐了他一身。

夏天衣物单薄,冷锡云很快感觉到湿热的**沁入肌肤,浑身顿时冒出无数鸡皮疙瘩。但吐了两人一身的罪魁祸首还不知错的两手紧拽着他的手臂哼哼着头疼不舒服,硬要往他身上贴来。

冷锡云忍耐的闭了闭眼,迅速抱起她走进酒店。

等开好房上楼,一进门他便径直把思虞抱去浴室。

两人身上都浑身的酒气,不先洗个澡弄干净,连他都要吐了。

只是这样一来,麻烦就大了。

已经告别未成年的思虞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洗澡时连母亲都不要,而非要他给她洗澡的小丫头,如今的她除去和自己那层兄妹关系,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能让男人的身体感官血脉偾张的女人,他不可能再像她小时候那样给她洗澡。

正琢磨要叫客服帮忙,怀里的人儿忽地咕哝一句:“锡云,你好臭~”

“…”

“好难受,我要洗澡。”吐过以后似乎清醒了一些的思虞不舒服的扭着身子,并一脸嫌弃的推开被自己吐得浑身酒气的冷锡云,开始手忙脚乱的拉扯身上的旗袍。

冷锡云微怔,在她卷起旗袍的下摆至**部,眼看着还要往上卷时反应过来,骤然转身,而思虞仍在继续把旗袍往上卷,却在卷至**时被卡住了,双手维持交叉上举的姿势,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把旗袍脱下,而双手也被卡住无法放下来。

“锡云,你帮帮忙嘛~”有气无力的声音软软的透着撒娇的意味。

冷锡云深吸口气:“我去叫酒店的女服务生来帮忙,你等等。”

“可是我…快要憋不过气来了…”

冷锡云听她的声音真像是气促的样子,无奈的闭上眼转过身去帮忙。

他摸索到思虞上举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在不触及她其他部位的情况下替她一点点将旗袍脱下来,双手举得发酸的思虞一获得自由立即长吁口气,身体脱力的倒回冷锡云身上。

冷锡云身子微僵,紧闭着眼不敢睁开,双手也下意识背去身后,以免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思虞?”他唤她。

思虞在他胸口蹭了蹭,慢吞吞应了声。

“你自己能洗澡吗?要不要我去叫人来帮忙?”

“不要。”过了一分多钟思虞才回应,接着又说:“我要你帮我洗…”

话落要去抓他的手。

冷锡云当她是发酒疯,拧眉耐着性子道:“说什么傻话?你现在是大人了,怎么还要哥哥给你洗澡?乖,要么哥哥给你找人来帮忙,要么你自己洗。”

思虞潜意识里还在为冷锡云有了女朋友这件事而伤心,现在又被他拒绝,不禁更难受。

“我不会…让别人看我的身体…”她勉强支撑好自己的身体站稳,“我自己洗…”

冷锡云听她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像是在哭,想睁开眼又怕看到不该看的,只能一再地问:“你确定你真的能自己洗?”

思虞没回他。

她现在难受得不想开口。

意识混沌的慢吞吞脱了贴身的衣裤跨进浴缸里,冷锡云听见水声才转身走出浴室。

他开大室内的冷气脱了上衣,仍是觉得浑身的酒气刺鼻得很不舒服,但也只能等思虞洗完澡再进去洗。

等了二十多分钟,浑身都被冷气吹得冰凉,他又把温度调高,从衣橱里拿了印有酒店标识的浴袍走去浴室敲门:“思虞,你洗好没有?开门接一下浴袍。”

隔了几十秒不见里头有动静,他又加重敲门力道,却依旧没有回应。

想起思虞酒醉的程度,他心头一跳,想也没想的抓住门把旋开,却见思虞闭着眼大半个身子趴在浴缸边缘,光滑白皙的裸背大片暴露在橙黄的灯光下,原本松松绾就的一头长发不知何时松散开,有一部分漂浮在水中,如海藻般妖娆。

冷锡云皱眉走过去,尽量把目光落在那头长发上。

“思虞?”

