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首页 > 资讯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第7章 险些被强暴(1)

发布时间:2020-11-21 21:06:35

乔樾擎冷锡云小说名字叫作《我而已怕忘了你》,提供更多乔樾擎冷锡云小说目录,乔樾擎冷锡云小说全集目录。我而已怕忘了你小说乔樾擎冷锡云摘选:乔樾擎只觉眼前银光闪闪,剑气逼人,对面的男人无论是一次出手的动作和姿势都极…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章节目录<<<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第7章 险些被强暴(1)》精选

好书推荐:道易天下 百年火影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异世界的怪物出来了 我家魔女有点妖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广漂的那五年 青青的穿越生活 秦清的穿越奇缘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乔樾擎冷锡云小说名字叫做《我只是害怕忘记你》,这里提供乔樾擎冷锡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只是害怕忘记你小说精选: “救命啊!要死人啦!”惊悚的求救声在偌大的剑道馆上空响起。密集的金属撞击声中,乔樾擎只觉眼前银光闪闪,剑气逼人,对面的男人不论是出手的动作和姿势都极其俐落完美,充满杀伤力的攻击一气呵成,且招招直刺要害,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别说还击,就连自保都显狼狈不堪。一旁正在谈论的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听到求救声往这边探来一眼,双双挑了挑眉,随即一笑。“樾擎是怎么得罪锡云了,居然这样吓他?”顾筠尧还没回答,就听‘扑通’一声,乔樾擎的身子直…

“救命啊!要死人啦!”

惊悚的求救声在偌大的剑道馆上空响起。

密集的金属撞击声中,乔樾擎只觉眼前银光闪闪,剑气逼人,对面的男人不论是出手的动作和姿势都极其俐落完美,充满杀伤力的攻击一气呵成,且招招直刺要害,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别说还击,就连自保都显狼狈不堪。

一旁正在谈论的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听到求救声往这边探来一眼,双双挑了挑眉,随即一笑。

“樾擎是怎么得罪锡云了,居然这样吓他?”

顾筠尧还没回答,就听‘扑通’一声,乔樾擎的身子直直往后载在木地板上,而冷锡云手中的剑直刺他的喉咙。

时间似乎静止,两人保持一人落地一人持剑的姿势对峙了几秒钟,乔樾擎忽然把手中的剑往远处一扔,没好气道:“你一个得过大学联赛冠军的人欺负一个只懂剑道皮毛的菜鸟算什么?少爷我不玩了!要命一条,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这边两人听他连耍赖的话都说出来了,纷纷一笑,走过来。

“我说乔警官,有你这样击剑的么?一见锡云就好像掉了半条魂,首先气势上就输了他一大截,再者你不够冷静,情绪浮躁,自然无法敏锐判断对方出击的招式,不输都很难。”

虽然喉咙处的剑已经拿开却还躺在地上的乔樾擎摘下头盔瞥了眼说风凉话的齐莘,哼道:“你有气势那你来和他比啊?”

接到冷锡云的电话叫他过来剑道馆他就知道没好事,一路上冷汗涔涔,当看到手持真剑全副武装的冷锡云时他更是双腿发颤,哪还记得什么气势?

再说他那不是因为思虞的事心虚么?反正他也知道冷锡云这家伙就是因为这事才故意找他茬的,开始还以为他随便吓吓他就完了,没想到招招直刺要害,搞得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事实上他很冤枉很无辜好不好!

“啧,看来你们两个今天是真的很不对劲啊?怎样?谁来说?我和筠尧洗耳恭听。”

摘下头盔露出一张冷峻容颜的冷锡云淡淡扫了眼望向他的乔樾擎,后者立即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敢吭声。

一直没做声的顾筠尧玩味的倾了倾嘴角,把手里的头盔戴上,剑指齐莘,示意他两人玩一场,而冷锡云走去沐浴更衣。

乔樾擎继续躺在地板上,等喘过气来了才爬起来走去更衣室。

等他洗完澡换了衣服一身清爽的出来,冷锡云已经在门外等了他好一会。

“去那边,我和你谈谈。”

话落他走向私人休息区。

乔樾擎呆了呆,无奈的苦笑一声跟上去。

冷锡云走到休息区的落地窗前站定,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正要点燃一根,忽然想起休息区禁止吸烟,隧又把烟塞回口袋,改为把玩掌心里光彩夺目的火机。

--两个字刚好镶了921颗钻石,加上周边那圈,总共是1314颗。

1314,当时总觉得这组数字很怪异,让他联想到热恋情侣之间一生一世的告白。

原来,还真是如此。

“火机很漂亮。”跟过来的乔樾擎摸着后颈边观察他的脸色边努力找话题,内心忐忑。

冷锡云微转过头来斜睨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她要你在我面前假扮你是她男朋友?”

他一开口乔樾擎就楞住了:“你知道?”

冷锡云轻嗤:“你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之前也没听说过你们有在交往,今天突然说是男女朋友,你认为谁会信?”

