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情缘 人妻 林逸张丽
水流一腿 烈日 系列  神医 绝品神医 女友
首页 > 资讯

第8章 我就死给你看

发布时间:2020-11-22 10:26:51

温蕴捡起被丢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她的衬衣了破的不成样子,幸好陆靖言大约是怕她这样回去会丢尽他的脸面,给她留了一件西装外套。走出来房间后,温蕴满腹心事,一不小心撞到走出房间后,温蕴满腹心事,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人,抬头一看,一张熟面孔映入眼帘。。

>>>《豪门殇情乱心》章节目录<<<

《第8章 我就死给你看》精选

好书推荐:这个杀手很好骗 侍寝国师 起源之科技帝国 末世第七城 网游之剑仙破空 持剑葬天诀 回到北宋当明君 武逆剑圣 大唐鬼闻录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温蕴捡起被丢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她的衬衣已经破的不成样子,好在陆靖言大概是怕她这样出去会丢尽他的脸面,给她留了一件西装外套。

走出房间后,温蕴满腹心事,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人,抬头一看,一张熟面孔映入眼帘。

是高中时唯一的朋友李瑜,只是不知为何,高考后就再没了她的半点消息。

发现了温蕴在注视她,李瑜下意识厌恶地皱起眉。

“李瑜?真的是你。”温蕴惊讶道。

“是温蕴啊,你怎么在这里 ”李瑜阴阳怪气地冷哼一声。

“我……有点事。”温蕴察觉出李瑜对自己的不待见,尴尬地收回伸了一半的手。

李瑜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皱紧了眉头,一边点着手机,一边低声骂道:“这个死鬼到底去哪里了!”

温蕴见李瑜没空搭理她,也不自讨没趣,掉头就欲离开。这时,她的包里突然响起了陌生的手机铃声。

温蕴惊讶地从包里拿出一只黑色的手机。

李瑜维持着拨打电话的姿势,瞪大了眼睛,一秒后她脸色越来越难看,伸手夺过手机,质问道:“你怎么会有我老公的手机!”

“什么?”温蕴惊慌失措地看向她。

这手机不是她的,只有可能是昨天那个陌生男人的……

这么说,陌生男人难道是李瑜的老公!

“你说啊!”李瑜咄咄逼人道。

“我……”温蕴脸色瞬间惨白,她不敢直视李瑜,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不话来

“好啊,你这个贱人!你勾搭了陆靖言不够,居然还勾搭我老公!”

李瑜尖锐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随之,就是呼啸而来的一个耳光。

“不是的!李瑜你听我说,是你老公他……”温蕴捂着左脸,咬咬牙,“是他先轻薄我!”

谁知李瑜直接打开了她的手,顺带往前用力一推,“我呸!滚开!你这个贱人!”

温蕴被她用力一推撞在了墙上,后背在瞬间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她咬紧牙关,扶着墙壁挺直了身子。

她们争执的动静太大,慢慢引了许多人围观。

李瑜见状声音愈发大,骂骂咧咧的声音简直不堪入耳,“你这勾男人的贱人!果然和你妈一个德行!高中时我就不该可怜你和你做朋友!贱人!”

说着,李瑜扬起手,眼看着又一个巴掌就要落到温蕴脸上。

这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李瑜的手腕。

一道低沉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嗓音响起,“你在做什么。”

“陆……陆少……”李瑜睁大了双眼,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温蕴也震惊于陆靖言的去而又返,难以言语。

迟迟没有得到温蕴的反应,陆靖言脸色愈发阴沉,捏着李瑜手腕的手更紧了些。

“好……好疼,陆少……你弄疼我了……”李瑜惨叫出声。

“你要打她?”陆靖言全无怜香惜玉的意思,一双眼就像嗜血的狼,残酷又冷漠地打量着她。

李瑜在他的注视中,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

温蕴和陆靖言在一起的时间拼拼凑凑也有好几年了,她很清楚陆靖言现在十分愤怒。

而这份愤怒十有八九都是因为她的不检点,陆靖言不可能在公众下动手打她,所以李瑜完全就是送上门来的发泄口。

记得上一次惹怒陆靖言的人肋骨都被打断了五根。

温蕴不敢想象李瑜的下场,慌忙拉住他,求情道:“陆……少,放了她吧,她不是有意的。”

“我呸!谁要你假惺惺!”李瑜头发凌乱,一双眼恶狠狠地盯住温蕴,像要把她粉身碎骨。

陆靖言闻言嗤笑一声,语气森然道,“你这女人,真该死。”

他话音刚落,李瑜便被陆靖言推倒在一旁,温蕴见状知道他没了惩戒李瑜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

“走,你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多久!”陆靖言拽紧了温蕴的胳膊,手掌收得极紧,像是要将她的胳膊直接捏断。

在温蕴与他并肩时,他忽然低下了身子,贴着她的耳廓森然道,“我看在筱筱的面子上饶过你这一回,再有下次,我让你生不如死,贱人。”

温蕴苦涩地望他一眼后垂下眼睑,遮去了眼底的悲痛欲绝。

终于回到了别墅,陆靖言却并没有离开。

温蕴知道他怒火还没消去,谁知陆靖言直接将她整个扛起,压在了床上。

她瞬间反应过来陆靖言又要做那档子事,立即挣扎起来。

陆靖言凶狠地箍住她的脖颈,半眯着眼,语气波澜不惊却异常危险,“你可以爬到陌生男人的床上寻欢作乐却不愿和我?”

“我……我累了……”温蕴喘不过气来,她能很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紧贴着她的火热,昨夜是因为喝醉没了意识,好在肚子里的孩子没出意外。

可倘若换成陆靖言来……

平日里陆靖言对她就十分粗暴,如今他还是处于盛怒之中,孩子一定会受到影响!

陆靖言怒极反笑,眼底冰霜裂尽,转变为狂狷般的锋锐。

就在男人不管不顾想要掠夺时,温蕴挥手打碎了床头柜的瓷灯,握住碎片抵在脖颈处,哑声道:“你再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haomenshangqingluanxi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