思虞完全昏睡过去,一动不动地没有反应。

冷锡云把睡袍搭在肩上,闭上眼俯身捉住思虞的肩将她提起,然后快速给她披上浴袍,随意拢上后抱出浴室。

--

头疼欲裂。

思虞还未睁开眼便忍不住先呻吟,发软的手按在仿如有把火在烧的胸口,感觉浑身难受异常,非常不舒服。

“你醒了?”

头顶落下熟悉的嗓音,思虞大脑罢机了一秒才睁开眼,愕然望着视野里出现的那张俊颜,脑海里混乱一片。

“既然醒了,那我们来谈谈。”冷锡云没什么表情的望着她,黑眸冷沉。

思虞花了好几分钟才零零散散想起自己昨晚醉酒的事情,但对于醉后被冷锡云抱离朝歌碰到凌榕以及被带来酒店的事却毫无记忆,更别提她无理取闹要冷锡云替她洗澡的事了。

“你昨晚为什么赌气喝酒?”

冷锡云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严肃。

他在生气。意识到这一点,思虞有些心慌。

“怎么不说话?”

思虞垂眸,双手揉着宿醉后昏胀得厉害的太阳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喝。”

“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冷锡云轻嗤,因她竟然不肯对自己说实话而感到不悦。

“你昨晚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虽然对这个可能性感到莫名其妙,毕竟他自认没做什么让她生气的事,但她昨晚的表现想必任何一个人都会像他这么想。

思虞撇撇嘴,自嘲道:“我凭什么生你的气?你都二十五六了,有个正在交往的女朋友也正常,不告诉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对你来说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冷锡云讶然,没想到她竟然是在气这件事,而她那副仿佛是在吃醋般的口吻,让他感觉…有些怪。

他不动声色的盯着思虞看了好一会才淡声道:“我没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

哼,还装?“难道樾擎和齐莘他们联合来骗我?”

“他们是和你开玩笑。”凌榕的确是在他回国后特意跑来找他的,那晚的碰面根本就不是偶遇,而他也没想过要和凌榕再有交集,所以才没对发小解释,没想到那两人那么多嘴。

“冷锡云,我不是傻子,不会连玩笑和真话都分不出!”见他还不肯对她坦白,思虞恼了,连名带姓的吼他,小脸气得通红。

“我没骗你,我和她是认识,但她不是我女朋友。”女朋友这个词汇的定义在他心目中相当于未婚妻,而他对凌榕没半点感情。

“那她是你什么?”

思虞这个问题把冷锡云给问住了。

凌榕是他在美国时认识的生意伙伴的独生女,但在他眼里,她充其量只是暖床的角色。一开始他就和她讲得很清楚,彼此各取所需,她痴迷他的外表,而他只为解决那方面的生理需求,除此之外,两人毫无关系。

只是没想到凌榕会不遵守游戏规则,居然追他追到了国内。

“怎么不回答?还是你根本就没法回答,因为她就是你女朋友?”他的沉默让思虞越发的恼怒,随手拿起手边的枕头便朝冷锡云砸过去。

冷锡云讶异她对这件事的反应竟然这么大,稳稳接住枕头后皱眉问:“思虞,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不是说哥哥都二十五六了,就算交女朋友也正常?那你现在气什么?”

“你终于承认她是女朋友了?”思虞冷笑,“你问我我气什么,我气你瞒着我偷偷交女朋友把我当外人,气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最重要的宝贝,可是现在你有了女朋友,我在你心里已经不是第一重要了,我讨厌这种感觉,你是我的!我的!”

从小到大她都把他当成是她专属的,只有她才可以享受他的宠爱,他也只能宠爱她一个人。

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从她身边抢走,她已经没有了疼她宠她的父亲,她不要连最宠爱她的这个人也失去。

思虞最后那句独占欲极强的话让冷锡云心头狠狠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从心底向四周迅速扩散开来。

兄妹俩自小感情就非常好,所以他理解思虞对他的依赖,只是这种依赖…似乎有些过了头变了味了?