闻言乔樾擎立即不爽了:“既然你知道是假的,那为什么刚才还那样对我?”别以为他就那么好欺负!

冷锡云把玩着火机开开合合,发出清脆而好听的声响,语气慵懒:“我心情不爽当然要找个人发泄。”

乔樾擎立即奉送一记大白眼:“这是什么鬼逻辑?敢情我就是你的出气包?”

“你害我不爽难道我不应该找你发泄?”

乔樾擎皱眉,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爷。

“我最多只是被迫抱了思虞上楼,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不爽吧?”

冷锡云淡哼了声,没直接回他,只说:“她不会喜欢你,你们也不能在一起,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往后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晚上四人在朝歌喝到快凌晨才各自离开回家。

冷锡云回到家上了楼却没直接回自己房间,而是扭开了思虞房间的门,藉着窗外透进来的深蓝天光放轻脚步走到了她床边。

床上熟睡的人儿虽然没察觉他的到来,却也睡得极不安稳。他才站了不到一分钟,就见她左右来回翻动了好几次,眉心轻拧的样子,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两条细弱的手臂隔着被子环抱住自己的肩,连在梦里都是这样一副惹人心怜的无助姿态,让他下意识就想俯身去抱她,轻抚她的背哄她安睡。

可他怕吵醒她,而他还没想好若她醒来他又该以何种态度面对她。

下午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还说乔樾擎是她男朋友,她这样反常,他怎么会不知她是在小心翼翼维护自己小小自尊的同时藉此让他放宽心,用行动表明他误会了她?

但如果真的是他误会了,她又何必心绪的找人冒充她男朋友?这么幼稚的行为,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不过说起来她对他的过度依赖其实是他对她太过纵容宠爱所致。她打小就怕冷,所以特别喜欢在夜里抱着他取暖,即使被母亲凶过很多次,她也照样一到睡觉时间就偷偷跑到他房里先霸占他的床,而他每次都只宠腻的揉她的发或刮她的鼻子说不许有下次,结果她仗着他的宠爱照爬他的床不误。

难道就是因为这些种种,让她对自己产生了违背伦理的感情?

就这样站着目不转瞬的望着她,脑海里幻灯般闪过以前的许多片断,有关或喜或悲或撒娇或生气的各种各样的她,仿佛被时光镌刻在了心版上,不论过多久,都记忆犹新。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转开视线,回到自己房间。

一大早持续叫嚣的手机铃声划破昏昏沉沉的梦境,将思虞自一片黑暗中解救出来。

目光触及窗外透进来的大片刺眼的阳光,她才意识到已经是白天了。

侧过身拿过床头矮柜上的手机,瞥了眼来电见是寒微,不由想起昨天早上她打了寒辙一巴掌的事,于是又把手机放回原位任它继续叫嚣。

下床进浴室洗漱出来,铃声已经停止,她换了衣服下楼,没想到那么巧,冷锡云也恰巧这个时候从房里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她触电般立即撇开眼,转身就要返回房里。

“思虞。”冷锡云喊住她,长臂伸过来按住她的肩:“你别一见我就躲,我们聊聊。”

思虞侧身躲开他搭在肩上的手,声音平静没什么起伏:“我没有要躲你,只是我想你大概也不想看到我,为了避免双方难堪,我往后会尽量不让你看到我。”她低头望着深色的暗纹地板,语气夹杂一种刻意的疏离,让冷锡云一下就皱起眉头。

“你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想看到你?”他抬手一如往常般习惯性的去揉她的发,思虞这次没避开,不自觉握拢的指甲却深陷入掌心里,让骤扬的痛觉提醒自己不要再沉醉在他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我一会会和爸妈说提前去英国的学校熟悉环境。”她说。

冷锡云揉发的动作一顿,敛眼看她,深黑的眸底浮现一抹困惑,“因为我?”

思虞沉默,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冷锡云眸光流转,黑眸静静望着她,眼底掠过复杂的情绪,最终点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到时候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樾擎是我男朋友,他会送我过去。”

冷锡云黑眸一凛,神情微微不悦:“思虞,樾擎是不是你男朋友大家心知肚明,你不要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因为赌气而找男人冒充自己的男朋友,你当感情是儿戏么?”

他语气少有的严厉,思虞也就只有在他和父亲两人对峙时才见他这样严肃过,可他现在却也这样对她,不由一时心口酸涩,连喉咙都胀痛。

她就知道,她和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

昨晚躺在床上被他早上那些话折腾得翻来覆去的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尽管百般想避免不要去想那些事情,却连在梦中都不自觉的在反省她对他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感情,为什么不论他多么疼她宠她,她都觉得不够,还想把他揉入自己的骨血里,让他永远只属于她?

这样强烈而狂热的感情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从来没想过她对他的独占欲是因为她爱他,像女人爱男人那种爱。

她很害怕如果再放任自己沉醉在这种诡异的感情中后果会是如何?而不论是什么样的后果,都不可能会是好的一面。

所以,她懦弱的选择离开。

她想,她的离开不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应该都是种解脱。

“随便你怎么说,不过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思虞说完便朝楼梯口走去,冷锡云怔然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各种繁杂的感受一股脑儿涌上心头相互冲撞,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想不明白她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怎么就没半点道德伦理观念?她忘了他们是什么关系么?她怎么可以对有着相同血缘的亲哥哥产生男女之情?

