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家里只有你最蠢

发布时间:2021-01-13 21:56:09

龙泽焕仔细上下打量一番后,回望看向陈寅时,“有带药吗?”“赵助理也没说很清楚右脚踝,也没带右脚踝的药。”陈寅时抽回思绪,一本正经提问。龙泽焕矮小的身型忽的站出来,居高临下龙泽焕高大的身型忽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吩咐:“我带你去医院。”。

>>>《痴情后才懂爱浓》章节目录<<<

《第24章 家里只有你最蠢》精选

好书推荐: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废婿当道 卿本怪人 改造童颜夫 重生药王 无敌从最强炼丹系统开始 石氏 至尊瞳术师 神刹秘图之长生藤 聊斋之因果

龙泽焕仔细打量一番后,回首看向陈寅时,“有带药吗?”

“赵助理没有说清楚扭伤,没有带扭伤的药。”陈寅时收回思绪,一本正经回答。

龙泽焕高大的身型忽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吩咐:“我带你去医院。”

“用不着吧?”苏沫惊讶的看着他,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养养就好了。

“你想在工作上偷懒?”龙泽焕挑了挑眉。

“哪有。”苏沫不满地皱着眉,也跟着起身,盯着已经红肿不堪的右手,“就算看了医生,也会给我批假期的吧?”

“不去看医生,就没有假期。”龙泽焕斩钉截铁,随后不再多言,拿起椅子上的衣服和车钥匙,向外面走。

苏沫看着他雷厉风行的动作,想反驳又不敢扫他的性,只能跟上。

陈寅时瞧着他们两人相处的模样,不停地摇着脑袋,简直不敢相信。

直到赵源秉回来,看到没人,疑惑的问:“总裁和少夫人呢?”

“你家总裁大人‘亲自’带她去医院了。”陈寅时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回答。

“少夫人的手腕肿的厉害,的确应该去医院看一看。”赵源秉认同的点了点头。

陈寅时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不再一个频道上,无奈的耸了耸肩,笑眯眯地说:“看着吧,你家总裁大人一定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赵源秉只是笑了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陈寅时顿时感到无趣,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离开了公司。

医院内,苏沫挂了急诊,照了片确认没有伤及到筋骨,然后开了一些涂抹的药膏。

全程龙泽焕都陪在身边,完全没有大总裁的架子。

苏沫对他的热情感到不可思议,没有想到他也有这么接地气的一面。

不过这一路上,都吸引了许许多多的人。

看到龙泽焕高大俊气的外表,都移不开视线了。

被人认出他的身份来,甚至有人想要他的签名。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退出来,龙泽焕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可怕。

苏沫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讪讪的笑:“我也没想到公立医院这么多病人。”

先前龙泽焕就提议要去私立医院,可是被她否决了。

上次让他帮忙买一双鞋都还不起,要是去私立医院,她怎么给得起钱。

欠了一次也就罢了,自己可不想再欠第二次。

龙泽焕横了她一眼,然后踩下油门驶离了医院。

等苏沫反应过来时,跑车已经缓缓驶入别墅内,正是前几日龙泽焕所住的别墅。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苏沫诧异的看着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住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龙泽焕轻蔑的看她一眼,对她这句问话感到不满。

“不行!我不能住你这里!”不能再和他单独待在一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天的时间还没有过完,昨夜的事还没有原谅他,怎么能继续住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龙泽焕挑了挑眉,随口反问。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你这里什么都没有,我要回去。”苏沫找了几个借口,试图让他改变主意。

“你想要什么,我吩咐人置办就行了。”龙泽焕没有理会她的话,将车停在别墅的车库,自顾自的下车。

苏沫抬着受伤的右手从车上下来,望着三层小洋楼,仔细打量。

上次来的时候在发烧,没有在意过住的地方,现在仔细一看,真是风景优美。

所处的地段在A市最有名的照落山,此地被封为高档住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龙泽焕则是住在其中许多别墅中的一栋,下车的同时能看到其他人员走动。

苏沫望着他的背影,很想回去,他们之间的结婚证还没有找到呢,总觉得不踏实。

要是从始至终都搞错了对象,自己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不过见龙泽焕不搭理她,苏沫也没有办法,只能先跟他进入别墅。

里面空间很大,偌大的客厅,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以灰色为主要色调,显得低调内敛。

龙泽焕坐在布艺沙发上接着电话,没有在办公室内的严谨,多了几分随和。

赵源秉将自己调查的结果和龙泽焕说了之后,龙泽焕淡漠的吩咐:“辞退!”