他怔忪望着情绪激动的思虞,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思虞,哥哥是成年人,有些事不告诉你是我觉得没必要,也不想让你误会多想。”

“不要乱想了好吗?不论以后我是否娶妻生子,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冷锡云安抚她,放下枕头端起床头柜上一杯他泡好的醒酒茶递过去,刚想开口让她喝掉,就听她幽幽问:“不结婚不行么?”

“什么?”

“你别娶,我也不嫁,我们就这样各自单着相互依赖彼此,我会一辈子陪着你,这样不行么?”

“…”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怀疑,那么这一刻,冷锡云已经非常肯定思虞对自己的依赖远远超出了兄妹感情。

说要各自单着相互依赖彼此,她会一辈子陪着他这种话,应该是属于情侣间的承诺吧?

难道她对自己…

冷锡云震惊的望着不知什么时候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口双肩轻轻抽动像是在低泣的思虞,听她继续发出梦呓般的呢喃:“爸不爱我,我一直就只有你,如果你结婚了我怎么办?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听她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冷锡云却没像往常那样心疼的抱着她温柔安抚,而是神色凝重的将两道浓眉蹙得更紧。

“思虞,你认为我们有可能谁都不娶谁都不嫁么?那岂不是让冷家断后?爸妈他们不会同意的,而我刚才说了,就算以后我以后结婚--”

“你结了婚就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思虞急声打断他:“而且不结婚也不代表会让冷家断后啊,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实在太简单了,找个女人做试管婴儿不就行了?不一定要结婚啊。”

冷锡云静静地凝着她没开口,眸底却有一簇簇惊骇的光痕接二连三的掠过。

“思虞,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良久后他才出声,“我们是亲兄妹,我疼你宠你爱你,都只是出自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心,这种感情,和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是不一样的,你这么聪明,应该不会混淆吧?”

如遭雷击,思虞俏颜一下刷白,大脑空空的,想张口反驳,喉咙却发不出声。

“你一直都是哥哥最重要最爱的妹妹,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但也仅此而已,你懂么?”

思虞心乱如麻,根本没心思听他在说什么,只觉得内心仿佛有什么声音在叫嚣着要破喉而出,却最终被她强压下,心慌意乱的从他怀里抽离,因动作幅度太大,不慎打翻他手里端着的那杯醒酒茶,而她却看都没看一眼,径直下了床匆匆走向浴室,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般,步伐凌乱。

冷锡云淡淡瞥了眼落在地毯上的茶杯,抬手拂掉白色浴袍上头的咖啡色茶渍,心头同样乱成一团。

他想他似乎太过宠爱和纵容她了,才会让她对他产生那么强烈的依赖感和独占欲,产生超乎兄妹情义的感情。

试问有谁家的妹妹会动不动就亲吻哥哥的嘴角要他抱她睡、甚至这么大了还要他帮忙洗澡?

而他还以为这些都是兄妹间的正常互动,原来根本就是他后知后觉。

--

“我想去走一走,晚点我自己回家。”

酒店门口,思虞对要去取车的冷锡云说完便径直离开,步伐急促如同逃亡。

冷锡云想喊她,顿了顿,却只是望着她远去,纤细的身形在他的视野里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影,直到再看不见,他仍锁着眉没有收回望着那处的视线。

他知道她现在心里一定很难受,换做是以前,他会是她最好的倾诉和撒娇的对象,他的怀抱也永远为她敞开。

可现在已经不行了。

在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超级出了兄妹感情后,他怎么还能够让她再深陷其中?

只是明知道她心里难受却不能去哄她,这种感觉,简直是种煎熬。

他又站了会,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乔樾擎的电话。

“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现在都还不到七点。”那端因宿醉而窝在床上还没起床的乔樾擎看了眼时间后皱着眉问。

“思虞心情不好,你打电话给她让她过你那边去,帮我开导开导她。”

“咦?思虞心情不好要我开导?那你--”

没等他说完冷锡云便挂了电话,然后走去酒店的停车场取车。

他知道乔樾擎和思虞接触的时间最多,就算无法开导她,但至少也能知道她和谁在一起,这样他多少会心安一些。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zhishihaipawangjin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