想起她刚才刻意疏离的语气,心头更是烦乱!

就是太过宠着她了,她才敢这么放肆的随心所欲,也不管两人是什么关系,说爱就爱,现在又是说走就走,丢一个马蜂窝给他,简直是任性得可恨!

带着压抑的怒气下楼来,饭厅里沈碧如正忙着把其他早餐端上西餐桌,冷邺霖昨晚又彻夜未归,思虞静静坐在餐桌一方,目光出神的望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燕麦粥,思绪神游。

“锡云,过来吃早餐。”沈碧如唤他。

他点头走过去,在思虞对面坐下,沈碧如把他那份早餐递过去,这时思虞手机响起。

见又是寒微打来的,思虞以为她有急事,想想还接通。

寒微抱怨的声音立即传来:“思虞你怎么搞的,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我那时在楼下,没带手机,你找我什么事?”

“我给你看一样新奇东西,你来我家。”

思虞想起打在寒辙脸上那记巴掌,皱眉:“你出来吧?我在我家附近这个路口等你。”

“不行,这玩意必须要在室内关了灯看才看得出效果,你赶紧过来,我家就我一个人在。”

思虞迟疑,察觉到对面投来的目光,心一紧,应声挂了电话。

“妈,寒微找我有事,我去她家。”她说着起身,语毕也不等母亲回应便往门口走去。

几乎是以逃的速度从家里出来,刚舒了口气,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由远到近的脚步声。

意识到是谁,她心头一慌,恨不能立即消失。

不知怎么的,一但证实自己对他的感情不一样,就很害怕和他单独相处,虽然能和他腻在一块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她好怕他像看怪物一样看她的眼神,也很怕听他说那些会让她伤心的话。

她努力深呼吸,故做不知他在身后,加快脚下的步伐走向对面,身后却响起低沉有力的声音:“思虞,我们先谈谈。”

思虞停下来,回头望着全身笼在阳光里大步朝她走来的英挺男人,他眉目俊朗,连走路的姿势都那么迷人,光彩丝毫不逊色于走在T台上的首席模特,就连皱眉都好看得与众不同。

而这样光是轻轻一个动作就能勾她魂魄惑她心神的男人,却是她的亲哥哥。

这让她如何不逃。

“还有什么好谈的?只要我离开,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思虞在他走近时轻轻开口。

“你真以为离开就能解决问题?那你是打算离开多久?一年?两年?还是等到毕业,或者毕业后干脆一直留在国外永远不回来了?”冷锡云淡声发问,居高临下的望着以往在自己面前一贯乖巧的人儿,以前从来都是他一靠近她就亲昵的缠上来,像一只无尾熊。可她现在却像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不但不再主动靠近他,同时也拒绝他靠近。

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思虞不语。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把自己错轨的感情牵回原来的轨道,或许是三五年,也或许是十年八年,又或许…

她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胸口空荡荡的难受得厉害,却又说不出到底在难受什么。

“其实我也不是反对你提前去英国,只是你不能拿樾擎做挡箭牌,毕竟--”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教,难道我除了不能爱你,连其他人也不能爱了?”

“问题是你根本就不爱樾擎!”

思虞瞪他,随即轻笑:“对,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你,可我的爱你能接受么?”

没料到她这次居然这么大方的承认她对他的感情,冷锡云简直要为她的勇气喝彩。

但实际上他却因为她这份勇气而感到怒不可遏。

“冷思虞,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我们是亲兄妹,你怎么可以对我产生那种感情!”

“亲兄妹可又如何?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谁让他那么出色,那么宠她爱她包容她,让她习惯了眼里只有他,再容不下其他男人?

亲兄妹又如何?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该说她年轻无畏还是年幼无知?

“你明知这样的感情是错误的就该及时纠正,为什么还要一心往里头载?”

思虞讥讽一笑:“你以为感情是做练习题,做错了用橡皮擦擦掉纠正就可以了?”她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可感情根本不由人。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冷锡云额头青筋颤动,“难道在你看来除了感情就没有其他的了?你有没有想过爸妈?你变成这样让他们情何以堪?”

思虞还未及回答,手机响起,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她没再继续和冷锡云争执,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冷锡云目光阴骘的盯着她远去的背影,想起她倔强又不知悔改的神情,忍不住就想把她抓回来按在腿上好好教训,却终究什么都没做,良久后转身走向车库。

寒家和冷家只隔着一条街,离得并不远。思虞心事重重的一路埋头疾走,很快就到了寒微家。

寒家的住宅是别墅式的豪华建筑,面积虽然不大,却从外到内都一派奢华。

思虞见寒宅的大门居然是虚掩的,猜想是寒微知道她要来,所以提前把门打开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ozhishihaipawangjin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