没有多余的话语,挂断了电话,抬起头看到苏沫站在对面发呆。

想起她在办公室内吃的亏,不由得皱着眉头,轻蔑地说:“你在我面前不是很拽吗?在公司里也任由别人欺负?”

苏沫发现他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手腕,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惊讶的问:“你要将赵婷婷辞退?”

“敢公然挑衅我龙泽焕的女人,你认为我会大发慈悲?”龙泽焕起身,进入了卧室。

苏沫微微惊讶,跟上他的脚步,“我想,她心里可能不甘心吧。”

一直以来,赵婷婷都在和自己比较,不管是工作上的事还是私生活,甚至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间接地监视自己。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招惹她,会让她这么固执。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为了龙泽焕的妻子,那心理恐怕不服气到了极点吧。

“你们女人之间的小把戏,与我无关,我只看结果。”龙泽焕没有告诉她,辞退赵婷婷已经是最轻的处罚,往后别想继续找到合适的工作,已经没有人敢再要她。

“可是……”苏沫也不知道想说什么,总想和他理论一点什么。

龙泽焕忽然间停下脚步,站在门口,黑眸深邃,嘴角泛起邪肆的笑意:“怎么?想跟我进房间来继续做昨晚的事?”

苏沫抬腿的动作顿时僵住,诧异的看着自己身处的环境,竟然已经在他卧室门口。

还有他那邪肆的笑容,让她的心忍不住一跳,急急忙忙向后退了一步。

想起昨夜发生的事,目光防备的盯着他。

龙泽焕的笑容瞬间消退,看着她那避若蛇蝎的态度,目光一沉,抬手关掉卧室门。

直到房门紧闭,确定龙泽焕不再出来,苏沫才总算舒了一口气。

回到客厅里坐下,望着自己红肿的手,将药放在桌子上,准备上药。

医生说用药酒擦拭一下,几天时间就能康复。

虽然现在有了龙泽焕妻子的身份,可看的出来,在工作上,龙泽焕不是一个好敷衍的男人。

耽搁一天两天没事,长时间不恢复,那么你就很容易被淘汰掉。

苏沫用左手摊开袋子,将药酒拿了出来。

但是,真正运用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左手根本没有办法正常使用,完全没有右手灵活,连用力都找不到支撑点。

大部分时间用的是右手,发达的也是左脑,怪只怪自己的右脑不够发达。

开门的声音突然想起,她急忙将药酒放入袋子里,故作镇定的坐在沙发上。

今天龙泽焕已经帮助了很多,她不想在劳烦他,还是这么一点小事。

龙泽焕已经换上一件POLO衫,英俊的面孔衬得随和,不再那么凌冽。身上呈现出一股清贵的气息,犹如一位王子降临,俯瞰众生。

看着他这番模样,苏沫心中一跳,急忙收回视线,站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坐下。”龙泽焕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她走来,在她诧异的目光下,在身旁坐下。

“你……”苏沫不解地看着他,缩了缩脖子,一脸防备。

龙泽焕对她的态度感到不满,拿起茶几上的药酒,拧开。

伸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清冷的语调:“不想手废掉,就别动。”

“我……可以自己来。”苏沫不敢看他的视线,声音到最后也越发的低。

龙泽焕没有理会她的话,将药酒倒在手掌心,搓了搓后抓起她受伤的手。

苏沫下意识的缩了缩,却被他抓得紧紧地,反而传来一阵痛意。

龙泽焕瞥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却变得极具温柔。

她的手修长白皙,平时打理的干干净净。

但是现在,肿的却跟馒头一样,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可言。

相对而言,龙泽焕的手却修长有力,指节分明。

只是被他捏着,就能感受到他完美的骨干。

动作温柔细腻,划落掌心,酥酥麻麻的连神经也紧绷起来。

苏沫只觉得喉头发堵,就像是有一口气被悬吊着,上不得下不得。

憋得她脸色涨红,每一次都忍不住想抽回来,却又不敢乱动。

她微微偏过视线,他英挺的面孔近在咫尺,身上散发着一股属于他的薄荷味。

清爽干净的气息,弥漫着鼻息之间,让她恍恍惚惚。

龙泽焕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看着她红肿的手腕,忽然觉得开除那个女人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等按照医生所说的程序昨晚后,龙泽焕才放开她,嘲讽道:“真是蠢得无药可救。”

“你……”苏沫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忙着收回手,“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目前,我的家里只有你最蠢。”龙泽焕好整以暇的靠在沙发上,偏头看她。

苏沫想起两个人的身份,脸色顿时一红,气呼呼的起身,“我回去了。”

大刺刺的走到门口,可是,门竟然打不开!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hiqinghoucaidongainong')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